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習慣(土方 Side )

  「土方先生這陣子的面色很差哦,要不要我幫忙升天?」   才從澡堂出來,沖田己經把這句每天最少唸上百次的話再次播出,大炮的炮口瞄著墨黑的柔髮,切地發出不滿的舌音,土方翻過身來從走廊站起來。   「又要作反嗎你說過幾次我們所帶的彈藥有限不要拿來玩嗎?」一手撥歪炮口使之指向一旁的山崎。   「哦哦少了土方先生一人的話相對我們的彈藥不是增多了嗎我可是為組裡著想哦。」玩慶被打斷沖田把大炮掉給其他平士員。   「減口啦減口,要不要看看江戶的新聞?」   「切,這小子…」   掉下只有分類廣告的大江戶打工日報,土方再點起另一根菸,什麼沒新聞就是好新聞。的確,他想知道的人或是不可能在報紙上讀到。   「十四,別怪總悟哦。」   「他就以為這樣整我我就會高興起來嗎?根本是不想我回江戶吧?」   江戶,除了江戶外,腦裡已經容不下別的東西,那裡可是有等著他回去的人哦。   土方很清楚的知道,離別是人生必經的階段。而且這次只是工幹,雖然工幹的內容是清除北海道這邊的浪人。   這樣危險的事絕對不能讓心愛的人知道,特別是那個對自己如影隨形的傢伙。   一旦讓那人知道,說不定偷偷的跟著來,不是怕他妨礙到真選組的行動,而是怕他也要一起參與。所以離開前只好拜託松平公盡量把消息封鎖。   大概會氣自己不別而去吧,但真的沒法子。「…我很快便會回來的了,等我。」   近藤拍拍土方的肩,示意他好好放鬆,我們很快便可以回家。   土方慢步回到自己的房間,他背著近藤的身影,顯得特別寂寞。沒有誰不知道,這樣的土方等於失去一半生命啊。   坂田銀時你這傢伙。   如果說習慣失去讓人恐懼,倒不如說是習慣裡的人事失去了才讓人恐懼。   土方把行李放回房間,收拾整頓,明明是自己住了多年的房間,卻有著陌生的感覺,因為那個總是把屯所當成自家後園出入的人,不在。   現在失去得一乾二淨。那種虛空感,好像從身體裡抽出些甚麼來。努力找尋甚麼東西去填補,可是卻發現他的位置不是誰也能代替。「如果說,人的情感能安個開關,在感到傷悲時孤寂時能把感覺關上…」   那會多好呢。   耳伴傳來各人回到家的歡愉笑聲,幾個月沒回到屯所這個家,才發現到有家,有人在等自己回來的家,真好。   一句句問候跟近況交待,其他平士員的話音不斷的入侵土方的聽覺。兩個人吵過鬧過的空間,現在卻只剩一人。   他不在,真選組不在也好歌舞伎町也沒發生什麼問題,土方失笑,他在想些什麼呢,難道真的沒有誰這個世界便會停止運轉嗎?土方離開自己的房間,打算離開屯所透透氣,才打開門就見到他。   大門外立著的是那雙熟悉得無法再熟悉的眼睛,赤紅色驚訝的眼瞳讓土方全身石化,這就是思念了幾個月的人嗎?   而那個人也愕然地看著土方,沒想到消失幾個月後,眼下這個黑髮男人,居然無聲的歸來。   該說是命運還是孽緣?兩人相對無語。最後,還是銀時先張口,「…副長大人,歡迎你歸來啊。看來小民以後的日子難過極了。」   「少自我意識過剩,我才沒空天天向萬事屋跑。又不是自由業…」垂下頭條件反射的反駁著,銀時也變得沉默起來。   對於自己的突然離開,土方對銀時愧疚至極。怎麼啊?相處以久,己經到了分開一天也不能的境界嗎?   「我說你啊…是不是工作過量讓腦吸太多狗食,所以聰明不起來了?」   被銀時輕楺著自己的黑髮,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樣的不會照顧自己嗎。萬事屋嘛,我的生活早就交託給了你嘛,不是嗎?   土方抬頭,瞄了一眼銀時又按捺不住的把目光移開,只到銀時嘆口氣,硬把自己的頭轉回,「十四郎,你是我的習慣。」   好吧我答應你,下次如果要離去幹甚麼時,第一時間會告知你行蹤。   「別來這一套…噁心。」話才說完,土方已經被銀時緊緊的抱著。   那種柔順,是從前的土方所沒有的。銀時一征,只有把土方再抱緊。   被對方抱得太緊太實。好像自己是無法取代的寶貝,也好像怕…自已再次消失一樣。土方己經全明白銀時的感受。所以,他任由銀時放肆,後銀時露出認真的臉龐。   深藍色的眼睛閃耀著真誠的目光,來表明自己會認真的對待接下來的許諾。   「我不奢望甚麼,也不想被你認為萬事屋是個囉嗦的大叔——」   好的,我答你,我會告訴你我的行蹤,成為我的習慣之一,土方低聲答允,紅著面的窘著。   「萬事屋不會自己去找鬼之副長的行蹤嗎?囉嗦到死的變態。」輕輕掙開銀時,主動的送上一吻。   情深的一吻讓土方找回失落已久的安心。   習慣是一種奇妙的東西。不會讓人留意,卻在失去以後,才發現習慣的珍貴。   大概,因為習慣不過是求自己安心罷了。沒人會意識習慣,也沒人刻意找尋自己的習慣。   一切一切,永遠不在自己掌控內,才能明白。   「銀先生。」   新八挽著購物籃,銀時摸摸下巴,似乎覺得有點不對頭。直到新八再次叫喚自己時,才回過神來。   「銀先生,我們要買的東西都拿齊了嗎?」新八想要走到收銀枱,銀時覺悟。   「對了,我差點漏了蛋黃醬沒買。」   「嗯?需要嗎?你今天要到屯所去嗎?」   銀時笑了。   「為甚麼不?我不是習慣每天都去屯所的嗎?」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