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銀土】喉結 (一回完超短文)

  某位自稱是自己戀人的無賴正在自己房間的另一邊躺臥著,本來拿著在看的《JUMP》正蓋著臉,表情完全看不到但從他長而細綿的呼吸聲中得知,銀時已經睡著了。   印著海浪圖案的白色和服被脫下後就隨意掉到一旁,修長的身軀穿著著暗黑的短袖衫及長褲,跟白得近乎竟無血色的手腳掌相比之下,土方仍是覺得同樣白皙的脖子上的喉結最為吸引自己的視線。   沒意識的摸一下自己的脖子,同為男性來說土方的喉結可以說是偏小,松平公及總俉也因此說過自己是女扮男裝的最好人選。   攝手攝腳的離開矮几爬到銀時身邊,銀時的喉結像一個小丘似的存在著脖子的中央,偶然喉結會因為銀時在睡夢中嚥下唾液而上下跳動。看到喉結的跳動,土方再一次沒意識地摸向自己的喉結。   不知為何,很想吻下去。   銀時仍睡得很死吧?這傢伙在自己面前總是毫無防備的。不像自己老是提防這混蛋會不會突然發情而在大街上對自己做出不適合的舉動。輕輕的撫上銀時的喉結,嗯雖然有點汗但沒關係。   土方慢慢湊上自己的唇,輕柔的貼上銀時的喉結,隨即又想到,如果自己被這樣的吻著,大概會…會…   覺得很瘙癢,或是覺得很嘔心吧?一定是佷討厭的感覺。   「多串君,想要夜襲就要再主動一點。」銀時的聲音在《JUMP》底下透出來,土方嚇得連忙後退,可是手腕已經被抓著,被一拉一扯後覺得天旋地轉。當再次清楚看清自己的狀況時,就發現銀時正跨坐在自己的腰間,而自己的雙手則分別被鋏制在頭的兩邊。   「難得多串君會主動夜襲阿銀哦,真的令我很感動。」才…這才不是夜襲好不好,土方想要吐糟但銀時整個上身已經向自己壓過來,銀時嘴裡吐出的氣令土方的耳殼整個變紅。   「嘛,忘了是那一位偉人講過的話,就是主動去吻戀人一些特別的部位,其實正正是自己渴望被吻的部位。所以說,多串君想要被阿銀吻喉結吧。」   「才…才不是呢快放開我!」力量由上而下壓著一點也掙不開,是因為過度便力還是覺得羞憤?土方現在連臉也開始漸漸變紅。   「放一萬個心~阿銀我會很‧溫‧柔‧的‧哦。」伴隨著一字一頓,銀時的唇也終於抵達土方的脖子上,靈巧的用嘴去扯掉領巾,再用牙把襯衫的頂鈕咬開,土方的喉結就這麼暴露在空氣間。   的確,感覺很癢,意識隨著銀時用牙齒輕力噬咬以及吸吮而漸漸飛遠,唯一會覺得討厭的就是自己不討厭這個感覺哦!   土方的襯衫完全被躺開,雙手也早已回復自由,當銀時探頭去看身下被弄亂了的戀人時,土方再一次把視線放到銀時的喉結上。   一開始為什麼會想吻這個喉結的原因已經想不起來了。   大概是…天氣太熱了吧。 《完》 ==============   >//////< 其實我一直覺得男性的喉結是很性感的存在哦~~~   吻下去的感覺應該不壞吧 XD   好久沒寫文了,希望這篇還可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