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貳章

  志村新八,表面上是萬事屋的僱員,銀時的副手,頂著眼鏡,總是穿著帶運動服風格的衣服,外表超平凡,但其實是寺門通親衛隊的隊長,作為親衛隊隊長,新八負起管理阿通的粉絲們之責任,無論是演唱會也好,拍攝外景,以及阿通會出場的公眾場合,新八也會擔起指揮親衛隊的工作,務求熱情的粉絲們不會擾亂阿通的工作及旁人。   神樂,離家出走後寄居在萬事屋的少女,頭上束著兩個圓滾滾的髮髻,穿著中國風的衫裙,身材嬌小。日常工作是吸收能源以及作出力量輸出,呃,說白點就是吃及破壞。並以寄居者的身份養著一頭可愛的狗狗定春,是個說話前先把嘴裡的醋昆布移走再以「阿魯」來表達本女王說完了Over的小鬼。興趣是打著傘騎著定春外出散步。騎?對哦,定春可是萬事屋裡最佔空間的生命體,你不是不知道吧阿魯?   把新八撲倒後,神樂立即搶下電視遙控器,將遙控器換到正確的手位,迴身,按下切換頻道的鍵,三個動作完美的在半秒內一氣呵成,可借烹飪節目己經結束了。   「你這個笨蛋,」再撲上去,男女子混合摔角正式展開,銀時繼續把頭埋在《Jump》裡,而定春好奇的看著扭打中的兩人。。   這就是萬事屋的基本成員。   萬事屋由銀時成立,業務範圍是「只要你肯付錢,一切的問題都可以幫你解決」。從修屋頂、守衛、以致各行業的臨時店員、尋訪、購物送貨…也是服務範圍以內。   但生意總是不多,而且都以零碎的委託為主,再加上很多委託也是銀時他們抱打不平的管上,事後是不會索取報酬,導致新八及神樂都沒認真的收取過工錢。   但他們總是不介意。   與其說新八及神樂是銀時的僱員,都不如說他們三人是不可分割的伙伴,三次元偶像控的新八另一個身份是天堂無心流恆道館的少館主,科技發達加上癈刀令,令家裡的道埸接近倒閉,空有一身武功;而神樂表面上是個弱質纖纖的少女,但其實是流著嗜血血統的天人,作為天生的僱兵種族夜兔族,終其一生都要為了殺戮為生,倆人在偶然的機會下先後識認了銀時,雖然都知道銀時是一個不事生產的人,最終都選擇留在銀時身邊.年多來的相處所培養的默契及彼此間的信賴,得以令萬事屋日漸得到江戶市民的認同。   除了…   「坂田先生,我是來收房租的。」伴隨著拍門的聲音,是萬事屋房東的女助手,長著貓耳但跟可愛是絕緣的獸人系天人凱薩琳。面對前小偷及開鎖專家的凱薩琳,萬事屋的人都知道假裝不在家這招是完全行不通的,乖乖交上房租?沒可能。這個家裡只餘下預定這個週未買《Jump》的錢,那只好…   三人迅速交換一個眼光,神樂翻上定春的背,新八以爬的方式潛伏到大門前,銀時則把愛刀洞爺湖插在腰帶,再拿起神樂的傘,各就位後,只待銀時發出訊號…   只見新八猛地把門給拉開,凱薩琳還未反應過來便被衝出來的定春給撞飛了,在定春在門口稍作停下的半秒,新八就己經爬上定春的背,兩人一狗向樓梯衝下去,而殿後的銀時在拉上門後就打開神樂的傘跨過二樓的護柵後下跳,剛好坐上趕到的定春。   而一直站在一樓的房東登勢大嬸也被他們這一連串合拍的行動嚇呆了。   「抱歉,剛接到工作。」定春乖巧的狂奔,銀時回身大叫,「房租今晚交你。」   全員成功逃脫達成。 *  *  *  *  *   說是有工作當然是亂扯的,混得一天是一天,銀時脫隊後去了小鋼珠店想辦法,但如果小鋼珠會自動變成小金珠又另作別話,結果連買《Jump》的錢都沒了。   踏出店門,身邊只餘下中途換回來的香腸。   順步走到公園裡,頽然坐在長椅上,撕開香腸的橙色包裝紙,正要放到口裡時,感受到旁邊一道熱熾的目光。   一頭有點糟亂的黑髮,襯托一雙明亮知性的午夜藍眼睛,彷彿看透世間,散發不輸給任何事的自信。在察覺到銀時的目光後,就迅速把視線由香腸轉移到遠方在玩的小孩。   然後發出一嚮羞人的雷嗚。   「給你好了,」銀時把香腸連同包裝紙放到地上,午夜藍靦腆的看著銀時,看來跟他的同伴不一樣,他並沒有向他人討食物的習慣。   銀時把香腸推前一點,「沒關係,吃吧。武士之間亙相幫助是應該的,你也餓了很久吧。」   對方回報一個感激的目光,便開始吃香腸,銀時輕摸他的頭,而對方則抬頭露出感恩的表情。   吃飽後便由地下轉移上長椅,午夜藍端正的坐在銀時的身旁,並細心的整理自己的儀容。   就這樣一直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直到旁晚來臨銀時決定到真選組露個面。現在他真選組混得很熟,不用通傳便可以直進土方的個人和室。   真選組屯所位是一座老舊的日式木造宅第,裡邊包含平常辦工的地方、練習用的道場、自家的食堂、澡堂以及各組員作居所用的房間。凡局長到各小隊隊長都會有獨立的和室及相連的寢室,而其他地位較低的隊員則以三到四人一組共用一個房間,而少部份有家眷的組員則會在屯所外另設居所,再每天回到屯所工作。   作為真選組的副長大人,土方的房間是在屯所最裡邊的部份,銀時走在前邊,而午夜藍則中緊隨其後。   拉開副長專用的和室拉門,強烈的香煙氣息奪門而出,銀時輕輕的用手扇幾下風,透過恍如迷霧的輕煙,看到土方仍穿著真選組隊服的襯衫及背心,立在紙門旁望向後園,夕陽的光輝照得面上的眼鏡微反光。吐出一口煙再用眼角偷偷確定進門的人,即使對方並不是真選組的一份子,但早已見怪不怪。   「你再擅闖屯所休怪我不客氣。」多沒威力的警告,難怪,就像土方另一句用常語「你給我去切腹。」一樣,說多了都沒人會覺得是一回事。   「工作還未完成嗎?」小小的桌面堆滿不同顏色標記的文件夾,幾片光碟也散落在筆記型電腦旁,煙灰缸上滿是濾嘴還未清理,眼鏡盒子沒蓋上就擱在桌子的上角。待簽名及過目的文件更多得甭提。而標記著機密的文件盒則由地下疊到跟桌面一樣高。   坐回桌子旁的專用坐墊,用食指推一下掛在鼻頭上的閱讀用眼鏡,把濾嘴加入小山,超時工作正式開始。   「沒有所謂完成不完成,能做多少便多少…痛!」望向身邊,一頭貓正親熱的伸出爪子去抓土方的腿,熱情的午夜藍跟冷漠的蒼藍對上,「貓?你帶了些甚麼來?這兒不是動物園啊!」   「這是今天結識到的朋友。」慢著,除了都是偏深色系的藍眼睛外,午夜藍的毛色是以墨黑為主,但脖子到肚皮,以及小小的手腳尖端,也是純白,正好像那天慶祝會上穿上一身燕尾服的土方一樣。   「給你介紹,他名叫十四郎。」   「十、四、郎?」臉部抽畜扭曲,已分不出是在笑或是生氣。   「你跟他不是很像嗎?反正大家都只會叫你土方或是十四,那十四郎的名字讓給他好了。」午夜藍,不,十四郎親暱的繞著土方的盤著的腳撒嬌。   土方全身一顫,若非十分討小動物的人,對著如此撒嬌的毛球不可能不產生鐘愛的念頭,可是土方還是口硬的大吼:「我、我管牠去死!總之用我的名字就是不可以!人貓合一嗎?!」再低頭大叫:「我不是貓!」   誰也好,快帶走這團可愛到死的毛球,快要忍不住想抱抱他了。   看著這個總是不肯面對自己情感的傢伙,銀時擔心的表情寫滿面。   「才沒有貓像你這樣抽煙抽得這麼兇。」三餐都有好好的吃嗎?光抽煙不會飽的哦。   「給我快點帶走他。」十四郎還是不斷向他身上纏,土方快失守了。   「可是我家己經有吐糟男,大胃女以及巨大化犬了。」實在沒能力再加一頭貓。   「我這兒不是託兒所。」用最後的理智回瞪銀時。而十四郎彷彿聽看透土方的弱點,直接進駐土方的懷裡。   看看懷裡的黑毛貓,不耐煩地又點燃一枝煙,再望一眼身旁的銀毛男,收回自己的目光。最後的防線,崩潰了。   「算了,聽話的話我不介意讓這傢伙留下。」   突然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隨著和室的紙門被斬成碎片,只見第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雙手緊握著他的愛刀菊一文字RX-7,罕有的露出嚴肅的目光,面臨大敵似的立在門外。   「總悟,幹嗎?」經歷過太多被沖田突擊的土方不慌不忙的提問,沖田確定房中沒有其他人後,方扯下連接著菊一文字的耳機,才抬頭露出一貫人畜無害天真無邪的笑臉。   「沒,只是感到有位高手在這房間裡,原來只是土方先生及旦那。」完全看不出五秒前沖田那個想要把房裡的人全誅殺的樣子,看來突擊土方的行動又失敗了。   「沒關係,明天下班前請交上損毀報告,修理費會在你的薪金裡扣除。」摘下眼鏡,拿出布輕抹鏡片。   「切,反正不要再寄錢回武州…我一個人也花不完那些錢。」   真好,這裡有位人兄因為欠租快被房東趕走。   彷彿看穿銀時的內心,沖田從口袋裡揚出一張紙鈔。   「旦那,作為委託,能陪我練劍嗎?」S星小王子露出甜笑。   「奉陪到底。」接過足抵半個月房租的紙鈔,銀時則擺出一個放馬過來的笑容。 *  *  *  *  *   在練習用的道場裡,沖田綁好道衣上的繩結,踏上打磨光滑的木地板上。銀時依舊是那一身白底藍海浪和服,他嘴角微微上揚,這樣就賺到房租錢,真是不錯。日後可要更常來屯所了。   「沖田隊長要跟萬事屋對決啊!」似乎看得事情太嚴重了,隊員們不只交頭接耳,還把事實無限度放大。   一揮手,沖田把準備好的竹劍向銀時丟,「旦那,給你錢可不要留情,不然不會有下次。」   「放心好了,萬事屋絕對會給相同金錢數量的服務。」   銀時握住竹刀,點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兩者慢慢移近,然後沖田迅速起刀,做了個假動作像向銀時左方攻去,但事實上則是向他的右方擊打。銀時的擋格下來,只是才剛擋格他就使用運勁進攻的攻勢,換銀時企圖向自己右方攻擊。   沖田不會讓銀時得手,你能運勁,我當然也能運勁啊。他刻意加大力度接銀時的攻擊,這樣對方稍稍一愣,接著沖田改用右手揮刀,銀時手中刀一鬆,整把刀就向場外飛出去。   「啊…」旁觀者一聲驚呼,然後看見銀時眉頭一皺,看著自己的手掌心。   心裡有點奇怪,總覺得銀時有意思要讓賽,然而他露出那種表情是甚麼意思?不管了,這是旦那的個人失誤,跟他無關。   「旦那你太久沒練劍吧?」   啊,銀時恍然大悟後轉向沖田,一笑,「啊,應該是了,都生疏了。只不過你的劍法真的很強,錢,難賺啊。」   「旦那,沒一點皮肉之苦你不會感覺錢的可貴啊。」沖田露出奸詐的笑容,指指剛進來的土方跟十四郎,「追加一倍酬勞,跟土方先生打一場給我看。」   《第貳章‧完‧待續》   Counting for a Perfect World to mind us -=-=-=-=-=-=-=-=-=-=-=-=-=-   嘛,讓大家久侯了,第二章更新來了。   故事時間仍是怡人(?)的六月,銀時仍舊癈材,   副長仍舊忙碌,總悟仍舊超S…很日常的日常,   新添的角色(?)登場,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十四郎。雖然登場的次數不會很多,但他是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銀時對沖田那段很明顯不是我寫的XDDD   敬請期待下回的銀土對決(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