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姜鍾】吻

  士季在心裡大叫。   雖然每天都能見到面,幾乎一抬頭也會見到能見到自己喜歡的人,一開始時以為是好事。但時間一長,只會覺得這是折磨。   明明是喜歡的人,想他對自己做這樣的那樣的事是很正常吧!?但伯約好像做什麼事也光明正大的,還是該說他像塊木頭,總是把兩人獨處的時光白白的浪費掉。   像上次,居然在兩人外出時叫上副官同行,而且還大方的讓副官也坐上馬車裡!   像上上次,難得找到間精緻的小館可以享受一頓美好的晚飯,但居然叫上了鄧艾!!   像上上上次,晚上來我的寢室找我,但其實又帶上了他的前主子笨蛋劉禪來,說什麼介紹給我認識!!!   像上上上上次…   士季只覺得頭痛。   但看來今天仍得繼續接受這種折磨。   即使現在看起來房間也只有自己跟伯約兩個人,但士季深信,一下剎那伯約會“正大光明”的去找誰誰誰進來。   還是,一直欲求不滿的只有自己?   「…季?士季!」   「怎啦!」耳邊突然傳來伯約的叫聲,士季嚇得連忙在那一點也不粉紅色的妄想中清醒。只見伯約放下手中的筆,然後把臉靠近士季。   「該問『怎了?』的應該是我吧,你的臉很紅哦,該不會是受了風寒吧?」   「怎麼會!自小受到英才教育的我,如何保養自己的身體免受疾病的困擾也是必修的課題…呃嗯!?」   伯約沒有理會士季的回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輕輕撥起士季額前的頭髮,並把自己的額頭貼過去。   房間寂靜得連庭中的飄雪聲也清晰可聞。   彷彿時間停頓了似的,良久,伯約保持著額貼額的姿勢很正色的道:「看起來沒有發燒哦…」   「就說我沒生病啦!」   「沒生病的話,做這樣的事便沒關係…吧?」   伯約放下壓著士季頭髮的手並遊走到他的肩背,輕輕把沒意識到現時處境的人向自己的懷裡一壓,然後…   庭中寂靜得連房間裡喘息聲也若忍若現。   當士季反應過來後,才發現自己仍因為剛才那意外的親吻,唇瓣劇烈的顫抖起來,臉頰跟耳殼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興奮而充血變得滾燙。   「你…你…你…在…做…做什麼…啦?」為什麼英才如我也只有一雙手?現在該用雙手把變紅的臉掩好還是把自己推離現場?   「只是很想吻一下我的士季,很想。」看著懷中的人手足無措,眼泛淚光的樣子,伯約很清楚知道士季並沒有討厭剛才的事,只是可能太突然所以不知所措。   「可是你之前都沒什麼表示過,而且還…」一想到過往總是有第三者介入的場面,士季仍不能釋懷。   「沒想到你比我還急色呢。」再一次把士季擁在自己的懷裡,伯約把唇輕輕貼上那淡金的卷髮。而士季也總算能壓下自己的緊張,把頭挨上伯約的胸膛,細數著彼此的心跳。   戀情還才開始,我們的路還很漫長…吧?   < 完> =========================== 後記: 1, 這是是由Sokai的短漫裡取得靈感的,短漫可以在這裡去看 http://www.plurk.com/p/cwqu7o 2, 為了寫場景所以去翻wiki,原來他們相愛(處)的那個月是冬季,所以這篇很輕描淺寫的寫了下雪。 3, 一直說不寫不寫,但結果我還是寫了4篇姜鍾文哦!! 你們滿意了吧!? 4, =w= 最後忍不住小虐一下~ (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