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捌章

  即使九兵衛身為女性已經不是個秘密,但多年來作男性打扮的他仍改不了穿男裝這個習慣。長而墨黑的秀髮束在後腦,部份留海垂在臉的兩邊,黑色皮製的眼罩緊蓋著失明的左目,不施脂粉,內穿寶藍色男裝上衣連同色長褲,外邊套著雪白底滾棗紅邊的長袍,差不多跟她嬌小的身軀一樣長的袍子。   冷淡但不失禮數,九兵衛像一個男子般向近藤微微點頭示意問好,再跪坐在近藤跟前,彼此之間相距一個只是短短的距離。   「客套的話我們就免說吧。」九兵衛用著一貫冷酷的語調,只見她把手上拿著的文件張開,平鋪好後遞到近藤的面前。   「今天請你來沒別的事,只是想要你在上邊簽名。」   疑惑的拿起那份文件,與其說是文件都不如說是一份表格。單調的白底黑字,清晰的說明文件的內容及其法律約束力,才看到頂部的說明,近藤已經驚嚇得說不出話來。這是開玩笑吧?突然之間要他簽這麼一份會影響他一輩子的文件?飛快的由頂部的「結婚申請表」跳到底部,中間的資料都確確實實的填寫好,男方的名字的確是近藤勲。   「這是什麼意思?」把他召來居然是要他簽這份申請表?雖然知道自己已年過三十,名義上是幕府裡的要員,早就該成家立室。近年來作為上司的松平叔也多番為他介紹女性,甚至曾為了鞏固近藤的形像而差點要他跟外星的王女聯婚。雖然事件最後告吹,也讓松平叔得知近藤已有喜歡的人而把所有相親的事都放一邊,也因此清閒了一會…   一想到自已喜歡的人,近藤心裡一甜。跟自己一樣出生於道場世家,溫柔而堅強的女性,有著無比的包容度,比誰也有著更令人傾心的感覺,是自己最憧憬的對像。面對著這樣好的女性出現在自己身邊,近藤有時也會覺得配不上她,但仍是向她展開熱烈的追求。   雖然被她百般拒絕,也因為自己太纏人而受到拳打腳踢,但近藤是有發現到,她的態度是慢慢的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軟化中,無論是揮來的巴掌力度有減輕,或是偶爾向他所展露打從心底裡的微笑。   只要再給多一點時間…只是一點點…   近藤知道只是時間的問題,總有一天,她會接納他。   但已經沒機會了,作為一個連自己的婚姻都不能掌握的男人,有這個資格等到最後,待所愛的人肯首嗎?   「現在不是向你請求,而是命令你,希望你能清楚明白這一點。」看到近藤的猶疑,九兵衛冷冽的語調把他拉回現實。   是的,這可是命令,而不是請求。自己,是沒有拒絕的空間,也不能談什麼條件或是反要求什麼。   早在由武州抵達江戶的那一天,近藤就已經明白,他的身份並不再是道場的宗師,而是真選組局長。   是的,現在這個位子是他自己爭取回來的,為的是有一個可以安置眾兄弟空間。由武州追隨他來到江戶的兄弟,即使自己再無能仍深深相信自己的兄弟,仲使是槍林彈雨的惡劣環境下中仍會立在自己身邊甘願作為肉盾的兄弟…   這些年內,欠他們太多,太多了…   所以自己也不能自私,任何上邊發下來的命令,只要不會影嚮到兄弟們,他都得乖乖順從。   只不過是娶妻,看來今次的對像是江戶人吧,不是猩猩已經不錯…近藤的視線開始被自己的淚水弄得糢糊,握起一旁連同表格遞到自己跟前的墨水筆,在九兵衛的注視下,顫抖著手,想要把自己的名字簽上去。   糢糊的視線下,近藤才第一次發現女方的部份資料同樣已經填上,不雅的用衣袖擦眼一看。   再擦,再看。   這是作弄他吧?本來已經立好對像是誰也沒關係的決心,自已的一生早就交給將軍交給幕府。再無理的要求也會按著做。   但無論如何,這是個即使要自已切腹也不能答應的對像…太荒唐了吧。   填寫在女方欄位的名字居然是… *  *  *  *  *   九兵衛開始搞不懂這兩人的想法。   打從第一天認識這位真選局局長開始,她就已經知道他一直追求著自己的兒時玩伴。   即使自己跟她有著左眼的約定也好,也差點因為自己的任性而硬把她娶進門,誤了她的一生,但她仍肯伴在自己的身邊,為自己的左眼做著種種補償。   多次跟她表明過,不用上班的時份就該去找朋友去玩,或是找個男朋友,而不是整天留在柳生大宅,雖然九丘衛並不是介意。   「沒關係的,小九你就是我的朋友嘛。」   每次也會得到這樣的答覆。   那,男朋友呢?像你這樣的女性總不會缺乏追求者吧?   「嗯?」淺淺的一笑,把目光逃避九兵衛的注視而放到遠方。「的確是有…」   沈默,笑容變得有點苦澀。   「但這並不是我可以接受的對像。」   的確有著很厚很可靠的肩膀,跟自己一樣是道場出生,有著不錯的劍術,隨和的個性,沒有什麼架子。除了年齡跟自己有點差距,總的來說也沒什麼可挑剔的地方…   可是就是身份差的太遠。   他貴為一局之長,跟自己因為父母雙亡家道中落而成為陪酒小姐,實在…   高攀不起…   即使相識時對方已經清楚自己的身份,但仍不斷向自己展開追求,而自己也不斷以各或方法去拒絕去打擊他的好意,但他總是會在第二天捲土重來。   絲毫不會妥協,也不會屈服於任何威脅,即使面對著自己的拳頭,也不會逃避。面對著這樣的溫柔及笑臉,慢慢揮出去的巴掌,也變得無力起來…   總是受不了,對自己太好的人。   當知道他要跟外星的公主聯婚時,她的確著實高興了一些時候。不是挺好嗎,不用再跟他糾纏下去。雖說他的對像是頭巨大的母猩猩,這是有點可憐,但好歹也是位王女,相比起自己…   跟他相配得多…   也這樣想過就這樣嫁給小九算了,作為左眼的代價,一生一世留在小九身邊。   不是挺好嗎?   不是挺好嗎...   但居然被他救出來。   為什麼呢?即使是有婚約在身,仍對我這樣的好。   心裡居然燃起不想把他讓給其他人的想去。   破壞他的訂婚會場,借著要把弟弟帶走的名義,把一眾猩猩鬧得天翻地覆。   果然,自己還是…   接下來不久,就得到他升為幕臣的消息。   兩人的世界再一下子拉到無窮的遠,而他也消失在自己眼前。   再也不會有人突然在自家的矮桌下把頭伸出來;再也不會有人在指名她後只是靜靜什麼也沒說只是呆坐一晚;再也不會有人站在清晨的橋心,把半糊掉的紅豆雪糕遞給剛下班的自已…   再也不會有…   「但他那陣子只不過是工作太忙罷了,所以才沒有找你不是嗎?」   即使現在的工作變輕鬆,也變回像相識最初時那愛整天黏著她的樣子。但他仍是個幕臣,仍是一位局長。這是不會變的。   「你就是這麼在意他的身份嗎?」   我能不在意嗎?   「只要不是局長就行了嗎?」   如果只有這一點點問題就好解決得多。我還有一個弟弟哦。有那個夫家能大方同時接受一對欠債累累的窮姐弟?一個是陪酒小姐,一個是近乎無業的青年。   姐弟倆就這樣相依到老,這就是早已定下的結局。   「不要想得太絕望,」九兵衛遞上一張空白的表格,「即然這樣,就讓我給你找夫家吧,我保證對方也會好好的對待你的弟弟,不過條件是不能反對我所挑的人。」   彷彿是豁出去,她就在女方的一欄簽上自己的名字。 *  *  *  *  *   「這…這是什麼意思?」罕有粗暴的口吻,近藤不顧九兵衛是不是他的上司,握著表格的手氣得在顫抖。   對近藤來說的確是夢寐以求的結局,他心裡隱隱的覺得有點不對。「這是個陰謀吧?」   「對,」沒有否認,九兵衛即使被近藤怒目而視也沒有絲毫退縮。「近藤局長,現在的形勢難道你還沒有看清嗎?」   「鬼兵隊歸附於天皇,就連幕府將軍也得聽令於他們。」頓了一頓,九兵衛的表情只有變得更嚴肅,「按我的情報得知,不久天皇將會正式要求幕府交還一切的權力。到那時候,不但是幕府,就連你們真選組以及直屬於幕府將軍的一切組織也得解散。」   如不是早己在土方口中得知高杉的陰謀,近藤一定不能反應過來。他沒作出回應,任由九兵衛說下去。   「柳生家雖代代生為幕府的謀臣,但由於從不是正式的幕臣,也沒掌握過任何兵權,借此可以逃過一劫,但無可奈何的必需轉投天皇之下。」   「相對於柳生家,真選組就沒這樣的運氣。不但是真選組,就連成立真選組的松平大人。甚至是將軍大人…」   「從古到今,沒有一次政權交接是能不流血的。」近藤接著道,結果還得退回武州嗎?   「別太天真,近藤局長。」彷彿看透近藤的想法。「成為真選組三年多,你們追捕攘夷份子時,難道沒殺過任可的攘夷份子嗎?還是你認為,鬼兵隊的人會大方得不用任何方式去為那些人報仇嗎?」   不愧是柳生家,就連一個小小女子也能把局勢看的那麼透徹。近藤無言,如果真選組被癈除,被鬼兵隊反追捕…他不敢再想下去。   一旦沒有幕府這個靠山,真選組所有人的下場只會比死更難受。   「但這個並不是要我簽這份文件的原因吧?」如果自己是有危險,更不可能把她拖下水。   「到時候你便會明白,」一面你現在沒有知道詳情的權限,「這份文件的存在只有你,我以及她知道。」   「如果你以為你跟她的關係仍能撇清,那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不旦是真選組的要員,就連萬事屋以及跟你們有著些許關係的人,都早已被記下底細。」   就像誤闖魚網的魚兒,當漁夫還未把網收緊時魚兒是不可能發現網的存在,但當發現自身的環境時已經太遲,下場就只有被拖離水面任人宰割。   「要你簽這個並不是為了你,我只是希望,你在最後一刻能把她帶離江戶。」   柳生家已經沒有辦法能逃出這個魚網,結局就只有永遠的被放到水族箱內供人觀賞。但真選組仍是可以逃離,到收網的一刻,即使放下自己的性命不顧,柳生家也會在魚網中制造出缺口,讓將軍這條大魚離開。而她,就可以連同護航的真選組,永遠逃離。   雖說現在決定一切未免太早,而且計劃仍有著不少漏洞及問題,但很難保證,手握魚網的人會在何時收網。   「很感謝你這麼為她設想,」把一直握在手裡的表格平鋪好,「我雖然只是一介武夫,對於很多事都不能理解及明白。」   「對於她,現在我不奢望能跟她結成任何關係,」如果還在一個月前,大概會是興奮的把名字簽上。但現在自己就正如九兵衛所說,是一個伴同著危機的人,別說是幸福,更可能會把她捲進不必要的危險。   再說,看樣子她對這事並不知情,所以更不可能借著這個機會去得到她。名義上也好法律上也好,畢竟由始到終,自己想得到的是她的愛,並不是任何的關係。   想到這裡,近藤不再猶豫的抬頭,聖潔的武士魂儼然在爆發,「我會用我全部的生命去愛惜她,保護她。即使她所愛的不是我。」   保持跪坐的彎下腰告別,近藤帶著崇拜的表情輕輕撫著表格下方構成著「志村妙」三字的墨水,不捨的把文件推回九兵衛的跟前,然後站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收回文件抱在胸前,九兵衛完全的迷茫了。   《第捌章‧完‧待續》   Where hearts go ? -=-=-=-=-=-=-=-=-=-=-=-=-=-   這篇是我寫得最順手的一篇,嘛…想不到近妙比想像中好寫。   很喜歡寫小九,這絕對因為我Cosplay過小九,也因為小九的成長背景跟我有點像,想要獨立,但其實有不少地方不得不依靠著他人。   接下來柳生家仍會有登場的機會,東城他們也會登場小九也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