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藤中心CP欠奉】我沒生氣,只是久久不能釋懷。(真選組動亂篇洐生)

  我跪坐在自己的房間當中,摸著虎徹,回想到起點。   到底當初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去跟幕府討來保留這刀的權限。   當初一個跑遍了多少個部門,花了多少唇舌,看遍多少白眼,受到多少屈辱,才能保有手上的這把刀。   已經不想去回憶。   這些事,只有自己知道,就夠了。   現在不是挺好嗎?兄弟們都能繼續聚一起,這不正是離開武州時所許下最基本的希求嗎?   無論身份變成如何也好,無論被外間的人如何輕視如何誤解也好,現在能做的,不就是繼續做好本份嗎?   輕輕把虎徹放回刀架上,細視這個差點從自已手中溜走的事物時。背後傳來親切的話音。   「近藤老大。」土方十四郎立定在半躺開的紙門前,雖然妖刀還是沒能拿下但看的出他已能壓著村麻紗的咒力。   我對上他那跟從前完全不一樣的目光,並不是單純的青光眼,也不是被妖刀侵食時那軟弱的眼神。   成長了。   更堅定的,令人更安心的,信賴的。   「吶,十四。」我勉強擠出笑容,「我已經沒在生氣,」   「真的。」又再為自已那疲累的語調補上一句。   這時十四做了一個我從沒看過他從沒對任何人做過的舉動。   他走進房間,停在我跟前,呆立數秒後,伸出手。   像安慰一個迷路的小孩,輕輕揉亂我的頭髮,再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我的頭頂心。   而我,則繼續保持跪坐,垂著頭。無聲的劃下眼淚。   我已經沒在生氣,真的。   我沒有生氣,只是久久不能釋懷。   <完> *  *  *  *  *   這是發生在山崎葬禮後(?)那晚的故事。   一直很寫一點有關真選動亂篇的故事,有關動亂篇大家都偏向寫宅土方或是高杉萬齋伊東,但真正的男主角都好像被大家遺忘了。   雖說是CP欠奉,但有誰覺得這是近土或是土近我是沒關係。   嘛,會寫這個也因為最近發生的事,這是宣洩啦宣洩。   所以如有雷同實屬必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