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所謂.天命 (悲文.慎入)

--所謂‧天命--   才從土方的葬禮回來,銀時便著手準備接下來的旅程。   雖說是葬禮,但銀時一步也沒踏進屯所,更莫論有沒見到土方的遺顏,銀時不是怕見到愛人躺在棺木雙手交疊被鮮花包圍的樣子,也不是怕自己會失控的滴下強急了大半個月的淚水,就只怕一看到那樣的土方,就等於要接受這個事實,一旦接受了這個事實,很可能會動搖到他實行接下來行動的決心。   無論如何,他都會把土方帶回來。   在更早前的日子,某個天人科學家聲稱發明了時光機,想要找測驗者所以摸上了萬事屋,當時雖然有著豐厚的委託費但被銀時一口拒絕,   被拒絕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所以當反聽到銀時無條件的只希望能做測試者,在給予無數的冷嘲熱諷後,那天人才答應銀時的請求。   跪得雙膝也麻掉了,才聽到所謂時光機的說明。   能不能去到準確的時空未知,能逗留時間多久不明,重點是按著分子核子分散再結構的原理,一般人的體質只能承受到一來一回這麼一次的時光旅程。   就是說,機會只有一次。   被安排半躺在椅子上,銀時不安的看著那天人設定機器,無數的按扭閃耀著,數個像雷射槍一般的槍嘴緊緊瞄著自己,只見天人準備好後,便問銀時想回到那個時光。   毫不思索的道出日期跟時間,這可是他們的紀念日…有次銀時鬧著玩的說池田屋那天算是相識記念日,那麼相戀記念日就該是在屋頂被你砍的那一天吧。   平常土方總是很抗拒節日記念日誕生日的,但那次他只是別過頭紅著耳根,然後看到黑色的短髮微微上下晃動…   當天該是他們第三次慶祝這個記念日,而然不知為何那天的自己一直昏睡到晚上,醒來時新聞己經在報道著那可怕的消息:真選組的副長在休假期間遇上了追捕宇宙海盜行動誤中流彈身亡。   我不許…   銀時沒有呼天搶地,生生死死的場面在當白夜叉時見得太多太多,昨晚還一起吃夜宵的同伴很難保會不會在今早早餐前只淨一顆頭,但不代表銀時會乖乖接受這樣的結果。   雖沒可能像一般異性情侶一樣結婚生子有著很平凡的結局。   但不代表他們無權享有幸褔的權利。   唯一能做的,就是搶先把自己的心鎖上,免得不知何時會被研成粉末。   等我…   時光機的最後設定完成,天人幫銀時注射了些許麻醉藥,以便減低傳送期間一些能發生的不必事痛楚。   …等…我…   最後的目光看到的是天人按下手上的遙控,不同色彩的光束從那些雷射槍口射向自己。華麗的火花下全身感到劇痛,最終是被痛暈還是那些麻醉藥終於生效,銀時沒打算去考究。   但他知道他的確去到別的時空。   從萬事屋自家房間的地板上翻過身,旁邊還睡著另一個昏睡的自己。   搶出客廳看看掛曆,日子對了,再一看時鐘,也差不多是該跟土方見面的時間,跟要求的時間可以說是很吻合。   因為很清楚自己短時間內是不可能醒來,所以便直接代替現在的自己去赴會。   看到那個因為自己遲到了些許而青根爆發的土方,沒理會他的反抗及路人的目光,一把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裡,緊緊的,不放手不放手…   己經有多久沒見過面?不想去算,不敢去想…沒多作他想,,只希望能很平淡的去過這一天…   無論是今天還是明天還是下輩子,我都會順著你,不會再跟你吵嘴。   天色漸黑,銀時拉著土方的手,那事發生的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吧?   彷彿被銀時那緊張的心情感染到,土方全身的神經同樣張開。   來了!   作惡多時的宇宙海盜飛船在海邊墜落,餘黨都帶著火器為自己開路,一般的大江戶警察正跟那些天人槍戰中,一道不知是代表那方的身影從銀時旁邊搶過,身穿黑色的短掛躍到半空,跟坐著小型飛行器的天人近身肉博著。   看到那個身影時心跳莫名的漏了一拍,銀時緊抱著土方的身軀…   我一定會保護你到最後…   永遠…   背後不斷傳來槍聲及爆炸聲,熱風亦不斷的吹向倆人,子彈像雨點般灑下,小型飛行器一架又一架的墜落,抱成一團的倆人勉強的移動,既要躲開盲目的攻擊,亦要找到可供抵擋到一時半刻的障礙物。   不遠處有一片可供倆人躲上一會的金屬片,大概是飛船掉下的殘骸吧,匆匆的交換一個眼光,再沒命似的向遠方蹦去。才到達那殘骸時又一架小型飛行器墜到倆人的身旁,在忽明忽暗的光源下,隱約看到是剛才的黑衣人跟天人海盜同時摔到地上,雙方都在墜地後第一時間撿回槍枝並向對方掃出子彈。   條然,本應被銀時身軀包著的土方突然掙脫銀時的手,反抱著銀時。   抬頭,慘然一笑的凝視著銀時,同時土方的身軀因為外來物的沖擊下不自然的抖動數下,笑容仍勉強掛在面上,但灰藍的眼瞳已經失去神彩…   我不許…   還未反應過來,銀時感全身再次發出劇痛,明明嘴巴沒張開但耳邊傳來是自己那撕聲力竭的叫喊,奮力的想要瞪開雙目的只能看到幻彩的一片…   疼痛仍在,但己經分不出是肉體的痛還是精神上的痛,有種覺得只要把自己的心掏出來就會好過點的感覺。幻彩退去,下視力一時還未能適過來,良久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實驗室的地板上,全身被自己的汗水浸濕,和服被退掉,只餘下穿在裡邊的黑色短掛及長褲。   回來了…但一切想要做的都沒能做到…   看到銀時醒來那天人才停下按壓銀時胸腔的急救動作,並說阿銀命大才可以把小命挽回來。   可是土方的…銀時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近那個時光機,設定跟他出發時是一樣的。   再…送我回去一次.銀時哀求那天人,但被嚴詞拒絕.每個人都只能承受一次時光轉移的衝擊,這是一開始就說明過.   不,我還要多去一次…   推開那天人科學家,搶走放一旁的麻醉藥注射器以及時光機的搖控,衝過去抱著掎子,沒時間好好坐下,按下時光機的開關,傳送的光線發出,火花不自然的拼發,抬手想要在劇痛下朝自己的脖子注入麻醉藥但不果…   再一次,回到那個時候的那個房間。   不對,好像出現一點點偏差,那個時候的自己正背對著自己在更換衣服,看到自己的背影感覺有點怪異,但沒餘閒多作他想,很自然的拿起麻醉藥注射器向那個自己的脖子按去。   當時的自己才剛倒下,又一個自己憑空出現在並倒臥在房間裡,這應該是第一次坐時光機來到的一刻吧,不知道這個自己會在什麼時候醒來,銀時連忙逃到街上。   當天自己原來是因為被注射了麻醉藥而昏迷…只是醒來後看到新聞的消息打擊太大而沒好好的研究過為什麼會睡了一整天;而第一次來的自己應該快醒來吧,按剛才自己的行動,應該會去跟土方見面吧,那現在的這一個自己…   最適合的是留在剛才飛船墜落的地方慢慢等侯。   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保護為了救自己而中槍的土方。   全身斷斷續續的發出劇痛,很勉強的才能控制著自己的雙腿向前移動,想要休息但不敢停下,彷彿只要竭上一會也再沒有繼續行動的能力,痛楚沒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減輕…讓我撐到晚上就可以了…手裡仍握著還有一次份麻醉藥的注射器,但不敢用怕會錯過什麼,一直靠在海邊的建築物暗角,手裡握著洞爺洞,等待…   等我…這一次一定可以…   在時間的煎熬下,決戰的時刻終於到了,衝向那墜落的飛船,從自己及土方的身旁躍過,銀時很清楚是那一架小型飛行器會在那個時候墜到土方跟前。   因為一切已經發生過,我要做的只是制止事情再發生。   不是嗎?   失控的小型飛船上,銀時握著洞爺湖拼命著,疼痛仍沒減輕,身體有點不受控制,這是時光轉移的後遺症嗎?感覺自已像個電源快耗盡的機器人…管不了那麼多…邊躲避向自己射來的子彈,邊想要令小型飛船墜到別的地方…但就像冥冥中的安排,他跟那天人以及小型飛船都先後掉到那殘骸旁。   一定可以…   爬起來,搶先在那天人能回復行動前撿起掉落的機槍…瞄向那天人的身影,扣下板機…一輪雷嗚似的槍聲嚮起,身軀無力的隨著機槍的後座力震動…   結束…了…吧?   可是倒下的不單是那天人,土方的背也出現幾個烏溜溜的血洞…再也管不住自己的神經…張開的口發出絕望的哀號,想要撲向土方,但無奈回程的時間到了。   …等…我,十四郎…下一次,下一次一定…   比第一次回去的情況更糟…汗水混和血污,不成人形像抹爛泥巴似的無力癱在地面上,而淚水,終於劃下來…   這是就是天命嗎?   能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是命運,但無論如何都更變不了的…就是所謂的天命嗎?   天命真的不可違嗎?   手上仍握著那殺人兇器,銀時用盡全身的力,將之舉起,扣下板機。   淺藍色的體液濺滿實驗室。   爬過去像對待最珍貴的寶貝,銀時輕按時光機搖控的鍵。   我來了…等我…   在光線的包圍下,銀時的身影開始幻化消失。   今次…一定…一定可以…   十四郎… *  *  *  *  *    小小的寺院後有著一片墓園,歷年來的真選組組員都會在此作永久的休眠。   當中有一個的墓碑是比較大的,上面書寫著第一代真選組副長的名諱。可能石碑豎立已久,不但碑上有一點點缺角,而且縫隙間及表面也滿布著青青綠綠的苔蘚。   而墓前,永恆的供著一碗蛋黃醬澆飯。   據說這是墓碑主人最愛的食物。   而言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誰帶頭這樣做,蛋黃醬澆飯旁同時供著一碗紅豆餡蓋飯。   一紅一黃,風雨不改的。   就這麼並排著。   <完> *  *  *  *  *    這篇是在看著山田シロ的Happy Time Machine(銀土)本,看到一半時想到的念頭。基本上想寫的是「假如未來裡沒有土方,那銀時會…」,按著這個念頭,本來想寫的是銀時會把土方拐走去XXOO,很甜蜜很砂糖但最終得很不捨的離開…   不對。   如果有這個回到過去的能力,阿銀想要做的應該是回去救土方才是,可是,命運真的可以說改變就改變嗎?更莫論這是天命。   天命不可違。即使知道是這樣,銀時仍會一次又一次的去救土方吧?   大概是這樣吧…   由構思到完文大概花了兩天,而腦中一直想的是:   1, 梅澤春人早期的作品《炎之瑪莉亞》,高舉著象徵聖潔的旗幟,一次又一次的穿過火焰以進行火炎之旅的聖女晶德。   2, 由吉卜力工作室制作,宮崎駿監制,Chage and Asuka主唱的實驗短片[url=http://hk.youtube.com/watch?v=VsXje_dogL0]《On Your Mark》[/url],每次看這個驗短片,每當看到天使飛行的情景(雖然她並不是真正的天使…),我都會掉淚。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