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參章

  兩者臉對臉的站在賽場上,緩緩抬頭望向對方,應有的架勢都擺了出來。前後腿,身微側,不讓對方攻克自己胸膛的步法和姿態。只是銀時臉上依然泛起無意義的笑容,對比土方的認真態度,銀時好像正小看眼前的男人。   「看見你這張嘴臉就噁心。」土方第一回攻勢就是如此狠辣,企圖只用一招就把銀時的竹刀連他的銀毛頭都一同毀掉。   銀時斂起笑容擋格,只用單手便把土方的刀擋開。   只憑這招沖田知道旦那剛才是留手了。土方的力度遠比他大,但銀時卻能擋下。他沒吱聲,只是冷靜地看著銀時的一舉一動已夠學習。土方閃避銀時的刀身,然後刀向銀時腰殺去。   當然會抵抗,只是銀時猜到他的刀才不會這樣簡單。心裡細密地想了幾個應變方法,於一秒後他猜到土方跟沖田同樣:要把自己的刀打飛。「唷,會是這樣嗎?」   銀時用勁下的笑容有點扭曲,可是這無損他手中留有的力度。土方也勉強地露出笑容,「怎會被你猜、到啊?」   「啪」!   兩人向後躍開,喘著氣,直望著對方的頭部活動,緊盯著雙目,眼球滾動的方向,不要…   讓我逮到你!   竹刀相交,銀時飛快地打開土方的,然後土方也不讓他專美,兩刀急促地不停交疊撞擊,快至只見影子而不見實體。全所有旁觀者都屏氣靜息,專心一致地看著兩名高手打鬥。   拉鋸著,整個屯所內彷彿只餘下竹刀敲打時所發出的碰撞聲及兩人的喘息。雙方互有攻守,完全感不到那一方佔領著上風,再這樣下去,不到其中一方的體力消耗掉也不會分出結果。   銀時眉一蹇,想不到土方的功夫如此到家,邊抵擋著不留力的攻擊,心中思路不斷,假使鬼之副長殺性起的話,也許自己卯盡全力也不能獲勝。   認真一下地…失手吧,不然土方的殺心一定會更強,傷著誰也不好。   銀時的手鬆了一個小小的位置,竹刀因而偏離原先軌道,在這剎那的空隙讓土方快速閃前,要在對方再度握緊竹刀的一迅間把他的頭部攻下。   這不是比賽這是實戰。銀時應聲去擋,刀架在身體左側讓右邊餘下一個空隙,刀再轉,土方感到銀時根本沒有剛才應有的速度。但沒時間讓他再細想,竹刀使勁揮下去。   頭部被銀時擋下,然而卻被擊中了腰部,「啊啊…你們都是要取命的嗎?」   銀時按著被打中的腰部露出痛苦的臉色。外邊的隊員都歡呼作樂似的,他們的副長勝過了萬事屋老闆呢,怎會不快樂。   土方把疑問暫收到心底,不好意思地問:「怎麼了?有傷到哪裡嗎?」   伸出手,把銀時拉起,十四郎親暱的繞著土方及銀時亂轉,土方抱起十四郎,而沖田則依約遞上紙鈔給銀時。   「下次給我認真點,旦那。」沖田微笑著跟銀時說,雙方緊緊拉扯著鈔票不放。   「那你要多付點才行。」一早說了,收多少錢就有多少服務。萬事屋不會做賠本生意。   正當沖田想開口要求再打一場,土方已收拾好竹刀,並向他討報告。   「不就是剛剛的損毀報告嘛,明天才要給你。」   「還要連同三個星期前要遞上的例行飛船抽查報告,Ginza-1028那份。」   發出一聲不滿之音。沖田轉身離開。   而其他的隊員都怕下一個被催交報告的是自己,都紛紛離開,一時間碩大的練武場只餘下銀時及土方。   「你沒必要讓我,」土方背著銀時,沒頭沒腦的掉出一句。   「才不是讓你,就怕繼續下去會輸得更難看。」比起江戶人口中所謂的鄉下劍法天然理心流,銀時知道他自己的劍招更散更亂,完全沒有章法可言,而且…   他的劍再使下去的話就只有殺人的招數。   他從沒對土方使出這些劍招,過去不曾;現在不能;將來,也不會。   彷彿接受銀時的解釋,土方嘴角露出罕見的微笑。   對,我的劍現在只為守護這個笑容而執起的。 *  *  *  *  *   兩人決定先為十四郎買了點乾糧及專用零食,再加上一條別緻的黑色皮頸圈,扣上一個小小的銀色真選組金屬胸章,戴到十四郎的脖子上除了帥氣還是帥氣,武裝警察真選組唯一的警貓就此誕生。十四郎好像很喜歡這頸圈。為此特別的再向土方撒嬌。   其後兩人一貓在常到的食堂佔著小小的空間,認定土方是飼主的十四郎不但任何時候都緊隨著土方,更在吃過銀時特地為他點的魚肉伴飯後跳上土方的大腿休息,且毫不介意土方把煙吐到他身上。   看著土方輕輕搔著十四郎的脖子,如果說是土方為十四郎這頭流浪貓帶來一個家,都不如說是十四郎為土方帶來放鬆的時光。   自識認這個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以來,銀時很清楚這個人的個性,表面上算不上好勝,但是是個自尊心極重的人、孤高、倔強…無論什麼時候都把武士道及自己所開立的局中法度放在第一位,絕不容許自己犯上任何過錯。絕不容許自己有任何放鬆,無論是行為上、精神上、還是道德上。   這也是為什麼銀時跟土方的關係沒有多進一步的原因。   無論街上有多少天人,空中有多少飛船,科技發展多快多急。   同性相戀仍不被世人允許。   銀時自己沒多大的關係,反正他一向不理會所謂世人的目光。那些道德衛士什麼也好,他只會忠於自己的想法。人生苦短,總是在意跟自己沒關係的人之想法,那實在是太浪費寶貴的時光。   但土方則不同,背負著真選組第二把交椅的名義,他不能因為自己的私慾而害真選組蒙上任何不好的名聲。但要他完全的拒絕銀時,否定自己的意願,又做不到。   銀時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守在這個副長旁,裝成毫不介意,去等待土方的軟化或是任何轉機。   如果土方所選的是保護真選組,那銀時所選的一定是保謢土方。無論是繼續處於順境還是逆世。   如果我們當中有誰要血染雙手,掉進地獄,墮入輪迴。   那就讓我去吧。 *  *  *  *  *   一如以往,以送土方回屯所作為一日之結束。由大街轉到接近屯所的小巷時,銀時突然把土方壓在路旁的圍牆上並躲在燈柱後,被緊緊鋏制著活動的土方正要開口咒罵時,銀時則用細不可聞的耳語著他禁聲。   遠處傳來拔刀之聲。   感到狀況異常的十四郎,全身的毛都統統竪起,弓著身子。爪子全露出來,當前後兩組腳步之音漸近之時,十四郎「喵嗚」的跳了出去,在提著刀的人前停步,先向那對怯懦的雙目盯了一眼,再轉望向那散發著迷霧的煙杆,然後躍上另一邊的圍牆,消失。   十四郎的舉動令對方以為只是自己太敏感。回鞘之音於下一秒發出,對話及腳步聲走遠。   燈柱下的兩人久久無法回神,直到十四郎回來,向他們邀功的發出喵嗚,銀時才放開一直被壓著的土方,雙方的腦海裡仍迴響著路過者的對話。   「召集舊識」…「拉攏各方」…   以及「大政奉還」。   這就是那位穿著艷紫底色繡著金蝴蠂款式花俏和服的男子,向真選組第五番小隊隊長武田觀念齊所下達的命令。   把銀時及十四郎留在屯所的副長室內,土方獨自前往局長室跟近藤回報方才的所見所聞。   十四郎捲在土方的坐墊上休息,而銀時則到內室拉出被鋪,好讓土方回來後能第一時間休息。   銀時回到外室,看著桌上散亂的文件雜物,有些心痛的著手整理。升上幕臣後,土方的工作多得不可思異,近藤不斷忙著各式會議中,令文書工作都不得不讓土方一一接手。本來真選組繼副長以下各番隊隊長以上還有一個總長責負管理各小隊的行動,但在真選組成立早期便因病一直沒正式上任,自那時開始土方便幹著兩人份的工作,現在則變成三人份。   把光碟放回盒子或用紙張包好,便條紙按日期疊好,眼鏡放回盒子裡,清理堆成山的濾嘴塔子,把掉落滿桌的煙灰抹掉…突然目光被一個黑色文件夾上的大大的鮮紅字體剌到。   「機密」   放到一邊算吧,腦海是這樣想,但卻被「機密」下的細小字體吸引著。   「攘夷志士 - 高杉晉助」   「攘夷志士 - 桂小太郎」   「攘夷志士 - 阪本辰馬」   「攘夷志士 - 白夜叉」   很想壓下心裡的好奇,但手卻不受控的把文件夾翻開。   裡邊詳細的記錄著當年各人攘夷時代的事跡,每個人詳細資料,包括行事風格,能力分析,評語及近期的行蹤等等,並附上不同時期的相片作為說明。   唯獨白夜叉的資料欠奉。   相比起其他三人各佔十多頁的資料數據,所謂白夜叉的資料只有短短評語:   「真名不詳,生平不詳,年齡現約二十到三十五,相片及繪像欠奉,曾活躍於後期的攘夷戰爭,據識此人處事冷靜,分析力、行動力、應變力及戰鬥力均在前述三人之上,於戰場上尤如鬼魅,因名白夜叉。屬高度危險的人物。」   看到這裡,身後傳來紙門拉開之音及腳步聲。別過頭去,土方一面疲憊的走進來,兩眉緊鎖,看來跟近藤的兩人秘密會議沒有結論。雖然看到銀時拿著那份機密文件,但並沒有怪銀時偷看的意思。   「那已經不算是什麼機密了,你看吧。」   「嗯?剷除攘夷志士不是真選組的首要任務嗎?」放下資料夾,銀時沒告訴土方他所知的這份資料要多上幾倍。   「鬼兵隊被升格成為天皇的特別組織,他們早就不是攘夷志士了,這份資料要交回給他們。」嘆口氣,拿出香煙,點上。   「全部交回?不是只有鬼兵隊的人才依附天皇嗎?桂現在不是鬼兵隊的吧,坂本也己經不是攘夷成員。」還有我這個白夜叉。   「的確是全部交回,不過…我比較在意高杉會否召回他們三人…」   「辰馬很久沒跟高杉連絡了,桂跟高杉也鬧翻了,再說他們的意見總是相反,這方面不用太擔心。」不知不覺間把自己所知說出,完全沒留意到一旁的土方露出驚訝的神色   「你…為甚麼知道得這樣清楚啊?」不,回想到當年的池田屋事件,銀時也有在場的,莫非…   「我跟他們算是舊識…」輕摸文件夾的封皮,銀時的思緒回到跟桂及高杉學習的和平時期,即使外邊己經戰火連天,但松陽老師總會好好的保謢他們。以及縱使在戰場上,那個滿身披滿傷口仍裝作不在乎地呀呵呵呵傻笑的阪本。就像回憶上輩子的事,但其實才不過是三年前的光景。   看著沒再言語的銀時,土方心裡有萬千個疑問。答案,一切就在這個男子的心裡,但,我能承受到那些答覆嗎?   「那…白夜叉呢?」輕輕的,試探性的問道。   「死了。」銀時別過面,站在這裡的不是白夜叉,而是銀時,是再也不會變成白夜叉的坂田銀時。   「你就這樣肯定嗎…」   黎明前的天特別的黑,特別的暗,土方有點後悔問了這樣的問題。   為什麼自己要這樣的窮追不捨?從前不是己經證實過銀時跟攘夷志士沒關係的嗎?   只是舊識…   沈默片刻,銀時回過頭來,嘴角勉強的拉起,露出笑容,「你最怕的是真選組會被高杉及他的同伴盯上吧?」   土方沒有回答,眼神猶疑,銀時伸出手想去摸土方的臉,但最終又把手收回。   「就算白夜叉還未死,」堅定,讓人安心信服的眼神,就是這個眼神讓土方深深的著迷,也是這個眼神為他帶來安全感,「我也不會讓他傷害你分毫。」   《第參章‧完‧待續》   One can be a word that count as lonely -=-=-=-=-=-=-=-=-=-=-=-=-=-   撒花   那個人終於再度登場了。   第一次寫娼婦君但意外的好寫耶,   可能是因為比起銀時及土方來說,   高杉的行動比較直接把,   接下來登場的機會也會慢慢多來起來。   再來的是白夜叉終於(?)登場了,(撒花again)   回想到第一章的劇透,   各位親會覺得更疑惑吧,   鎖定本帖,繼續追看下去就是了。   不負責任的預告:下回高杉君會正式登場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