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魂 銀土 / 金魂 金土 / 3Z 銀土】一天內說兩次生日快樂並不算多!(惡意賣萌,慎入)


  金時慢慢的把那人翻過身來,跟預想中一樣,是被灌醉了的歲三。
  「你還好吧?要不要水?」臉龐透出醉酒後的櫻紅,灰藍色的雙瞳緊閉著,嘴唇微啟的喘著氣,只見歲三無意識的想要掙脫金時的手,但沒能甩掉,眉頭只有比平常的鄒得更緊,但側著的頭卻又向著金時的懷裡靠。
  「好熱…空調…壞了…麼?」歲三的聽音透著酒氣道出,說不出的誘人,金時拿過小弟遞上的冰毛巾去為歲三擦面,「好熱…」
  輕輕的,就怕一個不小心把歲三弄醒,這樣無防備的歲三很少見到呢,金時只希望能看到更多,更多。


  銀八裝成生氣的樣子,轉過身去把門關好,發出一記不服氣的鼻音,十四郎把包包放到一旁。
  「土方同學今天在課堂的表現可真差呢。」偷偷看著十四郎那鼓著腮子的模樣,一臉我沒有錯,是老師你太過份吧的表情,看來會在社團時間結束後乖乖的來到這裡接受自己的訓話,是單純不想把事情鬧大鬧糟。
  「我才不要說那些話,」十四郎倔強的別過頭,十分之可愛,雙手抱在胸前,彷彿要在自己及銀八之間築起一道牆,「不要。」
  溫柔的,把十四郎拉進自己的懷裡,的確,把「生日快樂」及「愛羅武勇」這樣漢字寫在黑板上硬要3Z班的學生唸出來的是自己。


  銀時疑惑的看著眾人,沖田S氏伸腳踢向紙箱,裡邊發出一響悶哼,是土方。
  「快說吧,在屯所時不是好好的調教過你哦嗯?」沖田亮出配刀,不分由說的插進紙箱,眾人的心跳的嚇得停了一拍,只見菊一文字穿透了紙箱,刀尖沒沾到任何紅色的黏稠液體,才安心那一記並沒有剌中土方。
  「我說了,我說了可以了吧!?!?」土方的聲音悶悶的在紙箱裡透出來,憋著氣的,沖田很滿意的把刀子抽出,「說吧。」
  命令句,而且也彷彿把萬事屋裡的其他人都無視,其他的隊員面色變灰也大既是怕會被土方事後斬殺吧。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刪肉…落…」
  「Ha…ppy…Brith…day…」


  嗯?我沒聽錯吧?低頭看看窘得面紅臉燙的十四郎,他是不好意思在班上的眾人面前這樣說吧。
  「我說『お誕生日おめでと』啦,夠了吧要不要多送一句『愛羅武勇(あいらぶゆう)』哦???」說畢便想從銀八的懷抱中逃離。剛才的聲音希望不會有誰剛好路過聽到。
  強行把十四郎的臉埋進自己的頸窩,這個逞強的孩子,總是不肯坦白的表逹自己的情感,剛剛的兩句話是花了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來。
  銀八拉過自己的椅子坐好,再半強硬的,把十四郎抱到自己的膝上。
  你別想要亂來哦,露出這樣的表情,十四郎先行把自己的手抵在銀八的胸口前防禦著。


  按捺不住的一把抱著歲三,平常總是板著面像頭倒豎著毛的野貓,現在則變成愛纏繞人撒嬌的小貓咪。
  「Happ…Brith…DayTo…You…Happy…Brith…Day…」迷迷糊糊的,歲三居然唱起生日歌來,聲音很小的,蚊蚋似的只有金時才能聽見。
  把唇印落對方的額心,金時很珍惜的聽著歲三那五音不全斷斷續續的歌聲,剛才一踏入十二點時兇巴巴的不肯跟著眾人唱,現在喝醉了又自己亂唱一通…
  而金時就無視店裡其他小弟的目光,輕手輕腳的,把歲三橫抱起送到自己的休息室。
  不打擾你哦。小弟們都露出這樣的表情,都裝著忙著整理店面轉過頭不敢望向金時。


  刀子倏然再進再出,今次的插入點很接近箱子的正中央,不知道在裡邊的土方是如何避過這一劫的。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這樣成了吧混帳!!你們回到屯所後立即給我去切腹哦切腹!!」暴跳如雷的聲線在紙箱裡爆出,大概整個歌舞伎町也能聽到剛才的宣言。
  伸出小指掏耳,沖田裝作沒聽到最後的一句,銀時的嘴角則掛著抽搐的笑容,能聽到土方跟自己說生日快樂當然很高興,但用上這個方法好像有點…
  而罪魁禍首裝成無事人一樣,指揮著平士隊員們把「禮物」送進銀時的睡房。
  「請慢慢享用。」一面不用交還到屯所的表情,一揮手,把自己當成新任副長的沖田帶著隊員浩浩蕩蕩的離開。


  放下懷中的人,金時把纏在歲三的彩帶一一扯掉,「還是很熱嗎?幫你擦汗可好?」
  「不…不用了…」柔聲細氣的語調,是因為喝醉酒吧?全身軟綿綿靠著金時,要不是金時擋在沙發的外邊沿,歲三大概就會這樣滾到地上去吧。
  可愛透了。
  「我去拿杯水給你可好?」歲三並沒作出回應,金時倒了一杯水及換一條毛巾,不料回頭再看歲三的時候,驚訝得差點把水打翻。
  上身的淺灰襯衫,一半的扣鈕被歲三削掉,只見他緩緩的動著手,不但把餘下的幾顆扣子全削開,更把襯衫的衫腳從褲頭裡抽了出來。


  抓抓頭,銀時拿出剪子,「別生氣喔,現在放你出來吧多串…」
  「不要,別碰我!」語氣比之前的更為窘,是因為被迫說了剛才的話吧,這個江戶第一彆扭王在鬧脾氣是能理解的。即使隔著紙箱,也能想像到土方現在憋得漲紅了面的表情。
  一定很可愛。
  「一直悶在裡邊不行吧?」沒理會土方的反抗,銀時用剪子把絲帶剪開,除掉膠帶,在打開紙箱的迅間,銀時再看到一隻大大的蝴蝶結。
  穿著平常的墨黑浴衣,土方反手反剪的被用紅絲帶綁著,全身緊緊同樣以紅絲帶紮個結實,而那墨黑的短髮,土方的頭頂,則像小女生一樣,被綁上大大的紅絲帶蝴蠂結。

  嘆口氣,伸手摸著十四郎的黑髮,「還在生氣嗎?好歹是我的生日哦。」
  「不…沒…那敢。」沒尾音的語調,真的沒生氣就有鬼,話雖如此,十四郎還是慢慢的放寬戒備,把臉埋進銀八的肩膀裡,柔順的讓銀八繼續撫著自己的頭髮。
  太可愛了。
  「我只是想聽到十四郎對我說的生日快樂哦。」怎料聽到這句的十四郎掙扎著離開銀八的懷抱,一言不發的在自己的包包中翻出一份包裝精緻的禮物。
  平常的零用錢就不多,總是吃得穿得很隨便的十四郎所遞上的,居然是名貴的領帶夾外加配套的袖口扣,銀光閃閃的躺在禮盒的暗紫色絲絨上。



  要說的話,此刻土方跟皮豆龍裡的小魔女琪琪是同一造型。
  抿著唇半側著頭,會被打扮成這樣絕對是沖田下手的吧。把土方抱出來,懷裡的人已經羞得連反抗也放棄了,漲紅的面,一臉委屈的模樣。
  把土方放到被鋪上,銀時柔情的把唇欺上去,「這可是我最喜歡的生日禮物哦。」
  再伸把絲帶拉掉,令土方的手得回自由,見到銀時並沒有嘲笑自己的成意思,只好認命的別過面讓銀時把自己壓在身下。

  要說的話,此刻紅著面雙手遞著禮物的十四郎是窘得要命。
  視線死盯著鞋尖,拿著禮物的手微微的顫抖,夕陽西下,橙黃色光芒在十四郎羞澀的臉龐掃上淡淡的光彩,也看不清是不是紅著面。
  把十四郎拉回自己的膝上,銀八吻上那柔順的黑髮,「這是我收到最貴重的生日禮物。」
  側過頭躲開銀八的吻,十四郎把禮物硬塞到銀八手中,並在銀八底首研究領帶夾上刻的名字時,輕輕的在老師的臉頰啄了一下。


  要說的話,此刻歲三胸口上的美好風光完全暴露於空氣中。
  平常無論如何也不肯喝酒不會讓自己喝醉,今天是太高興了吧?彷彿感到金時回來,歲三把自己撐起身來,緊緊的摟著金時,一面「抱我」的邀請。
  把歲三壓在自己身下,金時深深的吻著身下的人兒,「我能把這個視為生日禮物嗎?」
  沒有答覆金時,歲三抽出雙手捧著金時的臉,帶著酒後那火辣辣溫度的唇瓣帖上去,主動回應著金時的渴求。


  吶,生日快樂,銀時。
  噯,生日快樂,金時。
  嘛,生日快樂,銀八。

<全文完>


*  *  *  *  *


又來一次三背景的文,但今次是沒有穿越啦。
這樣把三個結構相近的故事互相穿插,一開寫的時候很好玩,但慢慢下來要對氣氛對字數等等…又怕弄得太刻意,最終是“差不多”就好了。
三個顏色代表三個背景,親們應該能分辨出來吧,覺得這樣看有點亂的親,歡迎拉下去獨立看每一個故事。
是的,很賣萌吧?西紅柿臭雞蛋盡管掉過來吧。
那個,生日快樂啦~


*  *  *  *  *



銀魂篇
*  *  *  *  *

  位於歌伎町的登勢小吃店二樓,在萬事屋老區的誕生日那天一大早,便異常的吵鬧。
  真選組的一眾成員,以S番隊的小隊隊長沖田總S為首,後隨局長近藤,連同戰戰兢兢的監察員山崎,以及一眾面如死灰的平士員,說要給銀時賀壽,這樣。
  「碰」地,一個超~大的紙皮箱放到銀時跟前,箱子的表面是印著最新器號的電視機樣式,但從箱蓋那個被拆開過又再用膠帶封起來,再纏上一圈又一圈的紅絲帶,再綁上一個誇張的蝴蝶結模樣來看,裡邊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電視機吧。
  「這是…」我沒看錯吧,銀時心想,剛剛好像看到紙箱在搖動呢。

  銀時疑惑的看著眾人,沖田S氏伸腳踢向紙箱,裡邊發出一響悶哼,是土方。
  「快說吧,在屯所時不是好好的調教過你哦嗯?」沖田亮出配刀,不分由說的插進紙箱,眾人的心跳的嚇得停了一拍,只見菊一文字穿透了紙箱,刀尖沒沾到任何紅色的黏稠液體,才安心那一記並沒有剌中土方。
  「我說了,我說了可以了吧!?!?」土方的聲音悶悶的在紙箱裡透出來,憋著氣的,沖田很滿意的把刀子抽出,「說吧。」
  命令句,而且也彷彿把萬事屋裡的其他人都無視,其他的隊員面色變灰也大既是怕會被土方事後斬殺吧。

  「刪肉…落…」

  刀子倏然再進再出,今次的插入點很接近箱子的正中央,不知道在裡邊的土方是如何避過這一劫的。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這樣成了吧混帳!!你們回到屯所後立即給我去切腹哦切腹!!」暴跳如雷的聲線在紙箱裡爆出,大概整個歌舞伎町也能聽到剛才的宣言。
  伸出小指掏耳,沖田裝作沒聽到最後的一句,銀時的嘴角則掛著抽搐的笑容,能聽到土方跟自己說生日快樂當然很高興,但用上這個方法好像有點…
  而罪魁禍首裝成無事人一樣,指揮著平士隊員們把「禮物」送進銀時的睡房。
  「請慢慢享用。」一面不用交還到屯所的表情,一揮手,把自己當成新任副長的沖田帶著隊員浩浩蕩蕩的離開。
  抓抓頭,銀時拿出剪子,「別生氣喔,現在放你出來吧多串…」
  「不要,別碰我!」語氣比之前的更為窘,是因為被迫說了剛才的話吧,這個江戶第一彆扭王在鬧脾氣是能理解的。即使隔著紙箱,也能想像到土方現在憋得漲紅了面的表情。

  一定很可愛。

  「一直悶在裡邊不行吧?」沒理會土方的反抗,銀時用剪子把絲帶剪開,除掉膠帶,在打開紙箱的迅間,銀時再看到一隻大大的蝴蝶結。
  穿著平常的墨黑浴衣,土方反手反剪的被用紅絲帶綁著,全身緊緊同樣以紅絲帶紮個結實,而那墨黑的短髮,土方的頭頂,則像小女生一樣,被綁上大大的紅絲帶蝴蠂結。
  要說的話,此刻土方跟皮豆龍裡的小魔女琪琪是同一造型。
  抿著唇半側著頭,會被打扮成這樣絕對是沖田下手的吧。把土方抱出來,懷裡的人已經羞得連反抗也放棄了,漲紅的面,一臉委屈的模樣。
  把土方放到被鋪上,銀時柔情的把唇欺上去,「這可是我最喜歡的生日禮物哦。」
  再伸把絲帶拉掉,令土方的手得回自由,見到銀時並沒有嘲笑自己的成意思,只好認命的別過面讓銀時把自己壓在身下。


  吶,生日快樂,銀時。



金魂篇
*  *  *  *  *
  位於新宿紅燈區的牛郎店高天原,在歌舞伎町NO.1牛郎生日那天清晨,店裡冷冷清清的只有幾位員工。
  SAT的一眾成員,歌舞伎町的其他朋友,在接連的幾小時的狂熱派對後,大多帶著醉意,拍拍金時的肩膀說生日快樂後,便兩兩三三的離開高天原,這樣。
  「磅」地,一個喝得超~醉的客人倒在地上,本來身穿著淡灰色襯衫,墨黑色的西裝外套配同色系的長褲,但可能玩鬧的時候把西裝脫掉了,再被朋友用七彩繽紛又閃亮閃亮裝飾用彩帶繞滿一身,看來己經醉得沒法自己爬起來。
  「噯你…」我沒聽錯吧,金時心想,剛剛好像聽到那人在低聲呻吟。
  金時慢慢的把那人翻過身來,跟預想中一樣,是被灌醉了的歲三。
  「你還好吧?要不要水?」臉龐透出醉酒後的櫻紅,灰藍色的雙瞳緊閉著,嘴唇微啟的喘著氣,只見歲三無意識的想要掙脫金時的手,但沒能甩掉,眉頭只有比平常的鄒得更緊,但側著的頭卻又向著金時的懷裡靠。
  「好熱…空調…壞了…麼?」歲三的聽音透著酒氣道出,說不出的誘人,金時拿過小弟遞上的冰毛巾去為歲三擦面,「好熱…」
  輕輕的,就怕一個不小心把歲三弄醒,這樣無防備的歲三很少見到呢,金時只希望能看到更多,更多。

  「Ha…ppy…Brith…day…」

  按捺不住的一把抱著歲三,平常總是板著面像頭倒豎著毛的野貓,現在則變成愛纏繞人撒嬌的小貓咪。
  「Happ…Brith…DayTo…You…Happy…Brith…Day…」迷迷糊糊的,歲三居然唱起生日歌來,聲音很小的,蚊蚋似的只有金時才能聽見。
  把唇印落對方的額心,金時很珍惜的聽著歲三那五音不全斷斷續續的歌聲,剛才一踏入十二點時兇巴巴的不肯跟著眾人唱,現在喝醉了又自己亂唱一通…
  而金時就無視店裡其他小弟的目光,輕手輕腳的,把歲三橫抱起送到自己的休息室。
  不打擾你哦。小弟們都露出這樣的表情,都裝著忙著整理店面轉過頭不敢望向金時。

  放下懷中的人,金時把纏在歲三的彩帶一一扯掉,「還是很熱嗎?幫你擦汗可好?」
  「不…不用了…」柔聲細氣的語調,是因為喝醉酒吧?全身軟綿綿靠著金時,要不是金時擋在沙發的外邊沿,歲三大概就會這樣滾到地上去吧。

  可愛透了。

  「我去拿杯水給你可好?」歲三並沒作出回應,金時倒了一杯水及換一條毛巾,不料回頭再看歲三的時候,驚訝得差點把水打翻。
  上身的淺灰襯衫,一半的扣鈕被歲三削掉,只見他緩緩的動著手,不但把餘下的幾顆扣子全削開,更把襯衫的衫腳從褲頭裡抽了出來。

  要說的話,此刻歲三胸口上的美好風光完全暴露於空氣中。
  平常無論如何也不肯喝酒不會讓自己喝醉,今天是太高興了吧?彷彿感到金時回來,歲三把自己撐起身來,緊緊的摟著金時,一面「抱我」的邀請。
  把歲三壓在自己身下,金時深深的吻著身下的人兒,「我能把這個視為生日禮物嗎?」
  沒有答覆金時,歲三抽出雙手捧著金時的臉,帶著酒後那火辣辣溫度的唇瓣帖上去,主動回應著金時的渴求。


  噯,生日快樂,金時。




3Z篇
*  *  *  *  *
  位於東京都的銀魂高等中學校,在3年Z班的班導師牛一那天放學後,窗外傳來點點秋意。
  放學後的學生都趕著回家趕著去社團,其他的教師也因為週未的關係,大多都提早離開,教員室裡只有還沒離開的銀八老師,未批改的作業及糖份。這樣。
  「刷」地,一個學生莽~撞地把門拉開進來,乖巧的穿著學生制服,純白的T恤裡外邊套上外套,不知道是剛結束社團活動的關係還是什麼,額上微微的滲出汗水,在黃昏的餘輝一照下,臉頰通紅困窘的模樣很是可愛,銀八伸手把那人拉近。
  「來吧…」我沒感覺錯吧,銀八心想,剛剛所接觸到的體溫好像有點高哦。
  銀八裝成生氣的樣子,轉過身去把門關好,發出一記不服氣的鼻音,十四郎把包包放到一旁。
  「土方同學今天在課堂的表現可真差呢。」偷偷看著十四郎那鼓著腮子的模樣,一臉我沒有錯,是老師你太過份吧的表情,看來會在社團時間結束後乖乖的來到這裡接受自己的訓話,是單純不想把事情鬧大鬧糟。
  「我才不要說那些話,」十四郎倔強的別過頭,十分之可愛,雙手抱在胸前,彷彿要在自己及銀八之間築起一道牆,「不要。」
  溫柔的,把十四郎拉進自己的懷裡,的確,把「生日快樂」及「愛羅武勇」這樣漢字寫在黑板上硬要3Z班的學生唸出來的是自己。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嗯?我沒聽錯吧?低頭看看窘得面紅臉燙的十四郎,他是不好意思在班上的眾人面前這樣說吧。
  「我說『誕生日は楽しい』啦,夠了吧要不要多送一句『愛羅武勇(あいらぶゆう)』哦???」說畢便想從銀八的懷抱中逃離。剛才的聲音希望不會有誰剛好路過聽到。
  強行把十四郎的臉埋進自己的頸窩,這個逞強的孩子,總是不肯坦白的表逹自己的情感,剛剛的兩句話是花了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來。
  銀八拉過自己的椅子坐好,再半強硬的,把十四郎抱到自己的膝上。
  你別想要亂來哦,露出這樣的表情,十四郎先行把自己的手抵在銀八的胸口前防禦著。
  嘆口氣,伸手摸著十四郎的黑髮,「還在生氣嗎?好歹是我的生日哦。」
  「不…沒…那敢。」沒尾音的語調,真的沒生氣就有鬼,話雖如此,十四郎還是慢慢的放寬戒備,把臉埋進銀八的肩膀裡,柔順的讓銀八繼續撫著自己的頭髮。

  太可愛了。

  「我只是想聽到十四郎對我說的生日快樂哦。」怎料聽到這句的十四郎掙扎著離開銀八的懷抱,一言不發的在自己的包包中翻出一份包裝精緻的禮物。
  平常的零用錢就不多,總是吃得穿得很隨便的十四郎所遞上的,居然是名貴的領帶夾外加配套的袖口扣,銀光閃閃的躺在禮盒的暗紫色絲絨上。
  要說的話,此刻紅著面雙手遞著禮物的十四郎是窘得要命。
  視線死盯著鞋尖,拿著禮物的手微微的顫抖,夕陽西下,橙黃色光芒在十四郎羞澀的臉龐掃上淡淡的光彩,也看不清是不是紅著面。
  把十四郎拉回自己的膝上,銀八吻上那柔順的黑髮,「這是我收到最貴重的生日禮物。」
  側過頭躲開銀八的吻,十四郎把禮物硬塞到銀八手中,並在銀八底首研究領帶夾上刻的名字時,輕輕的在老師的臉頰啄了一下。


  嘛,生日快樂,銀八。


這次真的是全篇完了~~~
(逃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