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所謂‧無常(悲文‧血腥向‧無結局‧慎入)

  看似安靜下來的銀時,突然發瘋似撲上了桌面,雙目發出駭人的紅光,倏地閃身到兩人的跟前,十指的甲片變得又尖又硬,銀時一手撈向新八但沒撈中,但指甲己經劃中了新八的手背,傷口很小,血都只是很象徵式的流出幾滴。   「吼!」嗅到血腥氣的銀時發出一記像野獸般的咆哮,再次撲向新八,而一直按兵不動的定春則千鈞一髮地撲向銀時,在這個情況下,新八跟神樂再也不堅持下去,雙雙奪門而出,頭也不回的離開萬事屋。   背後傳來定春最後的衰號。   銀時回過神來,家裡比一刻前顯得更混亂,滿地的雜物,散落一地的血花,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手上沾滿了鮮血。   彷如看到手上沾有飯粒的表情,銀時援援的伸長舌尖,把血都舔乾淨。 --所謂‧無常--   整個星期的江戶都佈滿著又厚又密的烏雲,低氣壓的籠罩下讓人喘不過氣來,歌舞伎町街比平常顯得冷清,沒幾個行人,所以也沒有人留意到從小巷中轉出來的銀時。   本來耀目銀白的卷髮現在變得很糟亂,白晢的膚色現在透著令人在意的灰氣,平常無神的雙目則反常的閃著紅光。   像一頭不滿足的野獸,在自己的領域裡慢步,盤算著今晚晚餐的樣子。   熱騰騰的米飯,味噌湯,燒魚,甚至平常最愛的草苺牛奶及芭菲均已不能滿足自己,五分熟的牛扒,慢慢變成三分,接下來就想嚐嚐全生的滋味,看著天空的飛鳥,小巷裡的老鼠及野貓,心底裡有股莫名的衝動想要把牠們的脖子扭斷,用最近才變尖的牙去把血管給咬破,好好享受血液那鮮甜甘香的美味。   一滴不留的。   不…   這定那一晚的問題。   長著紅眼及獠牙,灰白的肌膚,又尖又硬的指甲,異常的速度,不怕死的攻擊,嗜血成魔…這並不是由那裡來的天人。   這可是一直少數存於江戶的夜行生物--吸血鬼。   才交上手就處於下風,幾個回合便招架不來,身上的傷口出血對對方來說都像莫名的鼓勵及獎賞,回擊的力度重得讓手腳漸漸麻痺,腹中的致命傷讓銀時抱著會戰死的心理準備…   不料對方看到這個情況,不但停止了攻擊,更伸長了他的獠牙,緊緊按著銀時的雙肩,把臉埋上頸窩,當獠牙深入自己血管的迅間,銀時彷彿聽到那吸血鬼的心底話。   來,成為我們的同伴。地獄般的永生,永恆的孤獨,讓我為你引路。   接下來只感到自身的血液被那魔鬼吸掉,意識變得迷糊,然後口腔被灌入腥臭的液體…   醒過來時發現自己仍倒臥在暗黑的後巷裡,時已正午,虛弱的扶著牆步出大街,耀目的陽光迫得自己冷汗直標,還以為自己是受傷失血後的正常現像,勉勉強強的回到家裡,躲在浴室削下全身的衣服一看,發現晚上一戰的傷口都全數癒合,只餘下淡淡的印子及頸則那雙印記似的血洞。   加上殘破不堪的衣衫,都在提點銀時,這不是夢。   白天起不來,晚上睡不穩,飲食的習慣改變,滿腦子想的都是那黏稠的暗紅液體,強忍了幾天不果,最終一手握著小小的老鼠,擠出牠那少得可憐的血液。   血的滋味不是沒嚐過,但這樣滿懷著期許的心情,把猶如對方生命的精華,仍帶著微微體溫的鮮血抱著珍惜的心情著喝下去,這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感覺上得到些許的滿足,一邊在內心責備自己,但另一邊又把舌尖伸長去舐嘴角的殘血。喝了血後的那天心境變得平靜,白天也能睡得很穩。   慢慢下來,小小的老鼠已經不能滿足到心底裡那股渴求。   先是大一點的生物,兔子,小貓咪,犬隻…然後抬頭定睛的看著家裡那對少年少女。   說不定神樂跟新八的血喝起來也不錯…   當發現自己有著這個念頭的同時,就被家裡人發現自己在外獵食的事。   被變成吸血鬼的原因道出後,想要血的慾望變得更大,沒法子下神樂跟新八也暗地裡幫銀時供應犧牲品,旁晚送到銀時房間的小生物。白天就會被吸乾的掉出房門。   本來以為可以相安無事,直頭某天銀時把手撘在神樂的雙肩,再把自己的臉給埋進她的頸窩…   被猛地的推開,才發現自己差點注成大錯,最終在混亂的場境後,把一直緊隨自己的家人趕走。   無論如何,絕對也不去吸人類的血,也不要把誰咬成同類… *  *  *  *  *   「看來消息不假。」蕭靜的街道上一道殷長的身影,墨黑的短髮,煙藍色的眼瞳配以薄薄的嘴唇構成淡然的容顏,夜色一樣蒼黑的浴衣。   冷冷的站在大道的中央。   「十四…」銀時愣著,他從沒把自己變成吸血鬼的事告訴過土方,也自那天後沒土過找他。   就怕一個不小心,咬了最不該咬的人。   前往地獄的永生只有自己一個就夠了。   停下腳步,銀時眯起那開始閃著紅光的赤瞳。   「怎麼了,連半夜散步也得向你報告嗎?武裝警察真選組副長大人。」   「銀時,別逃了。」一步一步的靠近,土方臉上露出憂心的表情。   別…別讓我看到你這個表情,銀時心想,我可是想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按下自己想去你的衝動…   「跟我回去可好?」土方拉著銀時的手,像觸電似的全身一震,銀時狼狽的想要掙脫土方的手,土方卻死命的緊緊住銀時的雙腕不放。   「別碰我!」慢了,銀時那又尖又硬的指甲在土方的面上揮過,一記淺淺的血痕出現在臉頰上,血的氣味衝擊著銀時的意志,怪力倏然而生。   不要…   心裡是這樣想著,但銀時己經不能控制著自己的行動,張著口露出獠牙,野獸似的撲向土方身上。   把土方按倒在地上,銀時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土方像是預料到有這麼一刻,沒有逃,也沒露出驚恐的表情,更沒有畏懼,只是側過面,浴衣的衣襟歪掉,淨白的肌膚,修長的脖子就這麼的暴露在危險之中。   「咬我吧。」自然的語調,彷彿只是在閒談家常。「咬我,然後也把我帶走。」   獠牙只是貼著皮膚便停了下來,牙尖上傳來的是脈搏的跳動。只要用上一點點力量,就能嚐到鮮甜的血…   來吧,咬下去,這只是眾多的獵物之一。   來吧…牙尖的力度已經壓得肌膚上現出兩個小小的凹洞。   不要…   銀時最後的意志這樣告誡著自己。   地獄般的永生,永恆的孤獨…這樣的煎熬自己一個承受,就夠了。   離開土方,銀時帶著痛苦的表情轉過身。   「走,別再在我的跟前出現。」   一步一步的抬著腳,很僵硬的,移動著身軀。   「銀時!」   土方在背後喚著,但銀時只是把腳步停下,沒敢回過頭去。   「聽說,吸血鬼都是不死的,對吧?」一字一頓,配合語音的是劍刃被抽出鞘的聲音。「我真想試試。」   「從前的你就不能打過我,現在更不可能。」   「是嗎?」這次伴隨語音的,是血腥氣味的誘惑。   猛地轉回去,只是土方右手握著和泉守兼定,在自己的左手上劃上一道不算小的口子。   血液滾滾的流下,但土方好像不覺得痛似的,慢慢的伸出左臂,以自己的鮮血喚著銀時。   「想要吧?」   「別做傻事。」用力握拳,指甲都嵌入掌心肉裡。   「聽說吸血鬼的回復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土方喃喃自語,對著銀時想要退走及撲向自己的的掙扎表情視而不見。「也聽說只有少數的武器,才能對吸血鬼做成永久性的傷害。」   對,殺了我吧,不要留情。   假如有天我會失去常性,傷到別人,甚至把別人咬成同類的話…   都不如現在就把我殺死。   十四,是你的話,我很樂意接受這樣的結局。   慢步轉回土方跟前,土方舉起沾滿血的左手指尖,抹過銀時的臉。   柔情的目光,湛藍的眼眸,像大海的深處,宇宙的盡頭,彷彿要把人吸進去。用力把銀時拉近自已,唇瓣交疊,以舌尖跟對方的糾纏,大膽的舔過獠牙,然後很緩慢的,細細品嚐彼此的氣息。   「銀時,咬我。」   「十四,你還是殺了我比較好。」   「…那我要下手了,別怒我…」   柔軟的唇瓣離開自己那冷冰冰的面,銀時還沒回過神來,倏然跟前的藍色瞳孔失焦,笑容僵硬的掛在面上。   和泉守兼定安穩的沒入土方的小腹,再在後腰穿出。   「抱歉…」失去力量沒法支援自身體重的土方倒向銀時,倆人同時跪倒。「比起殺了你,還是讓你咬我比較好…」   「現在咬我的話我可會得救哦…變成吸血鬼的話這種傷只是小意思吧,抱歉…抱歉對你使詐…」血泡泡在嘴角湧出,雙唇被變染紅的土方比銀時看起來更像一個吸鬼血。   銀時緊緊的抱著體溫漸冷的土方,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   <完> *  *  *  *  *   QAQ媽我成功了終於沒爆字數了。(期待爆字數的親很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   最後銀時有咬沒下去?這個我不說我不說,不是不想說,而是咬跟不咬,都很難抉擇,就像胡斐那刀到底有沒砍下去一樣…(嘛你就別拿你的爛同人文跟金庸比好不好???)   這次寫的是吸血鬼,雖然我經常跟某隻吸血鬼混一起但其實我對吸血鬼的認知真的很淺,所以寫出絕對會跟大家平常所看到的差很遠這樣。   會寫這個是因為前陣子跟吸血鬼吵過,是為了討論另一個故事的主角要不要去咬女主角而吵…(汗)好吧你不肯去咬的話就讓阿銀去咬人。   到底銀時會不會去咬土方?哦對了,這篇文*禁止補完*哦~   就是這樣(遠目)   《所謂》系列(阿咧?己經變成系列了嗎?)每次也會配上不同配樂,今次的是The Vision Of Escaflowne(天空之艾斯嘉科尼)劇場版主題曲《指輪》的英文版《[url=http://uk.youtube.com/watch?v=GnnHmjpldQc]You're Not Alone[/url]》。   對,你並不是孤單一人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