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陸章

  幾天後近藤及土方仍舊前往參加會議。一如最近的安排,近藤坐在最近大門的角落,而土方仍得跟高杉坐在旁聽席。   對於武田的一事,鬼兵隊當然沒作任何表示,所以土方完全沒有打算跟高杉作任何交談。   但這不代表高杉不會作出主動。   「我聽說了,真選組的人被劫殺了哦。」勾勾嘴角,沒等土方作出回應,高杉用細碎的語調繼續在土方耳畔道,「其實也不用太傷心,只是一隻見到骨頭便會亂認主人的狗。」   土方別過面,不想去看高杉那得意的表情。   「不過嘛,連骨頭也未到手便落得如此下場,還真可憐。」得勢不饒人,有風駛盡帆,就想看那高傲掘強的鬼之副長要如何應對。   「會背叛舊主人就也會背叛新主人,」土方回望高杉,眼神堅定。「與其養著一個不知何時會反咬你一口的狗,不如及早除掉或送人。」   說白了,武田這些計時炸彈你就隨便拿去好了,真選組才不會在乎。   反正,硬把這種人留下也沒意思。   「說得也對,」高杉露出像跟朋友閒談的面容跟語調,還有令土方覺得心寒的親切笑容。「那我得搶先把白夜叉拽回來才成,要不然那傢伙會投入別人的懷抱。」   剛好會議結束。高杉對著土方微微一笑,就離開會議間。   留下滿心憂慮的土方,說不定那個尚未現身的白夜叉才是真選組跟幕府最大的敵人。   這是土方及近藤最後一次來會議間,接下來的日子,真選組被告知無需再出席任何會議。 *  *  *  *  *   而當時解決武田後昏到的沖田,被齋藤背回屯所,休息了一晚便回復精神,更親切的拿著大炮把到他房間慰問的一干人等包括近藤都送走。   隨著轟天巨嚮的大炮聲及隨風飄散的硝煙從屯所一角飄揚,江戶的夏天。正式來臨了。   自從不用再出席會議,土方及近藤變得清閒得多,再加上每間幾天就會被告知某某攘夷份子正式成為鬼兵隊的一員,變相使真選組不用再去抓攘夷份子。   真選組現在餘下的工作,就是在松平片栗虎以及將軍有需要之時,作為他們的特別守衛隊,以及繼續參與一些大江戶警察處理不來的突發事件。   總算回歸升上幕臣前的平靜。   山崎繼續穿著學生運動服練習揮羽毛球拍。   近藤繼續偷偷跟蹤著新八的姐姐阿妙,還不時被打得口青鼻腫的回來。   沖田繼續跟神樂在不同的玩意上比拼著,由抓甲蟲到蝌蚪,比爬樹到鎚子格鬥…或是合謀偷偷把土方的蛋黃醬埋掉…總是為大家添上不少麻煩及歡樂。   而銀時及土方,則像從前一樣。   不敢在他人面前表露出太多情感。   眼看沖田跟神樂這樣吵吵鬧鬧,或是像近藤這樣就算遭到阿妙無限次的拒絕仍死纏爛打,他倆心底裡,有的只是無限的羨慕。   只有在無人的房間,他們才敢握著對方的手,把面埋在對方的脖子間,去感受跟自己不一樣但令人迷戀的氣息;深深的擁抱彼此的軀殼,彷彿透過相擁,才能為墮落的靈魂找到救贖。   明明知道不會有結果。   但已經愛得不能自拔。 *  *  *  *  *   「今天只有一項委託,我一個去就可以了。」銀時一大清早起來,除了為新八及神樂做好了早飯,更為自己準備了份量有點多的飯團及麥茶。   盛暑來臨。新八及神樂巴不得不用外出工作。可以借這天好好欣賞剛買回來的新CD及找總悟決鬥,所以也沒追問銀時今天的工作內容。   不過就算問了也不可能得到答案,總不能告訴他們今天的委託者是真選組鬼之副長,而委託內容是「陪委託人到郊外的河邊散步」吧。   看著兩個各自找活動的小孩,銀時偷偷在餐盒裡多放一支蛋黃醬。   艷陽高照,烈日當空,銀白的小機車在公路上飛馳著,為騎車的倆人帶來了難得清風。   難得今年夏天將軍離開了江戶,真選組不用負責祭典的保安事宜。除了可享有特別的假期外,更可以平民的身份參加祭典。   但在這之前,土方說要去郊外散步,而且更指定要去接近河川的地方。   平常絕少會向銀時請求什麼,這點小小的要求當然要做到最好,把今天視為正式的約會,細心的確定目的地,也特意的準備好食物。   不料到達後土方三扒兩撥的解決了銀時弄了一個早上的餐盒。再把空出來放食物的的籐籃子拿到河邊,蹲下…   拔野草!   「喂喂,你不是說要來休息的嗎,還有剛才的食物阿銀我弄了一天的啦,好歹也說句好吃吧!」   「嗯,蛋黃醬的味道不錯,謝謝招待。」   銀時沮喪的跌坐在雪白的野餐布上,難得這是他們第一次正式的約會,而且更是土方這個彆扭王主動提出的。   「下一次的休假,我想到有河川的郊外,你能陪我嗎。」   明明是這樣說的,但一來到就說要吃,吃完就一聲不嚮的走到川邊拔野草。   躺下,透過婆紗的樹影去看天上的浮雲,輕飄飄軟綿綿的,就像祭典上會看到的棉花糖。   嘆口氣,也擺,想到土方前陣子忙得連睡的時間也沒有,也發生了這麼多的事,那晚跟他坐路攤吃拉麵明明只是兩個月前的事,但感覺就像很久以前…   側著頭,不遠處的土方仍舊在採野草,他喜歡就好了。風微微的吹動樹葉,河川的波光反映著太陽的發出淡藍的光芒,閃閃發亮。油亮的綠草地,映得一身黑浴衣土方特別的觸目。   靠過去蹲到土方旁,才發現他並不是單純的拔草,正確點來說,土方是在採藥草。   籐籃裡的藥草也放到半滿。   「這個,能吃的嗎?」拿起一小株。湊到鼻前嗅了嗅那淡淡的草香。   「做傷藥用的。」   「什麼傷藥?」全靠天人的科技提升醫學技術,現在幾乎沒人會自己煎藥湯及用從前的方式醫治任何傷病。   「石田散藥,治刀傷的。」斜斜的瞄一眼銀時,看到他那狐疑的目光,便補上一句,「要不要親身識一下功效?」   就是說再敢多言就拿起刀給你來一個口子。   果然,銀時乖乖的閉上口,按著手上的藥草樣子,去幫土方採。採了滿滿一籃後,倆人就靠在河邊把藥草沖洗,再小束一小束的綑好。   川河反映出麟麟的閃光,洗好藥草的銀時脫下鞋襪走到淺水處想要抓魚,魚沒抓到,卻又踏到長滿苔蘚的石塊滑倒,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一旁的土方幸災樂禍的抱腹大笑。   「好樣的,有種別逃。」從淺水處爬起來,走上岸把仍在大笑不止的土方攔腰抱起,扛在肩上,雖驚覺銀時要使壞,但仍禁不住笑聲,才伸手拍打了銀時的背幾下,便被摔進水裡。   河川的水被曬得微溫,倆人索性脫下外衣。用作為捕魚用的工具,生一個小小的火種,把魚直接穿在樹枝上烤香,而濕透的外衣則胡亂把大部份的水扭出便平鋪在草地上曬。而人則半躺在樹陰下吃魚閒談。   「好久沒這樣悠閒過,」土方滿意的伸展一下手臂,又重躺回銀時的臂彎裡,倆人是靠得如此的近,心的距離也彷彿拉到最接近的境界。「你知道嗎,我的家只是普通的鄉下郎中。」   露出好奇的目光,土方的家裡事也是第一次聽說。   「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我爸在我出生前已經不在了,媽也我在六歲那年離開。」語調中沒多大的傷悲,心已被身邊的事物磨得很堅強,「二哥嫂帶大了我,雖然他們都很疼我,但總是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從小便想離家獨立。」   「長大後做過學徙,但總老是跟店裡的人吵。工作總是做不長久。」輕輕翻身,把目光從樹梢轉到銀時的臉上,「待學會了家傳的藥方後,就一個人離家賣藥,過著流浪的生活,也輾轉從不同的方式去學劍。」   「只有在握著劍時,才會確實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銀時很認同土方的話,自少失去父母的他也是過著被他人收養的生活,連他在內松陽老師收養了十來個都是孤兒的男生,靠著老師一個人帶大他們,教他們讀書,教他們揮劍,教他們忠主,教他們尊皇…到頭來這麼一個好人卻不明不白的被害死。   意識到銀時那不正常的沉默,土方撐起身來,伸手去撥攏那銀白的卷髮。   「那你呢?」期望的眼神閃現在銀時跟前,但腦海裡松陽老師的死前的話仍揮之不去。   回想到老師那蒼白的手指著飄天飛舞的木棉絮,把那白白綿綿當成飄雪。   生在雪國的老師,是在想念故鄉的雪境吧?   抿一抿唇,相比起土方近乎純潔的成長歷程,他那些過去只充滿殘酷,光是作為攘夷志士的那幾年,手上染過多少同伴及敵人的血多得數不清。   他從沒怪責過高杉及桂,他只是清醒得最早,看得太清楚,知道攘夷並不是唯一的路。   還是說,他不夠堅持,辜負了松陽老師的教導?   有時候,銀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得存在於這個時代這個時空。從戰線退下來後,這個感覺特別強烈,在遇上新八跟神樂後,隱隱有點抓著某種新的感覺,在遇見土方後,他終於明白。   這是想要在自己能力範圍裡,保謢自己最重要事物的感覺。   無論是土方的安危,他身邊的事物,還是他那種一心一意要追隨近藤,保謢真選組的純潔想法。   也是銀時現在的保謢對像。   「我才沒有值得炫耀的過去呢,」伸手揉亂那墨黑的短髮,銀時還未有心理準備讓土方知道更多。   就怕那雙沾滿血的手被最愛的人看到。   雖然沒得到期待中的答案,土方只是溫柔的笑了笑,對於眼前的這個人,總是著觸摸不到的感覺,明明就在這裡,明明只要靠近十公分就可以吻到對方的唇,但,總是不清楚這個人的想法。   明明自己應該是跟他接近的人。   唯一知道的就是用硬也好用軟也好,這個銀毛頭不想說的,就是用什麼方法也不可能令他回心轉意。   對著這種沒法得知對方底細的人,土方總會帶著戒心。但對著銀時。則對他生出一種不由自主的信任,無論是身也好心也好,即使銀時沒開口說出過任何承諾。   土方也確信銀時會保護他的周全,好讓他能放心放手去為真選組做事。   這就是愛嗎?   《第陸章‧完‧待續》   As we wonder each through this world -=-=-=-=-=-=-=-=-=-=-=-=-=-   「彷彿透過相擁,才能為墮落的靈魂找到救贖。」每次重看到這句…真的是我寫的嗎?(掩面)   太華麗了太萌了,我怕以後寫不出這樣句子。   話說,有些人做事是著眼於結果,不理會過程;但有些派別則完全相反,不在乎結果只在乎過程。現在這篇的銀土就好像是後者,明明知道沒有結果,但是仍追求「結果」前的過程…   好像愛的有點痛苦,跟現實中的我所追求的是完全相反呢…   *抱歉,上星期去了一個沒法上網的鄉下地方所以沒有貼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