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同級生 (偽3Z設定 一回完短篇)

--同級生‧畢業--   兩道體格相近的身影並肩走著,黑髮的少年正經八百的單手握著紙筒,並騰出一隻手來解下掛在胸口半天,寫著畢業生代表的襟花;而有著銀白卷髮的男生,則把紙筒向半空一拋,接著,再拋更高,然後總是在以為會失手的一剎那,把紙筒撈回手中。   「噯你,走快一點可好。」結束拋紙筒的遊戲,銀時催促著土方。「只是把襟花解下來用不著把腳步也停下來吧。」   白了銀時一眼,土方繼續底頭解襟花,今早老是怕會掉下來,所以都用上了幾根針去把襟花別好。不耐煩的銀時用紙筒往自己的肩上輕輕的敲著,看著土方的手頭工作。   他們畢業後,這所高中大概可以得到清靜吧。   這倆人打從入學開始便一直吵吵鬧鬧,明明一個是讀書尚可體育萬能的高材生,另一個是成績優異的風紀副委員長,倆個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但一碰面總是不吵不行似的,總是為著小事爭論個不停不休,但偏偏高中三年都是同一班。   可是他們又不是死對頭,於正事的前提下,總是合作無間的。往往代表班上或是學校外出比賽,總能拿到令人意外的好結果。   說他們彼此仇視嗎?又說不上來;說他們是死黨嗎?又沒看過吵得這麼利害的好朋友。   大概是,個性太相像所以莫名的互相吸引及互相排斥吧。   「太慢了太慢了。」銀時把紙筒往腋下一夾,一把拍開土方的手然後用不到三秒便幫他把襟花解下來,再把襟花塞到土方手上。「我才不像你這樣還有時間磨菇,我得去社團把儲物櫃清空。」   才想轉身離開,但眼前一個閃亮的小東西令銀時呆著,那是土方那立領制服上,由上往下數的第二顆紐扣。銀時露出賊笑,一把將那顆紐扣扯下來。   「你在幹什麼?」雖然穿制服的時間還只有今天短短的個多小時,但不代表可以這樣扯破他的制服。   「這個哦,」食指跟母指黏起那紐扣在土方面前晃了一眼,然後迅速的方到自己的衣袋裡,「要是到畢業生那天離開校門前還沒有人向你討紐扣會很掉臉的哦,十四。我只是好心幫你收下,反正這東西沒有人想會要吧。」   「笨蛋銀,還給我!」土方撲向不斷後退的銀時,但向來運動神經就比銀時差的土方又如何能搶回安放在口袋裡的小小紐扣。   像一道銀白的旋風,才幾個扭身便把自己跟土方拉開一個小小的距離,看到土方那面不會善罷干休的表情,銀時同樣的一把扯下自己制服上的第二顆紐扣,強塞到土方手上。   「交換吧…作為記念。」露出過往不曾見過的溫柔笑靨,銀時用自己的手包著土方的,好讓土方的手心包著自己的紐扣。   最靠近心臟的第二顆紐扣。   「畢業後大概不能像這三年一樣常常能見面吧…」感慨的語氣,讓土方柔順的一直被銀時拉著手發怔,直到其他同班的同學走近,才沖沖地甩被開握得火燙的雙手。   「你們哦還仵在這裡幹嗎?還不快收拾一下然後去大學註冊入學。你們不是都考入同一間大學嗎?」   「感情真好呢,我們可是要升到不同的大學哦。」   「我是遠得要搬離家呢。」   七嘴八舌的,把土方拉回現實。哦對,這傢伙我還得跟他做四年的同學什麼不能常常見面的…   只見銀時頭轉向土方冽嘴一笑,然後佻皮的捲著春風跟漫天櫻雪逃離現場。 《全文完》 *  *  *  *  * 這是為了慶祝(?)一篇放在吉原組會議室裡很多沒好的本子校對終於出來, 特地寫的文。(?) 第一次寫銀跟土是同學的文耶(其實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設定), 一開始小D對我說要“同級生”時我還在想可能嗎可能嗎? 但結果是把文寫出來了。 特地挑了別居意義的畢業作為主題, 清純(?)的學生生活好像不錯, 也許日後也會繼續寫這樣的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