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月十四之金曜日【金土 隱 銀土】(上)

  一頭柔順的黑頭,緊閉的眼睛,有點蒼白的嘴唇微啟,身穿白襯衫配滾著金邊的黑色背心,同色系的外套連同一把武士刀放在另一張單人沙發上,無論是臉上或是裸露在薄被以外的手臂,都有著為數不少的刀傷或是碰撞的烏青。   「阪田,這是什麼?」咬著三明治坐到最後一張單人沙發。   「撿來的,喜歡嗎?」   「不。」作出簡短的答案,嘴裡繼續啃著三文治,眼則繼續打量這個自己。   只見完成廚房清理的金時,拿出特濃的咖啡為歲三添上,再拿出藥箱,為仍躺在沙發上的昏睡的自己擦藥,上紗布。貼OK繃。越看越覺得躺在那裡的是自己。   「金,這是誰?」換一個口吻,再提出疑問,因為歲三很清楚知道自己是獨身子。並沒有兄弟姐妹,更不要說相貌氣質完全一樣的雙生兄弟。   「撿回來的,不知道。」金時上藥的動作沒有停下,碘酒擦上去時即使是昏睡中也痛得微微的皺著眉,看得一旁仍咬著早餐的歲三也做出同樣的表情。   一連串熟練的護理手法,不愧是有急救證書的人,會學這個本來是為了歲三,但現在卻施在這個分身上。   就怕心愛的人會多心,金時不忘作出解釋。「今早下班時份在店的後巷遇到的,他突然出現並躺在那裡,起初以為是你,但看到他的眼就知道你跟他是兩個個體。」   不能忘記當時的那個情境,欣喜眼神彈指間轉為絕望的神色,眼瞳裡所有的光芒都立時消失,嘴角露出苦笑,握著的手急速變冷,最後倒在金時身上。   如果是別的人金時可能會任由他躺在那裡或是讓店裡的手下負責照顧,但偏偏這人跟他的歲三長得像同一個模子出來的人…   「如果你見到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倒下,你也會伸出援手吧。」   「不要。」一口氣把黑咖啡灌到胃裡,用面紙胡亂擦嘴後,套上槍袋,把愛槍GLOCK 19放到槍套,再穿上黑色的外套,外邊看來完全看到不到槍的影子。   金時站起來為歲三整理好領帶,再把他拉近吻掉嘴角的麵包碎屑,「你不介意他暫時留下吧?」   「隨便你,」越過金時的肩頭再看一眼躺在那裡的自己,抿一抿唇,「幫他換上我的衣服吧,但不許穿小黑貓圖案那套睡衣。」   金時笑笑,他就是喜歡歲三這種小孩似的個性,永遠不懂得照顧自己,沒有人把食物放在他跟前就不會好好的吃,只靠喝黑咖啡吸收水份,又猛抽煙,除了工作上的文件及配槍外其他的東西都會亂放,又愛鬧別扭。   但只要踏出這個家門,歲三就會變成人稱鬼之副長的東京都特殊急襲部隊的副局長,跟局裡的局長近籐勇,小隊隊長沖田總司等人成功壓制不少恐怖主義、強大火力的犯罪集團。   把歲三送出門,回轉到那個歲三的分身前,把他橫抱到睡房放到床上,再替他換上歲三的睡衣。沒親眼看到真不會相信,除了臉孔外,倆人的體格也十分相像,就連左肩上的舊傷位置也一樣,只是一個是槍傷的疤,一個是刀傷的疤,都己化成淡淡玫瑰色的印子。   最後用濕毛巾擦掉額上身上的汗水,自己也作個淋浴,把後備的被子及枕頭拖到沙發去睡。   對阪田金時來說,一天結束了。 *  *  *  *  *   緩緩轉過頭,張開雙眼醒來,心愛的人影坐在單人沙發上,電視的無聲的播放著當天的新聞,七彩的光芒映照得背向著自己的人影微微發亮,中間的小几上擺著三文治,鼻端傳來綠茶的清香。   「醒了?」察覺到身後發出布料的磨擦聲而作出正確的判斷,黑色的頭髮沒動,穿著深灰色西裝外套的手伸到几子上摸走一塊三文治。「沒敢吵你起來,我自己做了些吃的。」   金時笑笑,他不知道歲三在餓極時也會自己弄吃的,從躺著轉成坐著,也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綠茶,再拿起一塊三文治。   偶然有這樣的優閒時光也不錯。金時暗想。   慢著。   這個三文治有著說不出來的奇怪手感。   薄薄的兩片白麵包在外,捎捎用的的壓下去,淡淡黃色的醬料從邊沿擠出,從切口看上去除了醬料還是醬料,狐疑的將兩片麵包分開,就發現夾在中間的只有一層比兩片麵包合起來還厚的蛋黃醬。   「我說哦歲三,雪櫃裡還有其他的配料吧。光放蛋黃醬是不行的。」才把麵包合上放回原處,就迅間被搶走。   「沒蛋黃醬我會吃不下,」咬一口三文治。吞下,「再說,我不是歲三。」   只見對方別過頭來,露出臉上的的OK繃,「我是土方十四郎。」   巧合這個字詞已不足以形容眼前的這個人及這回事,惡作劇嗎?等閒及有常識的人要玩也不會玩到土方歲三及阪田金時身上。   土方…十四郎把最後一口三文治吞下後,從口袋裡翻出皮包及證件夾,統統遞給金時後,就把小几上的餐具收拾好,拿去清洗。   「你也是個警察?」站在十四郎的背後,金時細細的檢查著那些未曾見過的證件,憑感覺而言,這些證件都制作得十分精美及仔細,有些還有使用很久而出現的破損,完全不像特別制做的道具。   「是的,而且身份也是個副長。」擦乾手,草草收回證件,「抱歉,在你睡的時候我私下翻看了這間房子的東西。」   「你還真不怕我是壞人,」頓了一頓,「你到底是什麼人?」   「該說相信自己的直覺,還是相信你。」十四郎從皮帶扣子中抽出一張相片,「我也想知道你是什麼人。」   接下相片的同時金時只有頭暈的感覺,畫面上,是一個長著銀髮的自己跟歲三的映像。 *  *  *  *  *   沉默及私藏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當發現有跟自己差不多一模一樣的人出現時,倆人都感到奇怪,一開始時抱著懷疑對方的心,但當發現問題遠比他們想像中更大時,心態而轉為是不是老天開的玩笑。   雙方都本著「自己沒撒謊」為原則,各自取了一張白紙各佔房子的一個角落努力書寫,自己的資料,愛人的資料,身邊的人的名字,個性,身份及特微,寫好後交換看。   「神樂是小女娃?不可能吧。」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歌舞伎町女王,雖然近年已沒看到她有親自出手過,但想想也會覺得心寒。   「新八是什麼前NO.1才沒可能。」那個三次元宅男大眾面,噗地笑了出來。   「定春,那是貞治吧?」坐著比人還高的還算是狗嗎?不可能不可能。   「但真選組的大家也是執法人員這才叫我吃驚。」沖田山崎原田統統都在,頂頭上司也是個叫松平的人。「問一句,那高杉及桂呢?」   口吻親切得像打聽老朋友的近況,但板著的臉告訴金時,十四郎跟歲三一樣不喜歡他倆人。   「高杉是京都最有影嚮力的黑幫首領,而桂是私家偵探。」兩個都是金時的老朋友,但都不能好好的跟歲三相處…職種的問題吧。   「果然。」十四郎抿抿嘴,別過面去,沒再說什麼。   連鬧別扭的個性也一模一樣,只差吃下去的味道不知是否也相同。   笑笑,不敢再想下去,金時相信剛才腦內那一閃即逝想法給那一位土方知道,也是死罪一條。   唯一可以選的是被一顆子彈把頭給爆掉,還是用武士刀把頭直接砍下來。 *  *  *  *  *   離上班的時間尚早,金時決定把十四郎送到警處交給歲三,讓十四郎換上歲三的衣服。旁人看起來一定沒法分辨吧,十四郎在換裝後表示想要帶上他的配刀,金時極力的勸說但不果。只好暫時用練劍道時用到的布袋把刀給包好,直接讓十四郎背著出門,在停車場時,十四郎看到一輛小巧可愛的香檳金色小綿羊機車,雖然看到金時是朝著一輛很貴氣的房車走過去,但他還是二話不說的走到那架小綿羊旁。   十四郎利落的跨坐到小綿羊上,看著目定口呆的金時,「忘了告訴你他也有一輛小綿羊,銀色的。」   好吧我真的相信了,金時心裡暗暗的想著。   騎著車在東京市左穿右插,特意繞了點路才到警視廳,讓十四郎去看看他現在身處的環境,清一色的現代建築物,沒有江戶那帶著點點古風的氣味。街上的全是普通的地球人,按理說沒有天人但有著同樣的科技及生活質素,應該會喜歡上這裡才是。   但十四郎仍是喜歡江戶多點,不為別的,只要一想到自己最喜的那個人是在江戶,就這點已經夠了。   能回到去嗎?   用力抱緊身前這個彷似跟那人一樣的身軀,十四郎把臉埋在金時的背上,希望借此得到點點的慰寂。   作為男公關的金時彷彿感到十四郎此刻的心情,於是結束了溜達,把車子直駛到警視廳。   十四郎緊緊的跟著金時身旁,擦身而過的都是熟悉的面孔,眾人都把他誤當成土方歲三而向他打招呼或是敬禮,十四郎知道一時之間沒法能向眾人一一解釋清楚,所以只是好點頭回禮。   這個情況一直維持至進入STA辦公室時,一眾STA成員在看到金時及十四郎時也是彼此的打招呼。   「山崎,副長在那?」金時先生你不要戲弄我吧,副長大人不是跟你一起進門嗎而且現在就站在你身旁。   「金時先生讓我帶你找土方先生…的靈柩吧!」栗髮赤瞳的青年從房間的角落裡躍出,肩上托著突擊爆破行動時才會用上的200MM火箭炮擺出天真無邪人畜無害的淺笑,也沒做什麼瞄準便向著十四郎的方向發射。   在驚人的爆炸聲及火光後,頓時房間裡煙塵滿佈。沖田滿意地望向被炸出一個大洞的牆壁,但沒能看到什麼血跡或殘餘肉塊,反而覺得脖子上微微一涼。   透著寒光的和泉守兼定輕輕的擱在沖田的肩上。只是十四郎左手握著藏在布套子裡的刀鞘,右手橫握著刀身,用刀的側面從後輕拍著沖田的面脥。明殺目標能輕易躲過攻擊的確在自己的計算之內,但沒想到會被對方反制,而且更是用一把只會在時代劇中出現的武士刀,酒紅的眼瞳透過一閃即逝的驚訝。   「想不到這邊的這位也在忙著為升職而忙著殺人呢,」輕輕的收刀回鞘,十四郎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與此同時歲三打開副長室的房門探出頭來。   「別鬧了。」透著寒光的雙瞳很快的環視過災場一片後,目光停留在十四郎及沖田身上。下了個快把辦公室整理好的命令,再示意金時跟十四進入他個人辦公室。 (未完‧待續) ============================== 哎哎....很抱歉呢這篇文都寫了有一年但居然還沒生出來... 難產了難產了...ORZ 但為了在如月十四推出, 只好分為上篇下篇這樣貼吧... 如果爆字數則會分為上中下這樣了... 我不會坑不會坑...(逃) 那個, 情人節快樂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