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小指上的紅線跟羈絆不是說切斷就能切斷哦混帳!!!

  好奇的沿著纏著自身的其中一條絲線,試圖找出線的源頭,不料跟近藤撞個滿懷。   「早哦十四。」反射的跟近藤打個招呼後,就發現那條閃著藍光的線,緊緊的繞在近藤身上。   而這一刻才驚覺,近藤身上的絲線多得嚇人。   「早哦土方先生杵在這裡是不舒服嗎?看來得把你送到醫院才成。」說罷便不等旁人的反應,沖田「碰」地發射出一記火箭炮。   「哦打偏了,土方先生你得乖乖站著讓我射中才成,別擔心你下地獄後我會代你成為副長的了。」再次瞄準準備發炮,土方隨即閃身,不料被那些絲線絆倒。   「對了,乖乖的躺下就這樣躺一輩子吧。」正要扣下板機時,近藤一把拉著沖田的後衣領。   「好啦鬧夠了,一起去吃早飯吧。」   發出不滿的舌音,沖田架著大炮跟在近藤身後離開。   即使已遠離,也能看到近藤跟沖田之間也連接著一條絲線。 *  *  *  *  *   人多的地方絲線就更多,早上屯所食堂的絲線多得把土方的小腿淹沒。   雖然覺得直接踩上去也沒什麼問題,但土方仍是捧著早飯小心翼翼的移動到空位子上,嘆口氣,抓起蛋黃醬瓶子往稀飯及醬菜裡擠拼命擠。   慢著…   到這一刻才留意到,自己的手上也繞著絲線,紅色的三條,分別纏在左右手小指上。   用著自己也覺得嘔心的姿態單起右手的小指。兩條紅絲揮之不去,握著其中一條去找源頭…   只見另一頭緊緊的纏在蛋黃醬瓶子上。   失態的笑了笑,再抓起另一條,再找。   結果在沖田的背後停下。   「哦是土方先生嗎,難道你來是跟我說把副長之位讓給我嗎?」察覺到土方的接近。沖田不知從那裡抽出擴音器,把開關打開後便對著咪高鋒吹一口氣確定音量已經調到最大。   「哦,哦。土方先生有事要跟大家宣佈。」沖田說完後把擴音器移到土方面前半秒後再拿回,「就像土方先生剛才所說的,他決定下嫁到萬事屋當老闆娘,以後真選組副長便是我了。」   雖視這樣的對話為早上的娛樂,但主角是副長跟超S王子耶,誰也不敢真的笑出聲來。土方一把搶走沖田的擴音器,向一眾還在早飯中的平士隊員大吼。   逃也似的帶同絲線離開,飯堂一下子安靜下來,只餘下土方及沖田倆人。   「切,一點也不好玩。」一手搶回擴音器,沖田轉過身離去,土方看著自己右手上的紅線跟著沖田離開,連忙追上去,一邊像魚兒上釣般收短紅線,而言,紅線的盡頭並不是纏繞在沖田身上。   而是跟沖田身上的一條淡黃色絲線緊緊交纏著。   那條淡黃色絲線跟別的絲線不一樣,不是鬆鬆的繞著,而是緊緊的,圍著沖田的胸膛繞了十多圈。   停下腳步。   有點不解,這是什麼一回事? *  *  *  *  *   結束早上的工作,土方跟山崎倆人一起巡邏。離開變得像個蜘蛛網的屯所,街上也滿是不同顏色的絲線。   經過半天觀察下來的心得,土方己經知道某些絲線的顏色及位置的含意,這可能是一種很方便的能力,畢竟能這樣看清世人的羈絆及愛情,或許是一個機會。   去看看自己左手小指的紅絲連上誰。   腦內閃過銀白的身影,有這個可能性嗎?就算是又怎樣?也不能確定這些絲線的意義是不是跟自己所想的一樣。   慢慢走到歌舞伎町,一踏入這區開始絲線就變多了,如果絲線是真的存在,土方及山崎現在得用游泳的方式前進吧。不同顏色的線上下交錯,仿如一個夢幻的世界。   而這個世界的中心點大概是萬事屋。   如果說屯所是一個蜘蛛網,那萬事屋就是一個色彩斑斕的蛹。   該說是人脈太廣,還是多年以來慢慢築成的羈絆?比起真選組屯所,萬事屋的確令人有著想信賴的感覺。   邊這樣想著邊離開,會走到這區是單純今天碰巧編配到的巡邏路線,可不是特地想要來找誰的。   「哦,旦那,」山崎向著不遠處揮手,「副長,是旦那耶。」   「吵什麼吵哦你。」重力向山崎揮拳掩飾自己的靦腆,但銀時…在那裡?四下張望並沒有看到那天然卷哦。   「吶,這不是多串跟吉米?」熟捻的嗓音在身旁響起,土方條件反射的駁回去。   「誰是多…呀…什麼???」   的確誰也沒看那些絲線吧?土方看不到銀時的存在只因現在站在他身旁的,是一隻會走路的蛹。   滿身上下繞著絲線,只餘雙手及頭部勉強暴露在外,這可能是江戶中有著最多羈絆的人。   不知為何土方突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眼前的這個男人,並不單單屬於他。   跟他那一身羈絆相比,就算自己左手小指的紅線是跟他相連又如何?   太微不足道…   太渺小…   太不最要了…   在這眾多的羈絆中,一定會有是比自己更重要的。   沒多看銀時一眼,土方轉過身去離開,不知原委而杵在一旁的山崎連忙鞠躬離開,沒料到土方的走得很快,得用小跑步追上去。   就在此時,一輛機車從小巷中轉出來,失速的直衝向土方。   平常的土方是絕可以避過這些亂闖的機車,只是小菜一碟,要不要把司機拽下來唸上幾句則視乎心情而定,但今天…   嘴角微微的拉向上,露出讓誰看到也會覺得心疼的笑容,停下腳步,在等那機車把自己撞飛。   時間彷彿變慢,無論是機車的速度,山崎想把自己撲走的身影,街上行人的尖叫,機車司機的動作…一切都己經變得沒關係了…   土方把眼睛合上,等待最後的衝擊。   條然,左手小指指根發生劇痛,伴隨著痛楚是巨大的拉扯力,就這樣,土方在被機車撞到前一剎那,被拉離危險。   連皮也沒擦破,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倒坐在銀時的懷裡,可能是衝力的關係,銀時正以很狼狽的姿態躺在地上。   而他的左手正緊緊握著一條紅線,紅的末端纏繞在他的左手小指上,而另一端就正正是連繫在土方的左手小指上。   一條把兩個沒關係的人緊緊相連的紅線。   「十四哦,雖然你是比我輕一公斤,但你能不能先起身阿銀我快被你壓死了。」   應聲爬起來,順帶拉起那人肉安全墊。   「小指上的紅線跟羈絆不是說切斷就能切斷哦混帳!!!」銀時不顧土方的掙扎,就這樣在歌舞伎町的大街上緊緊抱著土方。左手,仍是握著那條紅線不放。   「我只有這條紅線哦。」又補上一句,「斷了的話阿銀下輩子得繼續光棍,你得好好替阿銀著想才是。」   的確,銀時的身上的絲線雖多,但紅色的就只有繫在左手小指的這一條。   「你…你也看到…」   「不了還先跟你說明清楚,就算紅線斷掉也好,多串也是我的人逃不了的哦…好痛」   土方的話還沒講完,銀時又喋喋不休的說過不停,條件反射的土方送了一記爆粟到那天然卷的額頭。   「謀殺,你這是謀殺,就算我死了你也得…好痛哦!阿銀會變笨啦!」   又一記手刀,土方正式打算先把銀時幹掉免得他再亂說什麼,看到這個場景,歌舞伎町的人們都習以為常的笑笑離開案發現場避免傷及無辜。   「碰」,迴旋踢直接命中胸部。不過就算土方的動作多大,銀時逃得多遠。   紅線仍緊緊的繫著。 <全文完> ================= 本來是打算短短的寫千多字結果差多不多變成三千, 銀魂果然是一定會爆字數的。 也本來打算一天寫好但結果又拖上三天。 嘛為什麼土方會看到紅線而銀時也(?)看到但其他人看不到, 這個原因放一邊好了不要多想, 這個不是重點啦~ 土方連著沖田那個線應該不難猜, 這裡我就不寫好了。 這一篇的動作(?)比較多(對我來說是不少的啦)感覺很好玩, 沖田的戲份也比較多是因為接下來我會好好的虐他了,(在《從此方到彼岸》裡,廣告) 這裡算是對他的一點點補償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