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拾壹章

  神樂臉上的稚氣已經日漸減少,取而代之是少女該有的風姿,身量也長高少許,包裹著白晢藕臂的袖子顯得有點不夠長,墨黑的褲筒也露出了整個小腿。緊閉的眼簾上蓋著散落的粉色柔髮,其餘的碎髮在臉龐上拉出優雅的孤度。   這孩子自離家出走,結識到壞人後轉投銀時,然後寄住在這裡也有三年多吧,盡管每天都見著面但都沒發現小女娃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長成少女。雖然名義上是僱員,但在銀時心目中,神樂永遠的就像第一天出現在他跟前時一樣。   擁有看似強大的血統,但其實內心柔弱得很。可是當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時,會毫不猶豫地站在自己身邊,一同把所有困難都打退。   自幼成為孤兒的銀時,心底裡一直最渴求的便是家人。在無意識間,銀時早就把新八以及神樂當成自己的家人。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伙伴,而是永不可分割的家庭成員。   連帶新八的姐姐阿妙,一直妄想成讓新八成為自家小舅子的近藤,被近藤當作兄弟們的土方及沖田,以及一樓的登勢大嬸,卡莎蓮及小蛋…不知不覺間,身邊圍滿了重要的人。   這是當年失去老師,踏上戰場時想也不敢妄想的和平日子。   抽掉神樂懷裡的傘子,銀時露出慈父般的容顏,輕輕的橫抱起神樂,讓小小的粉色毛頭依偎在自己的肩上。就算是成長為少女也好,就算有一天離開萬事屋也好,神樂永遠是神樂,在銀時心目中永遠是那個因為吃不飽而隻身來到地球的那一天一樣。   是很需要旁人的呵護及疼愛。   放慢著腳步抱著神樂走到作為少女睡房的壁櫃,騰空一隻手來開櫃門。言而被稱為床的層板上,已經躺著另一個人。   栗色的柔髮,臉孔仍然十分蒼白的少年佔著少女的床鋪。染著香煙味道的墨黑色真選組外套就這麼蓋在被子外面上,嘴角微微的上翹,呼吸勻和,散發著平常沒可能看到的純真睡臉。   看到沖田睡在神樂的被鋪裡,銀時沒多大的驚訝,只是有著「果然如此」的感覺。   說到底,還不是一個愛鬧彆扭的少年。   銀時沒作聲,只是把紙門拉上,然後讓神樂去睡他的床鋪。 *  *  *  *  *   雖然沒有即時讓真選組的人到來,但銀時還是先通知了土方。   得知了沖田的去向後,真選組的人都安下心。在近藤的安排下,由他自己及土方倆個人去萬事屋去接回沖田。   整天沖田都沒作過聲,睡醒過後仍捲在被鋪裡,嗅到午飯烤魚的香氣就爬出來默不作聲的把自己的一份慢慢吃完。然後,就雙手抱著膝,披著土方的外套坐在沙發上默默地瞪著電視的光影。   即使看到近藤親自前來時,沖田仍是不發一言。改為端在沙發上,低著頭,就像知道自己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而近藤也沒說什麼,只是伸手輕揉沖田的頭,只見沖田仍舊底低著頭,肩膀微微的顫抖著,強忍著不要讓眼眶的水氣聚集,但誰也好對著這種情況都束手無策。而且彷彿受到感染似的,眾人的鼻頭也開始發酸。   說不定沖田自己也明白到,這個病是沒法可治的了。   時間及空氣的流動都一一停止,唯一沒受影嚮仍能正常運作的只有小小老舊的電視機,冷冰冰的也不理會氣氛,繼續把電波轉換成影像及聲音無情地播出。   然而,打破沈默的居然是沖田。   「那個,我想回武州。」沖田緩緩的抬起頭,眼眶瑩著水珠似墜非墜,勉力堆起他那一貫天真無邪的笑靨。「我想請假,回武州休息一下。」   看著這個笑臉,眾人的胸口都同時被扯住抽痛。   以後,還可以再看到沖田這個表情嗎?   說什麼回武州休息養病,其實大家也很清楚,那只不過是沖田希望死前能回到故鄉。老實說,自離開武州後沖田也沒回過去,近藤跟土方也只是一年回去一次作隊士招募。武州對近藤及沖田來說來說,也許才是真正的家。即使土方是成年後才流浪到武州結識真選組的眾人,但對著武州。也有著一種莫名的情意結。   那年,他們三人相識,相聚,續而相知。   那是,他們一起站起來,立志要發奮的起點。   那裡,有著三人不可抹煞的回憶。   對於沖田的這個求要,近藤跟土方完全沒有反對。花了好些時間草草處理及安排好手頭上餘下的公務及打點準備,一星期後,他們就出發回武州。   而在近藤的安排下,除了土方以及沖田外,萬事屋三人也一同隨行,而阿妙也說著擔心新八跑到這麼遠不放心,結果也跟上來。   江戶的交通發展得很不錯,但對於武州這些鄉下之地往往還是被忽略,通往武州的火車一天只有數班,而且發車的時間還大多是清早,為免大家早起太辛苦,他們選坐中午出發但要中途轉車的班次。得在傍晚時份在無名的小鄉下找個宿泊的地方,然後第二天早上再換乘去武州的火車,但大家都覺得沒關係,心底裡也把這次送沖田回鄉當成兩天一晚的小旅行。   還會有這樣能眾人聚一起的時光嗎?   火車不一會便離開繁華的江戶,其時已是秋末,雖然天氣已經變冷。但仍未冷得會下雪,窗外盡是枯黃一片的景緻。天上的浮雲不多,陽光直接透窗而入,照在裸露在衣服外的手腕上只覺得暖和。吃過火車便當後,新八便拿出UNO跟神樂及沖田對玩,阿妙笑著看著他們吵鬧,不一會近藤也加入戰圈,結果接下來也只是落得最後一名的下場。土方只是一直靠著窗在抽煙,而銀時則一直在打瞌睡。   在外人看起來,他們就像畢業旅行一樣吧。   傍晚時份下了火車,找到宿泊的地方安放好行李後,又跑到街上閒逛。吃路邊的小攤,粗糙的食物被細心的煮得美味可口,小小的飛蟲偶然撲向燈火,晃搖的黑影映在路邊餐桌各人的面上,微涼的夜風把天空上的浮雲都吹散。看著漫天閃爍的星塵,大家的心情都得到了放鬆。   多久了,沒真正的這樣放下一切而休息?   第二天一早吃過旅店提供的早飯後又再坐上火車,午後便到達武州,久違了的武州。   雖然江戶的發展是一日千里,到處也可以到新穎的建築物科技,但武州這些偏遠的鄉下地區作保留著很多天人進入江戶前的樣子。除了一些日常生活必要用到的物品,都找不到被天人入侵的痕跡。一旦離開車站一帶繁華的商業街,汽車的聲音漸漸消失,堅硬的石英泥路變成鄉間的獨有的黃土小徑,兩旁放眼看過去,盡是荒蕪的田野,偶然會看到仍被農人照顧得很好的田地,但在田上工作的都只有上了年紀的人。大概,年青力壯的少年人都跑到大城市去碰運氣。   看著沿路婆娑的樹影,彷彿一切一切仍跟離開武州時仍一樣,只見土方領在前頭,毫無錯誤的帶著眾人在小路上左拐右轉。而近藤則強行背起沖田,而其他人則提著行李,跟在隊伍的最後。   步行了十來分鐘,便看到一間不算小的民宅,門口掛著被風雨吹打得破舊的木牌,上書著「沖田」。這便是總悟離開了六年的家。   自真選組等人都離開武州後,這座諾大的宅園只有總悟的姐姐三葉一個人在住,據知三葉仍在這裡時除了醫生外,就只有附近一位幫忙照顧三葉起居的老婆婆會在白天來打掃做飯,但自從三葉離開這裡江戶後,這裡就一直空置。   從沒龘離開過武州的姐姐沒想過會死在江戶,而早已離家的弟弟則沒想過會回來這裡待那一天的來臨。   土方先行檢查沖田宅,雖然太久沒人住而變得有點破舊,但房子的結構還是很好,住下來是沒問題的。   當下安頓行,眾人都開始打掃,為沖田鋪被鋪,打水砍柴,搜購食材,燒火做飯。近藤還請了鄰近的大嬸來幫忙作料理,所以一切都很順利。   負責砍柴的是銀時,只見神樂跟新八圍觀著,看著銀時把買來的木柴平穩的立在樹基上,拿著柴刀瞄準,提起刀再順勢揮下,準確的把木柴先一分為二,再用同樣的方式把木柴再分成四份。   銀時把柴刀轉給新八,按著銀時的姿勢,雖然有些歪歪斜斜,但也成功的的把木柴破開。在旁的神樂見著好玩又吵著要試,但用力太猛的她差點連樹基也砍破。本來該在房間裡小睡的沖田也醒過來,看著新八及神樂砍柴,但實在看不過眼,在硬搶過柴刀後,用著比銀時更為精準的姿勢把木柴一一砍開。   仿似無憂的歡笑聲響徹整個小小而殘舊的庭園。彷彿,彷彿沖田的病不曾存在,也彷彿,彷彿那位跟真選組有著不可分割的羈絆,而跟萬事屋僅有幾天相聚時光,但使人永世難以忘懷的女子,也坐在走廊上看著他們玩鬧。   揮著柴刀及汗水的同時太陽慢慢的降下,沖田看著後院的晚霞,眾人在屋外屋內忙著,只見淡橙色的餘輝慢慢變成迷人的紫紅色。   日落了。   我還可以見到江戶的日出嗎?   苦笑著,揮一揮掉額上薄薄的汗水,然後緊緊的拉著被在身上的羽織,這是姐姐親手做好後寄到屯所給自己的,淡淡的淺蔥底色,領子細細的繡著代表沖田家子孫的四瓣木瓜的家紋。充滿鄉下的特色,可是一直都沒機會穿過,想不到第一次穿上這件羽織時人會在武州。是這樣的被著這件衣服,站在沒有姐姐的家。   家裡的一切一切彿彷也沒改變,家裡的一樑一柱,老舊但仍保養得不錯的塌塌米,牆上有著幼年是畫下的幾何圖案,靠近門框的位置,仍可看到每年記錄下來,一點點長高的標記。   但這裡,仍算是自己家嗎?沖田已經分不清楚,到底自己的家是現在身處的這個房子,還是江戶裡那真選組屯所。   抑或,兩者都不是?說到底自己只是個無家的人。   「小總,要吃飯了。」溫柔的女音從內室揚到外廊,有這麼的一剎那,沖田以為那是她的姐姐。當然那是新八的姐姐,而不是自己的…   小總…向來只有姐姐會這樣叫喚他。有半刻的感覺是沒有人能跟姐姐一樣這樣喚他而覺得反感,但當叫喚再一次在內室傳出時,這種莫名的嫌惡感便立時消除。   有人正等著我。   答案其實很簡單,那裡有人等著自己回去的,那便是家。   所以,無論是屯所也好,現在的武州也好,兩個也是自己的家。   最後,背後的太陽完沈沒在武州的地平線上,總算降到西方的地域,紫紅色的天際也極速的轉藍變黑,最後在一彎下弦月的點飾下,宣佈黑夜正式來臨。   誰也不會有著把時光延遲、暫停、或是回轉的能力,無論是高興快樂,傷心痛苦,時間,仍是會按著既有的固定步伐,一秒一秒的溜前。   然後,自己僅餘的生命,也會這樣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消逝。   立在走廊回過頭去看著點點繁星伴同著那一彎殘月,沖田心裡想著的,日出,到底還可以看到幾回。   耀目的江戶日出,還會等自己回去嗎? 《第拾壹章‧完‧待續》 Searching and pretending -=-=-=-=-=-=-=-=-=-=-=-=-=-   抱歉來更文了。 m(_._)m   因為種種的原因,現在才來更文,對一直追看的親們覺得萬分之抱歉呢。   不過正如我一開始所說,絕不棄坑。這個故事可能會是我最後寫的一個銀魂長篇,但在完成之前,我誓不爬牆。   其實現在正打算在年底前把這個故事寫完順勢在香港RG同人場的銀魂街裡把這個故事出本。但現在的我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大尸可以把心目中的這個故事寫好,實在是未知之數。但無論如何…   先寫,就對了。   不想要再逃避,也不想要再為自己找借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