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W32 D2 - Q11]【新刊】銀魂3Z銀土同人小說《Stormy Summer》

【封面/插圖】Sokai
【作者】雪瞳、小星
【社團名稱】Plankton
【社團攤號】Q11(注意只參加8月28日<星期日>第二天)
【判別】A5
【性質】小說本
【類型】BL
【CP】銀八x土方
【頁數】96P
【字數】共約3萬6千
【內容】小說x2,插圖x2
【內容】誰說暑假便可以休哉悠哉玩個夠?多災多難才對!兩篇以銀魂高中3年Z組的銀八老師x土方同學的故事,都告訴你暑假並不一定好過。
【售價】HK$45
【隨書附送】書籤一張(圖待補)(by 雪瞳)
*不設通販*


【內文試閱】
 
雪瞳 《Lucky or not lucky?》 (節錄試閱):
  揭開帳篷的簾幕後,土方有點吃驚於見到銀八正目不轉睛地往自己這邊看,不自覺地想縮回帳篷裏時,卻冷不防被銀八喊住。

  「還沒睡著嗎?與其勉強去睡,不如跟老師談一下?」

  「談一下?」

  二人平日在學校以外的地方不是不會傾談,要說的話是很多私人事情也是在學校外,又或是在銀八家裏說的 — 因為有很多都是不方便在學校裏隨便交談的事。只是突如其來被銀八這麼問,土方也反射性地這樣回應。

  「我想跟你談話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啦!」

  「因為你平常上課連多教個詞語都不想,我會這樣想也很正常啊!更何況是這個你想要睡覺的時間!」

  「別廢話了,快過來。」

  少有地用了有些命令意味的語氣,土方也覺得不是搞對抗的時候,於是乖乖的爬出帳篷,坐到銀八的身邊。

  二人沒有馬上對話,卻不約而同地向著天空看。雲朵像是比剛紮營時又多了一些,星星也因為被雲海遮蓋也看不見多少。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氣溫比下午的時候涼快了許多。

  「像是現在這樣在郊外看星空也不記得是多久前的事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是大學的時候吧。」

  「大學?你的活動經驗也未免太久遠。」

  這人的活躍史感覺好像是只限大學之前,每次談及一些有關運動啊什麼得消耗比較多體力的活動時,有九成以上都離不開「大學」一詞。當教師之後他鐵定再也沒碰這種活動了吧,土方覺得這人的骨頭應該硬化得撞一下就會斷掉。

  「你一定是想我久沒經鍛鍊就只剩下會講課的一張嘴了吧?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如果現在就能比劍道的話,土方同學一定不能贏過我。」

  「哼,吹牛。」

  「才不是呢,回去後就找天來比試一下,保證你馬上認輸。」

  「有本事的話就放馬過來。」

  師生你一言我一語地鬥著嘴,二人也毫不退讓,幾乎臉貼臉地吵個臉紅耳赤。

  「啊……這種事,還是回去真正比試過後才知道。」

  突然察覺到二人的距離過份貼近,土方這才急急的別過臉去。

  白癡啊?平日二人不也是經常會這樣的嗎?在不好意思個什麼勁!


小星 《成長論》 (節錄試閱):
  離開家裡後十四郎完全沒有覺得傷感,有說家人是不能選擇的,唯一能挑的只有自己的終身伴侶。隻身來到東京後,十四郎也偶然抱著這個意念。然而令他有這個希望的,正正是他的班導師。

  坂田銀八。

  剛從大學裡出來的老師,其實也不比十四郎等學生大上多少,年輕充滿幹勁的老師永遠最受歡迎。雖然有點粗心,但其實也很會照顧學生。在高一的開學日裡所說了一堆『如何才算成為一個真正的大人』的話,儘管當時這個話題都沒能惹起多少同學的關注,但也因為這個話題,莫名的令銀八成功的打進班裡成為眾人的焦點,而且不知不覺之間,十四郎也發現自己的目光只會跟著銀八而轉。

  並不是單純好奇的眼光,而是,帶著一點點憧憬,一點點喜歡,甚至可以說是,迷戀。

  彷彿感受到十四郎的視線,銀八也漸漸地對十四郎注意起來。也沒硬去更正十四郎對自己的情感。經過時間的流逝,彼此的情感也得到確認,也有好幾次的親密接獨,但在某次差點擦槍走火之際,銀八硬是壓下自己的情慾,背著十四郎乾笑道:作為老師,總不能對未成年人以及自己的學生出手哦。然後生硬地鎖死自己脖子的動作,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

  事後對十四郎也躲躲藏藏的,待十四郎逮到一個跟銀八獨處的機會時,已經是高三開課。拿著志願表的十四郎,一口氣的把三個志願都填上“回鄉下”,銀八才避無可避的跟十四郎約見。當時銀八可說是花了不少耐心去說服十四郎,最後更對十四郎許下承諾:

  在十四郎升到大學以前,絕不會有過火的親密接觸。

  只是,現在莫說什麼接觸,更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再見到面了…

  當想到這裡,那位酷似銀八老師,自稱坂田銀時的銀髮武士便伸手摸了摸十四郎的頭,並說道:「別去想太多,也別想得太悲觀。既然能在你那邊來這裡,當然也有方法能把你送回去。不然,你以為天上亂飛的飛船及天人都是作假的嗎?按他們的科技,應該沒什麼不能辦到的事。」

  十四郎默默的低著頭,去接受這擁有著相似體溫,相似觸感的手去摸自己的頭。

  但,感覺完全不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