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玖章

  欠缺活動的機會,餘下堅守的隊士們都借每天的晨練來保持自己的身手。眼看日漸變少的工作,大家不但沒有投閒置散,反而是借這個機會好好休息,養精蓄銳。   相比起來,萬事屋的工作接連不斷。白天見到面的時間變少,假日更加甭提。有幾次是土方早上起來拉開紙門,就會發現銀時倒睡在自己房間外的走廊上,只好把他拖到自己的床鋪上讓他繼續睡。而每當晨練結束,床鋪也只會餘下銀時的餘溫及仍捲成一團的十四郎。   真是古怪的行為,每次這樣做,也好像只是為了在被土方拍醒的一刻能見上他一眼。   同樣,近藤的行徑更是令土方覺得不解。自那次他單獨外出回來後,沉默的時間變多了,也很少外出。除了跟松平公見面外,都只會在清晨出去,但總會在晨練開始前回到屯所。   而沖田,該說這是正常到不行的現像嗎?看來整個屯所也只有他繼續維持著自我,每天每時每分每刻,都戴著那個可笑的眼罩睡覺。   不單是真選組,就連幕府政府都日漸被市民及政黨評擊。鬼兵隊加入天皇後,每每發表的言論都是圍繞幕府的過失及缺點為重心,苦於沒法還擊或分辨,幕府只好受盡輿論壓力。   與此同時,天皇也發表了對於幕府將軍的感想。天皇表示很感謝德川家多年來對日本的供獻,雖多年來日本雖然都是以天皇為中心,但軍權及政權一直在德川家手中,很多重要的政策實施時都沒經天皇的肯首便作出決定,就連二十多年前開國的決定也是幕府單方面的決定。這事一直令天皇一族耿耿於懷。   但無奈當時天皇的年紀仍輕,能力有限。但現在則不同了,不但有著鬼兵隊這班尊皇的軍師,而且透過鬼兵隊總督高杉晉助及參謀桂小太郎的遊說及大力推動,以長州、土佐、薩摩藩等為首的貴族及名門等權貴人仕都決定背棄幕府,直接向天皇示忠。一時之間,江戶城裡都只有尊王皇倒幕的聲音。現在只餘下會津藩的松平仍緊隨幕府的德川家,以及當年被松平提拔的真選組。   大勢所催,作為幕府代表的德川家不得不作出反應。當德川家試探式示意或許把政權轉交回天皇手上時,所有的尊王派則表示很樂於聽到幕府提出這樣的意見,但他們不同意幕府分多年慢慢把軍政大權慢慢交還天皇的提意,硬是要求幕府能交出一個時間表,希望能在短短數月間把這一切都解決好。   而彷彿要令幕府沒法收回言論,晚間新聞、隔天的報紙、週刊以及各式傳播媒體,都不斷的重複又重複的宣告幕府決定大政奉還。   接下來的幾天,大部份的政府部門都己重編到天皇所成立的新政府之下,就連一般的大江戶警察也重新編收完畢。而一些不同的政府組積及機構也相應合拼或解散,雖一般的大江戶市民在新政府成立時或多或少抱著存疑的態度,但漸漸下來發現總的來說並沒有什麼壞處。甚至一些多年來交往都不是很成功的外星都表示願意跟新政府重行結交,於是大部份的市民都轉投新政府。   而幕府將軍、松平,以及真選組,則被冷落了個多月。   但在這樣的非常時期,還得維持著日常的生活,在近藤的告誡下隊員們都盡量減少外出,本來最愛惹事生非的沖田都乖乖呆在屯所。而近藤及土方則不斷向外打聽,無論是那個部門也好,也希望能打探到什麼消息或是有用的情報。   並不是不信任將軍或是松平公,只是他們都不想呆著等待上邊給他們安頓之所。   他們習慣了爭取。   終於在大半個月後,松平公傳來了消息,他會連同將軍兩人私下在某飯店相討接下來的行動,而也會順帶決定真選組的去向。   是晚,近藤、土方及沖田三人懷著不安的心情前往秘密的約會地點。久未露面的將軍因為受到多時的壓力影嚮,風采不如從前,而松平公更加像老了十年似的。   政途上的失意及不上天皇家的反目,多年來德川家的盡心,居然敵不過突然出現的鬼兵隊,而且昔日臣伏於自己的貴族及地方權貴,都背棄了幕府。松平公平靜的向將軍及真選組三人報告現時幕府餘下的力量,的確現在由天皇重掌全國的政治大權的事實是沒法可再推翻,但幕府多年努力也不能白白被無視,將軍只想取回德川家多年來應得的部份。   德川家並不甘心就這樣被利用多年,最後什麼也沒被告知便得離開。   「…所以,短時間內我將會向天皇提出抗議。在這之前會多聚集一些幕府的支持者,希望能作為作為談判的酬碼…」   「在這之前,希望真選組能繼續留在幕府身邊…」松平公平靜的說道。真選組是現在、也是唯一直接聽令於自己及將軍的力量。當年親自提拔他們,把這些武人養在身邊,不斷的投放資源以及權力,為的就是怕有這麼一天。   這是個互相利用的世界。   只有你肯付出的同時,才能在別人手中得到些什麼。如果你只有得著而從沒付出過什麼,那只因為還沒到你要登場的一刻。   無私的奉獻是只存在於親人及戀人之間。   近藤沉默。在這個時期下,松平公這樣的話就代表了真選組現在的路只有兩條:要不現在打包回鄉;要不則繼續成為幕府的劍及盾。   這不是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決定好的嗎?   而然,本來靜得滴水可聞的飯店,走廊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例行檢查,鬼兵隊!」隨著破門的聲音,大批帶著小太刀的浪人衝進房間。帶頭為首的人有點眼熟,正正是個多月前仍為攘夷份子的浪人,但現在居然反持著鬼兵隊的名義在此向他們作出攻擊。   「別亂來,幕府德川將軍大人在此。」縱使松平公大叫並表明身份,浪人們仍從走廊大量的湧入,緊緊包圍著房中的五人。近藤、土方及沖田只好抽出腰間長劍,把將軍及松平包圍在中間作保護。   「我們接到線報這裡有護幕份子密謀作亂,」為首的浪人說道,只見他揚著小太刀,「統統給我拿下,反抗者格殺勿論!」   聽到對方下著這樣的指令,五人都傻了眼。很明顯鬼兵隊不知從那裡得到今晚五人會面的消息,想要借這個機會把將軍滅口。   「大伙兒,上!」一聲令下,近藤橫握著劍護著將軍及松平後退,而土方及沖田則合力把衝上前的浪人制往。本以為對方只是用小太刀,刀刃比自己用的為短是不足為懼,但幾個回合後就發現自己的刀刃太長不便於室內打鬥,而對方全體便用著較靈活的小太刀,很明顯是對這場突搫是有著一番準備。   雖只有土方及沖田兩人勉強的守著,對方的人雖多但武力都不高,一時之間都不會敗下陣來。但時間一長,則很難說能否再繼續守下去。再說,最後方被護著的可是德川將軍,如何能讓他髮毫無損的全身而退也是一個問題。   想不到堂堂真選組也會有一天被當作為反賊。   時間一久,土方只覺身邊的沖田動作漸漸變得緩頓,但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這傢伙最近身子就不好,半夜老是聽到他悶在被窩裡咳嗽,但白天總是強打著精神。像今天明明沒打算讓他來,結果卻死賴活賴的跟上。   猛地擋下一刀,轉過刀尖把另一把正伸向沖田的攻擊引走。在這個當下沖田又犯咳嗽了,眼角只見他猛咳得停下手上的回搫。土方連忙轉身走到他跟前,把幾位久攻不退的浪人拖出幾個不算嚴重的口子,然後一把拉著沖田的手臂。   「總悟!」看著沖田勉強的瞪著雙目,散渙的酒紅色眼瞳朝著土方的面上一盯。   「很抱歉,土方先生…」說出過去不曾道出口的歉意話。沖田慘然一笑,「餘下的拜託你了。」   話畢再來一輪猛咳,口中噴出的鮮血濺得土方一面一身,尤如一朵朵燦放艷麗的櫻花。   「總悟!!」沒法放下沖田不管。圍著他們的浪人看到這樣的情景完全沒有放水的跡像。土方只是在一拉扯間把沖田拉到自己身後,栗色的短髮配襯著蒼面的臉孔,這傢伙不是只是犯咳嗽嗎?幹嗎會變成吐血。沒時間追問到底他有什麼毛病,但刀光劍影間那個有著相同面孔女子最終的容顏在土方的腦海中閃過。   不…   沒可能…   回眸,看著沖田緊閉雙目,嘴角尚有一絲殘血。   有誰能跟他說,這一切只是個低級趣味的玩笑。   不要…   大喝一聲,和泉守兼定在房中勉強劃出一個半圓,土方暴跳起來…倏然一個全新的身影硬插入土方跟鬼兵隊之間。   「住手!」右手提著一把未出鞘的小太刀抵著和泉守兼定,左手緊握著一把手槍瞄著鬼兵隊。鮮紅色的大衣隨著動作止動而靜下來,墨眼下的雙目閃耀著。   「阪...阪本先生。」鬼兵隊的浪人紛紛向突然加入的阪本行禮,但仍不忘握著手裡的小太刀。   「把所有兵器放下,鬼兵隊的。」   「可是…」   「所有後果由我負責。」阪本握著手搶橫視四週,只見眾鬼兵隊成員不甘心似的把刀回鞘。   攻擊終於全部停下來,阪本走到將軍前表示歉意。面對這樣的突發事件,德川將軍雖嚇得面色有點發白,但幸而沒什麼大問題。   「我一定會要求天皇徹查此事,」回復過來後將軍冷冷的說道。就算幕府現在是天皇以及尊王倒幕派眼中的一根刺,但也不代表能把他這樣抹殺掉。   而言,阪本則悄悄的在將軍耳邊陳述了幾句。只見將軍的面色微微一轉,由白變青,由青變紅,再慢慢變回平常的模樣,然後朝阪本微微的點頭示意。   這樣的變化只有松平片栗虎一人留意到。近藤橫抱著仍昏迷不醒的沖田,而在旁的土方,則在手機中大吼的要屯所裡的人快駛車子來,好讓他們能盡快把沖田送到醫院。   真的是關心則亂。阪本把一切看在眼裡,然後不動聲色的指示那些浪人安排飛船。   看樣子情況很不妙呢…這傢伙的狀態有點像他們鬼兵隊的那位…不幫手不行吧,免得樑子越結越深。   不論高杉跟桂是打著什麼主意,也不管金時會否歸隊…阪本所想的,只是希望一切的事會以最和平的方式解決…   年少無知時所沾上的血,現在只想向手上的這些亡魂贖罪。   《第玖章‧完‧待續》   Three is ever perfect just as clear minds   -=-=-=-=-=-=-=-=-=-=-=-=-=-   久違了十個月的更新哦~大家請不要客氣可以先向我掉臭雞蛋(逃)。   話說回來,這大半年也不知道自己在忙啥,除了上班上日文課外都好像沒做過什麼…但信我,我心裡真的有著這篇文。   直到最近可以說線於放暑假了(笑),所以先滾回來了,進度仍舊呆慢,但仍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