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卯月十五的櫻前線

  四層樓高度的圍柵,密不透風的完全沒有一絲可供偷窺到裡邊的細縫,而且又直又沒可以著力的位置,就算是有著忍者身手的山崎也不能輕易徙手攀上,完全把真選組屯所的後園大部份的空地佔領著。但無論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個圍柵的存在,只知道某天醒來圍柵己經出現,再過一天,噪音就發出,也不知道裡邊在進行什麼樣的工程,更莫論工程的完結日期。   唯一知道內情的人只有近藤,但他為了…哦對,絕對是不能說,不但原因不能說,連自己是知情者一事也不敢透露半句。   作為局長,近藤下達了誰也不能接圍柵的命令。事到如今,真選組的隊員們都只能在閒著沒事時向著圍柵豎起中指以示敬意。   唯一有一點大家比較慶幸,就是噪音只會在早上六點開始,兩個小時後就會結束,所以除了會把脾氣變得暴躁但把原因歸咎於蛋黃醬攝取不足的副長大人吵醒外,對屯所的日常生活及工作都沒什麼大影響。   如果單單是這樣的事,當然不會影響到鬼之十四郎的心情,問題是,哎…該說出來嗎…   那個笨蛋天然卷居然整整兩個星期沒出現!土方提著竹刀,向著不幸成為他今天晨練對手的平士隊員用著比平常重上三倍的勁力打過去。   哦哦,雖然不知道能否申請到醫療金,但大概會得到兩天左右的特別休假吧…那個被打中的平士隊員。   還是雙手合十唸個往生咒會比較直接一點?   看著除了隊長級以外的隊員都顫抖瑟縮在道場一角,切的吐出不滿的音調,土方轉離開。   沖洗過後,土方便把早飯端回房間,邊翻閱今天會用到的文件,邊把蛋黃醬直接擠到空碗子裡再撓上生雞蛋拌勻。不吃多點不行,櫻季來臨的關係,真選組的附加工作是在各大小公園巡邏,除了防犯會不會有攘夷份子混在人群中借機作亂,也要順帶調解那些為佔位子看櫻花而引起紛爭。 *  *  *  *  *   步出屯所,四月的春天微風送爽,爽帶著幾瓣櫻花迎風飄來,土方跟山崎兩人一組作日常的巡視,大江戶的市民都完全沈醉在這一片柔和淡粉紅色的櫻海裡,莫論那些特別推出作成櫻花狀的精細和果子,用櫻葉包的櫻餅,用櫻花浸泡的櫻酒,就連街上的少女,也彷彿把櫻花穿在身上,盡是淡淡的粉紅一片。   慢步的離開繁華的商業街,轉到有著更多櫻花盛放的公園,雖然大江戶天文台的預測,今年的櫻花應會在下星期才會開得最為燦爛,但是就像以往一樣,櫻花總是不會乖乖的讓你預測到,總是在你意料之外的時間華麗的出現,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就像今年,櫻花早放了,才在公園的外圍己經看到樹上盡是一團又一團的櫻紅,隨著風化為櫻吹雪。樹下的臨時聚來的市民為數不少,在最中央的最佳位置都被一些大企業佔領著,延伸到公園的邊線位,都鋪著大大小小的野餐地蓆,盛著精美賞櫻便當的食盒,在散碎的櫻花點飾下變得更為誘人;把端著清酒的淺碟子迎著櫻風,和著新鮮飄下的櫻瓣,一飲而盡。   四處也散發著喜慶之音,看著這一片詳和的氣氛,土方也悄悄的把心情轉換過來,因為他知道那個銀色天然卷從沒有讓他失望過,早在初春時銀時就嚷著今年要一起賞櫻花,雖然當時跟他提及過今年的工作會比較多,很大機會抽不出畤間來一起賞櫻,但那神經大條的傢伙確實的用力拍打著土方的肩膀,大叫什麼「安啦安啦」,又表示他會安排好一切,只要土方肯露面就行。   果然,上星期巡纙路過公園時,就已經見到真選組每年的指定席已被志村弟弟佔著,不遠處還看到中華妹神樂佔著另一個不小的絕佳位置。   當時土方沒過去打招呼,就連想過去搗亂的沖田也拉開,因為他知道銀時就是會佔著位子等他們前來,而另一個多佔的位子,大概是待價而沽吧,一個好位子的確能賣不少錢哦。   好吧,今天就拼盡把所有工作結束,然後明早讓誰也好把自己預先訂的四十人份花見便當從屯所取過來吧,土方想著,他今年可是向江戶最頂級的壽司店訂這些花見便當的,明天清早就該從店裡送到屯所吧,一人份要四千元可花了他不少錢哦,不過大家高興就好了。   工作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而土方及山崎也差不多走到真選組的每年指定席,正常土方在想該用什麼表情去跟萬事屋的人打招呼時,就看到坐在那裡的是一大票很普通的文職人員,在大吵大鬧的玩樂著。   幾乎連咬著抽了一半的煙也掉到地上,發呆結束後便把目光轉到另一邊去,之前神樂佔著的位子現在也是圍著另一幫不認識的人…一切都變得明白了…   緊緊握在制服口袋裡那摺得工整的的便當收據,好像在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幾個月前隨口提及的事又有誰會認真記住,到現在銀時也沒出現及跟自己再確定,仍記得要一起賞櫻的大概只有自己吧。萬事屋的人會來佔位子是單純接到委託吧,以為這個跟浪漫完全沾不上邊的癈柴男會做出這些令人期待的事,是自己很傻很天真吧。   想到這裡,土方只覺胸膛中有一口鬱悶之氣,緊緊把自己的心給壓著。只是櫻風仍舊近面吹來,櫻瓣在臉頰邊輕輕拂過,完全不前留意到那給她停留了半秒的地方。   在劃下櫻淚。 *  *  *  *  *   回到屯所,不發一言回到自己的房間,直接倒睡在榻榻米上,回程時風吹幹了的淚痕在面上發出拉扯的感覺,理應去洗把面但完全沒有想動的幹勁,側著的面直接貼在榻榻米上,呆呆的望著那扇很久沒打開的紙門,想到那個令人討厭的圍柵就在紙門的正後方,寂莫的感覺再度爬上心頭,這兩個星期多少次想找個人抱怨一下那個工程,但由於自己的身份是真選組副長,這樣的話一旦說出口,會對隊裡的士氣有多大的打擊,會不會因此引起不必要的事件,也是土方不能預計的。   基本上唯一的數說對像只有那個整天黏上來的天然卷,即使知道光是向銀時抱怨一下那個工程亦不會憑空消失,可是銀時總能在幾句有的沒的話上,把他的煩燥不滿都統統消除。   但偏偏這個骨節眼上,銀時並沒有出現。而這個連手機也沒有的人,要在這個大江戶中把他搜出來。   沒可能。   不會又接到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工作吧?上個月在動物園裝成熊貓而受了那笨蛋王子所研發的針藥,雖則發生了很多問題,但最終也完滿的解決了,哈達王子短期內都應該不會再來江戶,而萬事屋三人組亂認戀人的事也告一段落…   總是不明不白的亂接有危險的工作,總是不知道土方暗地裡是多擔心銀時。   雖然作為大江戶特別警察真選組,工作也不輕鬆,也是會遇到不同的危險,但每天踏出屯所,土方都會把自己的警覺提升,絕不會像那個白色天然卷一樣,被拿著刀抵在脖子上還一副吊兒郎噹的模樣。   這傢伙像卯月的櫻花,即時是深知他的人,但總是沒法預測到他下一步的行動,雖然明白嘻嘻笑的笑臉下是打著什麼壞心眼的主意,但總是猜不到那赤紅瞳仁底下是想著什麼。   像櫻,你明明知道她是要開花飄落,但並不能推算到她想在枝頭上呆多久。   不行,得幹點什麼。   土方一直留在房間裡休息了幾個小時,待大部份的隊員都入睡後,俏俏換上便服,帶著和泉守兼定,偷偷模出屯所。   第一站是飛行總站,借著真選組副長的身份,向入境管理局打聽出入境紀錄,銀時並沒有離開過江戶。再來是到大江戶警局,但也沒有被關住。   最後,踏在片地落櫻的大路上,土方懷著不安的心情步離歌舞伎町。   能抓到的小混混都問過,但誰也不清楚銀時的事,而壓著不安去打開萬事屋的門,不但沒有人,就連常把飼主當成零食的定春,也不在。   沒留下任何字條或什麼,也不像出了遠門的感覺,比記憶中要潔淨的客廳,堆放在角落成小山狀的漫畫雜誌,廚房水槽旁放著全新未開的草莓牛奶,都像在等主人回來。   銀時這傢伙,到底去了那裡。   突然面上像有毛蟲爬過,土方伸手去撥。   憑什麼要我一天內為你流兩次淚哦,混帳死魚眼天然卷… *  *  *  *  *   眼見天已開始微微發亮,得回屯所了,土方心裡準備了一堆今天的行動方針,就算是被沖田取笑也好,被近藤反對也好,最少也要撥一個小隊跟他一起,把這個大江戶反轉也好,得盡快把銀時找出來,那怕只能查到一點點行蹤也好。   抱著這個想法踏進屯所,玄關裡一大堆散落的食盒包裝餐巾,前堂裡一個人也沒有,但一轉到後院的範圍,就聽到歌舞之聲。正當感到奇怪之時,一縷櫻風迎面飄來。   輕輕拈起撫上臉龐的一瓣落櫻,屯所附近是沒有櫻樹的,是從那裡飄來的?正當土方感到奇怪同時,在迴廊的盡頭拐個彎,答案出現在他眼前。   工程的圍板已盡數拆除,原本空擴沒什麼特別修飾過的後園現在種上不少花草,一個小小的亭子立在一角,以近藤為首的一眾真選組員,萬事屋的神樂,志村姐弟,以及阿妙工作的店裡的姐妹,都或躺或坐的圍在一棵盛放的櫻樹。   淡紛紅色的櫻雲佔領著整個樹頂,隨著清風,櫻瓣如雪下似的降到眾人身邊。   土方還未回過神來,新八便走到他跟前,微微的鞠了躬,並說明事由。   原來銀時收到一個工程的委託,是幫忙移植櫻樹,這個委託費本來是不少的,但銀時居然反向委託人提出以一棵櫻樹作為委託費,沒想到對方居然一口答應,而且還給他們一棵江戶受歡迎的富士櫻。   之後,銀時以「可以請阿妙來屯所賞櫻的理由」說服近藤讓他把這棵櫻樹移植到屯所的後園。由於接下來的工程跟屯所的工程是要搶時間同時進行,所以銀時是一個人每天清晨是先到屯所工作,待指定的時間一到,又跑到委託人那邊工作到深夜。   這本來是三人一同工作也會覺量過多的委託,但為了補貼在屯所後園所添加的額外花草及建築等物,新八及神樂都被命令去佔賞櫻位子再以轉讓作為補貼。   這兩個星期,銀時是近乎拼死的把一個人把兩個工程做完。   雖然新八沒有多說什麼,但土方知道,銀時是為了守住要跟自己一起賞櫻的承諾。   真是個亂來的白痴。   看著滿園玩得高興的人,自己訂來的賞櫻便當堆放在中央,淡淡的櫻息拌著清酒的氛香,令土方一直拉緊的神經放鬆。轉頭瞄到自已房間那半開的紙門,銀白色的天然卷正大字型的躺在榻榻米上睡。毫不理會蓋在自己身上的櫻瓣,也對外間那些玩樂之音完全沒反應。   看來不睡上三天三晚也不可能醒來呢。   即使知道不可能會把銀時給吵醒,土方仍是躡手躡腳的走回自己的房間,輕輕把紙門合攏,把後園的聲音完全的隔開,在半暗的房間中突然感到睡意襲來,回想到自己也是一晚未眠,很自然的,躺在銀時的臂彎裡合上眼。   感到突然出現在自己懷中出現的熟識體溫,近乎條件反射的,銀時翻個身去手腳並用的攀過去,像對待什麼重要的寶貝一樣,緊緊的抱著,嘴角也露出如櫻花盛放般的笑容。   晚上醒來再賞夜櫻吧。 <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