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 / 高桂 / 沖神 / 近妙】神無月初十之誕生祭

  迷迷糊糊的合上眼,腦裡想到的是小時候過生日的日子,無論環境是多麼的困難,老師總會在眾人生日的那天準備點什麼。   給高杉的是小小的線花火,給桂的是蕎麥麵配天婦羅,而給自己的,永遠是不同類別的甜食。   總是很珍惜的,跟身邊的朋友慢慢分享著。   想著想著,又迷迷糊糊的睡著。然後被咖哩的香氣喚醒。   是新八在做飯嗎?揉著眼穿著睡衣,就直接步出寢室。不料在料理台上在煮咖哩的是…   「高杉?」   「噯,起床了嗎?」只是象徵式的回頭看了一眼銀時,便再把注意力放回那鍋咖哩上,「咖哩烏東哦,你家沒有烏東所假髮去了買。」   「那個…為什麼會在我家出現。」   「因為你都沒鎖門。」   「不是這個意思啦…」 「今次是你的生日吧。」   楺著自己肚皮的銀時一愣,沒想到這個傢伙會記得。   「別呆在那邊好嗎?」抽一口擱在一旁的煙管,高杉露出一個狐媚的笑容,「冰箱還還有什麼能放下去的作料統統給我放進窩裡吧,老子我快餓死了。」   看著被掉一旁的咖哩塊盒子跟沒關好的廚櫃門…這該是我家的應急糧食吧?   「我回來了,」桂,不是圭子出現在萬事屋的大門,「沒買到烏東,所以我買了蕎麥麵。」   「是你自己想要吃吧,圭子。」高杉把扚子塞給銀時,握著煙管迎了過去,兩小口子久別重逄卿卿我我的樣子,完全無視銀時的存在。   「吶,銀時,給你的。」百忙中桂…不,圭子把手上的東西遞過去,銀時滿懷希望的接過,發現只不過是蕎麥麵跟自己的錢包,裡邊只餘下一堆湊不起來的零錢。   好歹也買個蛋糕給我吧,也好歹給我留下買《Jump》的錢…   話說得好聽,其實想要來吃免費飯才是正經。   無奈的把咖哩蕎麥麵做好,端出去給那對白痴戀人。銀時自己沒吃,生日是該吃蛋糕吧蛋糕。   咖哩蕎麥麵還沒吃完,突然「碰」地一聲巨嚮,爆破聲從大門傳來,只是一位身穿黑底金邊真選組制服的年青人威風凜凜地穿過煙塵踏進屋裡,同行的還有自家那個吃裡扒外的女兒坂田神…不沖田神樂。   「總一郎君,要不要從今次起改喚你為總S君好了,大門破了你叫我如何向下邊的老太婆解釋哦。」伸出小指掏耳,銀時碎碎唸的抱怨著,倏然驚覺屋還有一對正無視旁人閃光大放的攘夷份子。   會開打的…   急忙轉過頭去,卻發現倆對情侶在互相介紹及寒喧中…高杉跟沖田在握著手,圭子則像個小媳婦般為來者送上熱茶。   「小銀~你看我們買了蛋糕送你哦。」神樂搖晃著手上的精美蛋糕盒子,在眾人的注視下把盒子打開,是巧克力黑森林,上邊用白色巧克力細細的畫著一個又一個心型圖案,在中間最大的那個心型更寫上。   「Love You Forever…?」為什麼不是「生日快樂」?這個是你們的定情蛋糕吧,神樂趁銀時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按人數把蛋糕分好,圭子也準備好了配蛋糕的紅茶,都正嘻嘻哈哈的享用著蛋糕。   算吧…有蛋糕已經算不錯,銀時端起自已的一塊,上邊還點燃著一支小小的…這不是TNT炸藥嗎?連忙用叉子把炸藥整個埋在蛋糕的奶油裡弄熄,抬頭看到沖田那人畜無害的笑面靠近自己。   「不愧是旦那哦,這點小小的花招果然沒能把你解決,哦,我可不是想對你做什麼,只你有什麼不測土方先生大概會去殉情吧真選組副長之位就此歸我好了以上。」   才說完這句又轉過頭繼續跟神樂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吃著蛋糕。而銀時即使想要吸收糖份也好,還是悄悄的把蛋糕倒進垃圾筒。   他的神經才沒這樣大條。   大伙兒吃畢了蛋糕後,居然都閒著有一撘沒一撘的在聊著…這樣真的可以嗎?這是鬼魅的真選組加攘夷組合,沒能留意到他們之前的對話但剛剛好像約定好明年一起去賞櫻…   在笑鬧聲之中,新八回來了,同行的還有阿妙以及近藤,還帶上一個餐盒。那該不會是雞蛋煎吧雞蛋煎?   「這可不是普通的雞蛋煎呢。」在跟屋裡眾人打過招呼後,阿妙親自的解開餐巾露出餐盒,在一眾目光注視下,果然不是普通的雞蛋煎,雖然仍是一堆黑色的化合物,但無論質感還是氣味還是從餐盒裡所散發出來的氣氛還是下廚者的心意…所拼湊成的威力絕對是比新阿姆斯特朗炫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炮還利害,看在眼裡的前攘夷三人組同時想到的,當年如果有這個武器的話,大概會很輕易的把天人趕回老家去。   呵呵的乾笑幾聲,高杉及圭子默契的說要回家了家裡的小孩等著奶。而沖田及神樂也攝手攝腳的想要逃離現場,新八的眼鏡逆光中無法讀出其心思,而近藤即脫線地問阿妙小姐我生日時能收到你的雞蛋煎當禮物嗎哈哈哈?   但一干人等的行動都被阿妙一一檔回,吃個煎雞蛋花不了你多少時間。她這樣說,伴同的是誰敢不吃便有你好看的笑靨。結果一眾人把目光都加於銀時身上,你生日耶好歹也是主角也是屋主,你先請吧。   請上路。一路好走…   好吧,松陽流的武士道是不容許退縮的,銀時心裡躺著淚,勉強夾起一塊烤得外焦內硬的物質。   「不要只供紅豆饀饅頭,偶然也供一杯草苺芭菲給我…」留下遺言,沒想到當年能在前線存活下來,但今天得敗在這小小的雞蛋煎上…   「打擾了,」踏過被破壞的門板,穿著墨黑浴衣的人彷如救世主降臨到萬事屋,右手提著蛋糕盒子,左手遊閒的搭在腰間的劍上。灰監色的眼瞳,緊緊的皺著眉,抿成一線的唇,不知是介意小小的屋子裡滿是人的關係,還是在在意那一面以死就義的屋主。   「土方先生你來得正好,剛好趕得及來見旦那的最後一面,哦不然,你也來一塊吧,做對共赴黃泉的鴛鴛也不錯。」   「嘖,沖田你回到屯所給我切腹。」吐出煙圈,放下蛋糕,「這並不是為了誰生日而訂的蛋糕,只是單純我自己想要吃。」   咦咦,面沒紅氣沒喘,說得一面理直氣狀,這真的是一向的彆扭王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嗎?神樂老實不客氣的打開蛋糕盒子,而銀時則在感概還好真的有人在乎自己的生日…   「這個真的是蛋糕嗎阿魯?」神樂跟沖田同時抬頭,「這堆是蛋黃醬吧阿魯?」   本來該是乳白的奶油,現在都是淡淡的黃色,上面裝著草苺跟巧克力,說不出的怪異感在散發出來。   「我就說這是我自已想吃而訂做的,我花了多少唇舌才能說服餅店把奶醬油全換成蛋黃醬哦。」   「這根本就不是蛋糕了吧!」沉默多時的新八終於按耐不住要吐糟。「說是沙拉也很勉強耶?」   「不必說得太客氣,狗食就是狗食,不會變成沙拉或是升格為蛋糕,」   一時之間又要按著土方別讓他在屋子裡拔刀,又要制止沖田繼續挑釁,再加上阿妙等得不耐煩想要親自把雞蛋煎挾到銀時的口邊,而神樂及圭子跟打算再弄一些吃的,萬事屋裡熱鬧非常。   「你們這幫小子吵什麼哦吵?」嚴肅的口吻,不容輕蔑的身影立在沒了大門的門前,一襲穿工整畢挺的和服,淡淡的煙香從煙管裡散發出來,正是萬事屋下方的登勢小吃店老闆娘登勢大嬸。   「大清早吵到現在,不是不想活了嗎?虧我還特地買多了配料,想要讓你們這幫窮鬼吃一餐好的。」   「今天的主菜是火鍋,據我的資料及數據所顯示,火鍋是戰爭的開端但同時又能連繫著火鍋掙奪者的感情,會現變成為戰爭還是能連繫感情則視乎配料的準備數以及湯頭的口味,」一直站在一旁的小蛋開始用其平穩一致無高底起伏的語調介紹著今天的主題。「我已經準備足夠份量的配料,而湯頭則是純度達98%的電油,希望大家會喜歡。」   「喂喂,誰會用電油作火鍋的湯頭呀?」   「當然是用咖哩湯。」 「用煎雞蛋煮的湯也可以吧。」 「當然是用酢昆布做湯哦阿魯~」   「火鍋湯就該用草苺牛奶吧…」   頓時一片吵吵鬧鬧的聲音,而且為了更早嚐到火鍋,全部人都不約而同的開始移動,目標當然是下一層的登勢小吃店。   萬事屋又再變得異常的冷清。   只餘下土方還在愣在大門旁。   拿出藏在浴衣袖子裡的小禮物,那傢伙太受歡迎了,這樣的重要日子果然不能把他獨佔。   走到銀時的睡房,輕輕把那小禮物扔在還沒整理的床鋪上。   今晚,今晚才找個機會把他拐走吧。   吶,生日快樂哦,銀時。 < 完> ===================== 抱歉~~~一年之計系列太久沒出場了, 不要追問我六月到九月這三個月去了裡, 有空我會補出來的。 嘛.…十月,在一年之計裡十月時沖神跟近妙己經正式在一起了, 而*崩壞版*高杉跟圭子也*再次*登場, 希望大家不會被這對白痴情侶嚇到。 對了,為什麼高杉會喜歡吃咖哩? 這是穿越啦穿越, 在另一套有名的動漫作品中 子安武人(高杉)跟石田彰(桂)也是一對CP啦, 而那個故事裡的子安就是個咖哩控…猜到嗎? 好吧這阿銀的第一篇生日賀,一天內說兩次生日快樂並不過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