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肆章

  平常開朗親切的近藤一面嚴肅,發言比平常簡短,除了一句「請大家加油」外完全沒有作出多餘的詞句。而土方,除了抽煙外則完全沒別的表示,深色的眼圈把睡眠不足完全暴露出來。   更歪提他倆都罕有地沒有參加今早的晨練。   各隊長各自向近藤及土方點頭離房,唯獨身為監察員的山崎退留下。   作為一個密探,及工作上最接近土方的人,他知道土方今天會有特別的工作私下指派給自己。   但萬萬想不到,這項工作居然是跟蹤第五番小隊隊長武田觀念齋,如發現有任何違背局中法度的情況發生。   格殺勿論。   如果早在半年前,山崎一定會追問個究竟,畢竟工作的調查對像是真選組的幹部級成員,出生於軍醫學院的武田雖然在行動力及武功上是十隊長中不濟的一人。但作為真選組裡的兵學及文學師範,很多送上到幕府的文件也是經由他包攬的。從前不少行動的策劃也是由他負責,再加上有著一定醫學智識,對真選組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人才。   雖然武田會仗著自己的見認而有點自大,也因此令隊中某此平士隊員不滿。   但畢竟他是真選組的小隊隊長及師範。   如果早在半年前,山崎一定會追問原因。   要不是發生過伊東鴨太郎事件。   誰也不想去懷疑自家兄弟的忠誠度。   當時仍身為攘夷份子的鬼兵隊,挑撥真選組的參謀伊東鴨太郎,令其除掉土方及暗殺近藤,雖然很快便借助銀時的力量鎮壓掉,但因為牽連甚廣,部份幹部級的人也有牽涉在內,以及不少平士隊員都因此送走,其後再招回來的隊員都得經過嚴格的審查,雖沒有令真選組蒙上什麼污點,但也使組由元氣大傷。   用了半年時間才能重振昔日的士氣,也因為其他的建功才能提升到幕臣的位置,整個真選組總算能在幕府中抬起頭,不再是單純的守門犬。   山崎很清楚知道,土方及近藤一直為伊東事件自責。但他也很清楚相信,這倆人不會因為這次事件而變得疑心疑鬼,也不會因此而亂作猜測。   所以他什麼也沒有問,只是回以土方一個明白了的眼神,便轉身離開。 *  *  *  *  *   接下來短短的這一個星期,土方忙得不可開交。   現在不止近藤,連他也得出席幕臣的會議。據說是鬼兵隊的高杉向天皇提議,再把命令經由幕府下達到真選組,原因是近藤是武人出生,需要一個有點學識的人跟在其後免得他出醜。也難怪,直到把那份記錄著攘夷攘士的資料檔案交上去的那天,土方才知道自己一直追捕的是個怎麼樣對手。   負責接收文件的女生讓土方待在會客室呆了足足三個小時後,才把另一份更厚的資料交給土方。   像是嘲弄真選組的無能,那份資料所有的比真選組的更豐富,不但補足了真選組一直欠缺的部份,更把最新的資料列出。   除了得知高杉在攘夷戰爭後斷斷續續的去了幾次外星。   更知道了連桂小太郎以及阪本辰馬也加入了鬼兵隊。   土方一直站在鬼兵隊的官邸前,不理會路人行人投以他的奇怪目光,只是拼命翻看這份厚重的資料。   但對於他一直最在意的白夜叉,鬼兵隊一個字也沒有提及。這資料只記載著高杉,桂以及阪本三人的資料。   這個故弄玄虛吧,還是在暗示你將會有一天知道更多?   推推滑掉的眼鏡,土方冷冷地繼續站在近藤背後,聽著其他官員的發言。雖貴為幕臣的一份子,卻被其他的官員無限的輕蔑著。在這個一層又一層、一圈又一圈,大家都只會以玩弄權力為己任的世界裡,只懂得舞刀弄劍的真選組根本不會被重視。   借口說什麼地方不足,近藤一直是坐在門口附近角落的位置,而土方更連一個坐的位子也沒有,長長的會議時間他只能像犯過錯的學生一樣罰立。   這些屈辱他倆從不會向真選組其他成員透露。說了也沒意思,看門犬就算能步入家門也只是守門犬。   會議結束,各級的官員先後離開會議間,近藤跟土方跟站在門旁,向那些先行離去的上級鞠躬道別。倏然,一個鮮紅的身影擋在倆人跟前。   「高杉大人要見你們。」   要來的就跑不了,土方及近藤認命似的,跟隨著那女生走進會議間的最裡邊,旁聽席的位置那裡。   這是土方第一次跟高杉見面。   紫黑色的短髮,襯托那用一層又一層的紗布斜斜地綑著的左目,而智者的光茫則閃動於右目。薄薄的雙唇正揚出客套的笑容,看似弱不襟風的身軀,披著令土方很在意的和服。   一襲艷紫底色描著振翅欲飛的金蝴蠂和服。   高杉先伸出手跟近藤相握,再把手伸向土方。   明明是六月天,會議間的空調也不是調得很低。   那冷得不像血肉之軀的指尖害土方在雙手碰觸的剎那,有著尤如掉進冰窖的感覺。   輕摸著收回來的手,耳邊已經聽不清近藤跟高杉的對答。土方只是默默地退回近藤身後,垂目低頭。   「喂!高杉大人向你問話哦。」那穿紅衣的女生向土方呼喝,土方抬起頭,他記得這是那天在鬼兵隊官邸時負責接待他的那位女生。   「別對鬼之副長無禮,又子。」手向上一揚,但語調中完全沒有些許要責罵那女生的意思。「看來副長大人還不習慣這些沉長的會議,想必是太累了。」   語氣過份慈祥,作假得令土方想要向高杉揮上一拳。   「站了一天辛苦你了,我坐在角落看著也覺得心疼,」說到一半高杉輕咳了幾聲,再在袖子中抽出一管煙杆,點上。「下次我會向負責的人多要求一張椅子給你,要不你跟我坐旁聽席也成。」   援援吐出一口煙,目光不曾離開土方的臉,土方只能盯著地板看。   「晉助,下雨了,我特地來把外套拿給你。」是桂小太郎及他那隻奇怪的同伴伊莉莎白,還有一個長著淡橙色頭髮,小家僮似的男生亦步亦趨的跟著桂。   現為鬼兵隊參謀的桂小太郎,其地位僅次於高杉。結束逃亡的生活,桂明顯的露出跟昔日不同的風姿。簡單一套墨綠的和服。長而柔順的黑髮,高貴的氣質由內而發。他並沒有把真選組視為死敵,只是微笑向土方及近藤點頭致意。   在旁的伊利莎白也舉起寫著「你好」的板子跟倆人點頭,然後把板子一反,換上一句「阪本的小型飛船在等著」。   高杉先把煙杆交到又子手上,再讓桂幫他穿羽織。   「假髮,你不能對我這樣好哦,要不銀時那傢伙…」高杉繼續看著土方的臉頓了頓,彷彿在等待看好戲。   「會吃醋喲。」   話音一收,隨即旋身一轉,前呼後擁的離開。 *  *  *  *  *   銀時開著他那輛小小的機車,在商業區中焦躁的左穿右插著。   這幾天他因為有委託在身,都沒能抽空去屯所找土方。待今天有空,才從其他平士隊員口中得知土方每天也要外出,晚上都幾乎沒睡。當他想要找山崎去細問時又找不到人,連沖田也病了,能談的人一個也找不到。   怪不得這幾天十四郎會跑到萬事屋討吃。   從屯所出去會議廳途中遇上大猩猩。在微雨下近藤攪開車窗,對著碰巧因紅燈而停在旁邊的銀時匆匆的交代幾句,說什麼土方在會議結束後借口說要買蛋黃醬,一個人先行離開。   交通燈轉綠,還沒能弄清楚是什麼一回事。眼看載著近藤的車要駛走了,近藤把頭探出車窗說了一句:「萬事屋的,拜託你照顧一下十四。」   銀時只隱約知道土方出了點問題。現在能做的,是不斷在這一帶打圈,希望能碰上土方。   當雨勢漸漸變大之時,銀時終於見到那一個全黑的身影。雨水不停地落下,身影從卻沒跟天氣對抗,只是默默地讓他們擊打自己。髮尖掉落一滴又一滴碩大的水珠,那件黑色的真選組制服,在雨水的洗禮下變得更沉重。   十來秒後才感覺身旁走出一個人,土方慢慢的抬起頭。銀時看到土方臉上滑落了不是單純的雨水。再也抑壓不住自己的情感,伸出雙臂去緊緊抱著土方。而土方也沒作出反抗,任由銀時把他那濕透的黑髮壓在那雪白的胸膛上。   最後銀時脫下自己的和服將土方包好,替他套上的機車頭套,帶到萬事屋去。   回到空無一人的萬事屋,土方什麼也沒說。銀時看著他那精疲力盡的樣子也沒敢問什麼,只是削下倆人濕透的衣服,默默的把土方的頭髮擦乾。準備好被鋪,再把土方推去休息。   直到入睡,土方也沒作過聲。   這是土方第一次在萬事屋借宿。自來到江戶後便沒有在屯所以外的地方留宿過,本以為自己會不能入睡,但一碰到床舖才發覺自己是有多累,這一個星期每天能睡上三小時己經算不錯。被窩滿滿是銀時那甜膩的氣息,就像被銀時溫柔的抱著,手腳漸漸變得沈重,眼皮也不想再抬起來,意識也慢慢消失…   再度張開眼時,己經是次日的清晨。   晨光照在土方的面上,儘管他己經睡得很足,但仍窩在被窩裡不打算起來。   回想到昨天自己的行徑,土方正深深的自疚中。   他很清楚的知道,高杉所做所說的一切是要打擊自己的內心。目標不單是自己,更可能是借這一連串的行動來進一步打擊真選組。   可是一回想到高杉這麼親切用名字而不是姓氏來稱呼銀時,心裡又很不是味兒。   小銀、銀先生、坂田、天然卷、萬事屋、旦那…身邊一向只有自己會稱呼那人為「銀時」。   雖然他從沒有向銀時清晰的表示過自己的意願,但並不代表他不會在意那個天然卷。不論是現在發生的,將來會發生的,就算是過去的銀時,他也想弄個明白。   的確他曾派山崎去調查過銀時。說是沒有私心只是騙人的,雖說那次的調查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結果,但土方心底裡知道。   銀時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現在聽到高杉這樣稱呼他,更使他確信這一點。   這個可能是潘朵拉的盒子,即使如此,土方還是很想打開它。   畢竟,盒底裡還有希望。   土方翻過身來,才發覺自己不是一個人睡,十四郎一直蜷曲在被鋪上。伸出手去抱著這個伙伴,十四郎親密的用自己的面擦向土方的表示早安。放下十四郎後穿上銀時放在一旁己弄乾的真選組隊服,步出客廳。   難為了銀時整晚睡在沙發上。   土方笑笑,哎先不論這個人的來歷如何,有多利害,但睡相真的糟糕得要命。   薄被幾乎全掉到地上,肚皮裸露出來,嘴巴張得大大的,嘴角還有涎水乾掉的痕跡。   走過去撿起被子為銀時蓋上,冷不防被一把拉倒倒在銀時的懷裡。   「早安哦十四,」賊笑著,看來已醒來了多時。   正想要掙扎起來,可是想到昨天銀時冒雨找他,又害他睡了一晚的沙發,就讓他放肆一下吧…就五秒好了。靦腆的爬起來,再想到昨天會變成這樣或多或少是因為高杉那句「銀時」,就忍不住把一個直拳送到這天然卷的小腹。   不理會銀時弓在沙發中叫痛,自顧自的整理好亂掉的衣服,再去找吃的給十四郎。   「不過,你能恢復過來我便放心了。」從沙發上爬起來,披上和服。「讓我送你回屯所好嗎?」   一看時鐘,也好,從這裡騎車回好能趕上每早的小隊工作分派會議。   屯所一如以往的早晨,土方先到澡堂匆匆梳流,便走到近藤的房間。   各小隊隊長除沖田外都全到了,彷彿是為了等待土方的到來,土方才跪坐好,武田便搶先發言。   「多謝近藤局長及土方副長一直以來的照顧,但請容我離開真選組。」   《第肆章‧完‧待續》   Two can be as lonely as each can be -=-=-=-=-=-=-=-=-=-=-=-=-=-   看到大家的留言我才發現到這故事裡銀土是多麼的清水,   若有還無,淡淡的行動卻在內心充滿著激情,老夫老妻的…   那種「發乎情,止乎禮」的感覺希望不會令想看到某些動作場面的親失望。   很久前看過某些心理分析,   說想H的原因很多時是想被抱,嘛,我是很認同的這個說法的。   開始寫這篇不久時很想寫出神鵰俠侶中那種蕩氣迴場的感覺。   但我想再寫上十年把功力再磨練也不可能寫的出來吧?   楊過小龍女萬歲(?)   噢對了,文已經寫到第九章,   所以短期內維持一星期供應一篇這方面親們不用擔心。   星期五準時收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