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天上所有的星 (空格君生日賀文)

  此話沒敢問出口,銀時一手搶回零食,大把大把的直接塞進口裡咔喳咔喳的咬著,不滿的表情寫滿面。   沒了零食在手,指尖只餘下一些碎屑,抱著著浪費食物會遭天遣的表情,土方把蛋黃醬到擠到碎屑上,再輕輕舐掉。   滿口仍是零食的銀時呆看著土方,只見後者帶著無垢的表情,動著淡紅的舌尖靈巧的把指頭上的蛋黃醬都舐乾淨。   噯噯…這是犯規吧犯規…   發燙的喉嚨勉強嚥下口中的食物,沖沖的把空掉的包裝袋子掉一旁然後用袖子擦一把嘴角,翻過身去抱著剛收好蛋黃醬並拿出香煙點燃的副長大人,怪手纏上土方的腰身,再整個身軀重重的覆上去,銀白的卷髮往墨黑制服的懷裡鑽。   然後被無情的一掌推開。   「吶,多串大人,讓我抱一下吧又不會少塊肉…」   嘛,這就是一開場的首段。   成功的用煙燻把煩人的角色自動退場後,土方咬著濾嘴,放眼看著天空。   沒有月亮的晚上,天上的星都顯得格外的耀目。一閃一閃的,彷想要向地面上的人們傳遞著什麼訊息。   沉默的看著漫天星宿。而銀時則看著身旁的人兒。平常總是板著面孔鮮有鬆懈。但銀時知道,土方的內心有著不為人知的純真,總是在出奇不意的時候,爆發出一些令人咋舌的脫線行為。   這也是銀時深深被土方吸引的原因。   慢慢的伸長自己的手臂並靠近。沒受到什麼反抗便鑽到土方脖子下的空間。讓戀人在自己的懷裡得到放鬆…這便是銀時冒著寒冷天氣在屋頂等候的原因。   在室裡面對著一堆文件以及得提心跳膽的怕有誰會走進房間來撞破所謂的偷情,屯所裡大概只有屋頂比較安全。   「吶,銀時…」土方輕輕的轉過頭面向著銀時。距離近得可以嗅到土方口中殘餘的香菸氣息。「為什麼天上有這麼多星星?」   銀時差點失笑,每顆星就是一個星球哦。不論上邊有沒有生物有沒有文明說到底也只是一塊會反映著太陽光芒的石塊這是有上過私塾的人也會知道的常識。   但一看到土方那渴求著答案的藍瞳一眨一眨的,差點說出口的取笑之話連忙吞回肚子裡。取而代之的是,多年前自己在戰場上踏上成人式的那一天,跟某個老是只會哦哈哈哈傻笑的傢伙,像今晚這樣躺在屋正上的對話。   「喂金時,你知道嗎?」黑色的天然卷頓了一頓。然後說。「人死後會化成天上的繁星,去守護地上重要的人。」   「你是笨蛋嗎?誰也知道那些所謂的星星只不過是別的星球。而上邊住著那些混帳的天人。」   「不,金時,大家都在那裡哦。」遙指漫天星塵。辰馬認真的在數著,「這是次郎,這是久馬,這是仲治、幾之助、阿登、廣太,而那顆…」   即使天上的星星眾多,但銀時卻清楚辰馬所說的是那一顆,那顆星在天空的正中央,雖並不是最亮最閃耀的一顆,但散發出溫柔、令人著迷的光芒。   那顆星,很像老師…   「這樣的故事你少拿來唬我。」土方一翻身坐起來,目光盡是懷疑。而銀時則大手伸出,把離開懷裡的暖體再次拉回自己的懷裡,並向土方的唇上一啄。   「放心好了。阿銀我哦,在化為星星後一定會在天上保佑十四的。」   「才…才用不著你這個糖尿病癈材天然卷來保佑我哦。」   「噯噯…天然卷就算了不用加上糖尿病跟癈材吧?」   「這是事實。」   「那你自己也不是一個整天跟尼古丁及蛋黃醬纏綿的狗食控。」   「不要拿我跟你作比較…」掙扎離開那甜膩的胸膛,冷不防又被拉扯回去。重心一失再次倒回銀時的,抗議的話還未能說出口,雙唇再次被封上。   良久過後,熱吻才結束。   「那不如我保佑十四,每天都能吃上蛋黃醬蓋飯,好嗎?」   「…這個聽起來不錯。」   是的,我會盡我所能來保護你,不管是現在,還是化作天上的星塵後。   我都會看著你,保護你。   永遠永遠…   永遠,永遠。   就像天上所有的星。   <全文完>   ================= 好吧這是某人要求的生日賀,而關鍵詞是“星”及“二十”, 因為二十直接寫出來效果不太好所以用“成人式”帶過。 生日賀寫這個事好像有點沉重,>///< 很抱歉但最近想不出什麼好主意,而且寫星的話也只想到這個。 對,我最近腦殘了…ORZ 那個,謝謝你一直以來的辛勞啦,生日快樂。 嗯?別的生日禮物??? 沒啦沒啦,不能這樣的貪心。 但我的確有準備第二份禮物給你的,嘛,看看你自己的頭像下邊吧。 接下來,也請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