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伍章

  看著要這麼急離開的武田,土方覺得此事應不止這樣簡單,不,應該說他應為高杉不會這樣輕易放過真選組。   但在這一刻又猜不透高杉的意圖,武田雖借詞說要希望回鄉開立自己的醫館,但土方可以肯定他將會轉投鬼兵隊,放開局中法度的「不可任意脫離組識」這條不算,也不能讓高杉這樣為所慾為。   不得意,只好把武田除掉。   在眾隊長出言挽留下武田之際,土方望向近藤,並把手按到配刀和泉守兼定上。   要殺嗎?   回望土方,近藤輕輕的搖了搖頭。   就是這種寧人負我,莫我負人的性格令近藤身邊有這麼多追隨者。因為大家都知道,即使有再大的兇險,作為局長的近藤也會站出來一力承擔。   就是有這個可信的背靠,所有人才會這樣奮不顧身的殺敵。   但也是這個性格,一旦有誰要起叛變之心。即使明知被賣掉也好,近藤也會忠直得幫忙數錢。   既然你是要做白面的爛好人。   那黑面的壞人就讓我來當吧。 *  *  *  *  *   由於武田希望能早日「回鄉」,所以暫定由土方先接手第五小隊的指揮及工作,再在一個星期後為武田舉行送別會。   山崎也在同一天向土方作出報告,這一個星期武田一直有跟鬼兵隊以及一些在伊東事件中離隊的前平士隊隊員連絡見面,也有固定的見面時間。甚至在近郊有一所宅第作為他們的聚集地。再加上武田完全沒有要離開江戶的跡象,種種證據也直指武田的野心。   可是作為局長的近藤仍不想作出任何行動。   他覺得,要離開真選組終歸武田自己的決定,現在他是名正言順的申請離隊,而非陣中逃脫,就算明明知道他將會轉投鬼兵隊也好,只要不會影嚮到真選組,那他就不打算追究。   但土方仍覺得此事隱隱籠罩著不簡單的氣味,回想到那晚無意間聽到武田跟高杉的對話,總是覺得高杉是借著武田對真選組的認識而特意招攬他的,高杉的目的不會只是武田一人。   想到這裡,抱著銀時的手不意的加重力度,再把額頭抵在銀時的背上。   自那天獨自離開淋雨後,雖然沒鬧出病來,但也害銀時十分擔心,加上銀時在近藤處打聽到開會時的事,他就一直放心不下。   除了土方會不會工作過度而累倒,他更擔心的是不知道高杉再下來會耍什麼手段。   對於高杉這個前伙伴,銀時相信如果普通的一對一的單打獨鬥,土方絕對有勝出的可能。   但論計謀及心計,即使是鬼之副長,高杉絕對可以把土方玩弄於股掌之間。   不出所料,今天土方是板著面大步走出會議間,毫不避嫌的牽起銀時那半脫的右邊和服袖子,什麼也沒說,用逃走似的速度把銀時拉上機車。   而被強行拖走的銀時,好奇回望會議間,跟剛步出來的高杉打了一個面照。   揚起半邊嘴角,高杉眼裡露出像是小孩玩得很痛快的神色。   銀時沒敢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開著車,在等交通燈前等候時,就聽到土方喃喃自語地在說什麼「情願站一天也不要跟高杉坐一起。」   果然是被欺負了,而且是這種令人無從報復的小小心理手段。   回想到高杉還要裝成姊妹淘似的在土方耳邊說悄悄話。   「別太擔心,」高杉不忘吹一口氣到土方耳邊,「很快真選組便不用再來開會的了。」   是指真選組將會連出席的資格也沒有,還是…   土方不敢多想什麼   現在想做的,就是把武田離隊的真正目的揭開。   回到屯所,才換上便服便把躺在一旁看漫畫的銀時扯起,把他拽到練習道場,一口怨屈之氣最好是發洩在銀時…不,而是借體力宣洩出來,把所有的不滿借著竹刀的揮舞釋出,恨恨的交鋒著,你來我往。   自上次因為沖田的原因讓他們有機會對打了一場後,陪土方練劍也變成銀時的習慣,不過跟那次的對打不同,現在他們執起竹刀是以練習為主,招式的磨練,力量的提升,速度的求變,攻守的應對,都是他們練習的目的。   不斷地加強自己的實力,雖說現在太平盛世。   但也很難保那一天,得會重回戰場。   直到汗水滴滿木造的地板,倆人才結束練習,看到他倆把竹刀收好,一直在旁打瞌睡的十四郎高興得亂鑽。   輕輕逗玩著十四郎,看到土方的臉容悄悄放鬆,銀時也安心下來。   這傢伙總是只會擔心真選組,對自己的事完全不理會,銀時拿著毛巾,把土方滿頭滿髮的汗水擦乾。免得他受寒生病。   因為知道他就算生病也不會停下來。   現在想做的,就是把土方抓到浴堂一起洗個澡 *  *  *  *  *   這個星期跟上星期完全相反,才眨個眼就走到週未。   這天大家為了武田離開,決定為他在屯所內開一個小小的歡送會,聽到有吃的銀時當然不會錯過,雖然他一直不太喜歡武田。   他那種自視甚高,不可一世,以及對現況不滿足的貪婪眼光。   最近更是毫不掩飾的表露無遺。   時間尚早,歡送會還未開始,土方仍在近藤房中談論要事,銀時徑自到土方的房間,半躺抱著十四郎看漫畫。   但被今天的主角打斷了興致。   「想不到旦那也會來,」工作時間結束,武田換上起居服。「還是應該喚你為…」   故作神秘,跪坐在銀時身旁,並把嘴巴靠近到一個令人討厭的距離。   「白夜叉大人?」   翻著書的手微微一頓。   「你知道的不少嘛。」明明是同一雙紅眼,但現在散發出來的是像要把一切都砍毀吞噬的神彩。   「雖然高杉大人曾下令禁止我們跟你接觸,但只是打個招呼應該沒關係吧。」武田露出一面老子什麼也知道的表情,讓銀時對他的評價跌至新低。   一個翻身,單手握著武田咽喉,並順勢把他按倒在榻榻米上。   「難道晉助沒告訴你為什麼禁止你們跟我接觸?」特意親切的只喚高杉的名字,示意我跟你這見利忘義的卑鄙小人是不同的級別,白皙而纖幼的手指慢慢收緊,發出匪而所思的力量,把武田握得使不出任何反抗的力。   嘴角上揚,瞳仁紅得彷彿會滴出血來,這就是為什麼當年銀時會被喚為白夜叉,隨風飄揚的白髮及通紅的雙目,宛如能把妖魔鬼魅都消滅的夜叉。在戰埸上無人能敵,只會直接把敢擋在他跟前的生物送到無間地獄。    誰也不敢招惹的白夜叉。   「晉助就是怕我會一個人把你們都挑了。」   銀時慢慢收緊指頭,武田的右手苦被銀時單膝跪壓著,雙腳亂蹬,左手則想要拉開銀時叉在他頸上的手但不果。呼吸困難,頸動脈被壓著,意識開始迷糊。   「回去告訴高杉,如果他敢亂碰真選組,我可不會再念以往的情誼。」   手一鬆,辛苦的摸著自己的喉嚨劇烈的咳起來,得回自由的武田不敢多作逗留,逃也似的離開房間。   拾起被掉在一旁的漫畫,可是再也沒有看下去的心情,把此事全看在眼裡的十四郎伸出爪子去慰問銀時,再也按耐不住,一把抱起十四郎,緊緊的,淚水滾滾的掉落在純黑的皮毛上。   十四,你真的知道今次的對手是誰嗎? *  *  *  *  *   另一邊廂,土方跟近藤在聽著齋藤終及井上源二郎送上來的錄音。   齋藤終的年紀只比沖田大一點,但劍術跟沖田可以說不相上下,雖然跟近藤等人並非同門,但在武州時便已結識,善惡分明的個性很得眾人的欣賞,雖然在真選組內的身份並非監察員,但不時會受近藤所託去執行一些秘密行動。   而作為第六番小隊隊長的井上,年紀比近藤還大上幾歲,同為試衛館天然理心流的同門,同樣在武州時便跟近藤等人混在一起,天性沉默寡言,總是默默的工作,但無論幹什麼事也是很乾淨俐落的,很受近藤及土方的信任。   就像今天,井上來到近藤的房間,一言不發的把一個小型數碼錄音機放下。   那是武田跟井上的對話錄音,接收有點不太清晰,應該是井上把錄音機偷藏在身上進行偷錄的。   這並不是重點。   縱使對話內容有點沒頭沒尾,但很清楚的得知,武田在拉攏真選組的隊員轉投鬼兵隊。   「幕府很快便會失權…」   「做人要懂得看清時勢…」   「一輩子做走狗並沒有出路,真選組就算能繼續下去也只沒有多大的作為…」   「高杉大人說一定會優待我們…」   同樣有被武田拉攏過的齋藤表示是他當時是一口拒絕武田,不像井上這樣沉著氣假裝要時間考慮,再準備好機器套武田把話多說一次留下證據。   土方及近藤不敢猜想還有誰亦被武田這樣的拉攏過,用唯一的意識把錄音機關掉。   早就知道高杉不是個簡單的人,但想不到他打算這樣把真選組的人都拉走。   讓他們走,真選組的實力會大為降減。   不讓他們離開,就算能把人留住也未必能留下那份忠誠,養虎為患,很難保那天會再起來做反。   不費一兵一卒,單單幾句傳話就把真選組打得七零八落。   近藤只好兵行險著。 *  *  *  *  *   夜深,特地為武田所舉行的歡送會結束。難得最近一直臥病在床的沖田終於好轉可以參加,而且在近藤的安排下,連同第三番小隊隊長齋藤終,一起把喝個半醉的武田送回他在屯所外的宅第。   本來不算是熱鬧的地區在深夜變得更冷清,路上都沒遇上什麼人。   本來默默的踏著步,走在最前的沖田突然轉身問道。   「武田先生。你認為高杉會不會收我進鬼兵隊?」   一字一頓的慢慢道出問題,就怕半醉的武田沒法聽清楚他人生中最後的對話。   「你嘛,當然會…」酒氣從武田的口裡飄出,沒多細想便口沒遮欄的說:「其實除了近藤及土方,高杉大人都很歡迎大家加入。」   啍著歌,停下步,武田搖搖擺擺的站著,像是沒留意到沖田那露出殺氣的臉。也沒留意到三人正處於空無一人的小巷。   像一頭被踩到尾巴的貓,瞳孔完全的張大,閃著異樣的光芒,全身的毛髮也彷彿通通豎起,左手的大母指抵著刀鐔。   「沖田君年紀輕輕便成為小隊隊長及劍擊師範,可惜一直被土方壓著沒法再提升,要不近藤的位子讓你坐也不是沒可能。」   「噯噯,你不稱呼土方為副長我是沒關係,」寒光一閃,沖田的菊一文字沒入武田的小腹。同時另一把刀由武田的背穿入,沾滿血的刀尖從胸口透出。   「好歹也要叫近藤為局長,或是老大。」齋藤把話接上,兩人同時把刀抽出。   欠缺忠誠及靈魂的軀殼失去支撐,像一抹爛泥巴般倒在地上,背叛者的血液流滿一地。   還劍入鞘,沖田突然猛咳起來,一旁的齋藤正要幫他掃背時,酒紅色的眼瞳往上一番,然後倒地不起。   《第伍章‧完‧待續》   Searching and pretending -=-=-=-=-=-=-=-=-=-=-=-=-=-   話說,我不是派便當的高手…   在早期的定案中,武田該是在第三到第四章左右退場的,   但這傢伙居然命大的能撐到第五章結束(這是你自己在一直爆字數好不好?)   (再話說…真的沒人發現伏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