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秋花不比春花落 說與詩人仔細聽
  • 63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拾參‧伍章

第十二‧五章 情愛的慾望一旦點燃,是得把一切理智都燒光才會熄滅   明明大家的身高一樣,體格又相近,但為什麼…   依靠在銀時的懷裡能讓自己得到滿足及安全的感覺?   微涼的秋風輕輕捲進房裡,但已不能吹散滿室的氤氳熱氣.   唇舌繼續紏纏不休,雙手緊緊的x著跟前的人.半開半合的眼眸x見彼此艷紅的面脥.唇舌離開對方的唇瓣,轉移到面x,輕輕的點過   「嗯,我還一直以為十四是個禁慾主義者。」銀時奸奸的說著,熱吻下十土方已被銀時順勢推倒在床鋪上,羞紅的臉色,令人很想要這麼壓上去。   「我,我...這是誰害的!」扯著銀時那半躺開的浴衣衣領想借此爬起身來,不料短短的掙扎下發現自己的分身不知何時已經勃發,正頂著銀時的腿根。   「不…別…我並沒有什麼意思。」手腕被銀時緊緊的壓在頭部兩則,頸窩中落下細細碎碎的吻,有點想要逃脫,但又想得到更多。   「如果說,阿銀我有這個意思呢?」喃喃的話音在自己的頸窩發出,土方嚇得更想要逃離,不料還未能發出抗意嘴唇便被銀時封住。再一次的,忘我的伸出舌,跟對方的交纏。   意識開始迷糊,得回自由的雙手不自覺得攀上銀時的肩背,而銀時也慢慢的把吻跟唇轉移到土方的臉脥,沿著脖子的線條下滑,停留在鎖骨,但片刻後又遊到肩及上臂,短暫的離開,再回到土方的胸口,最後在胸前的紅點旁停下來。   「今晚就讓我們做到最後,好嗎?」   語畢,輕啃著那誘人的櫻紅,舌尖靈動地舐著那慢慢挺起的紅點,土方雙手抵在銀時的肩上,咬著牙,勉力的讓自己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   因為他自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敢想像,一旦封不住自己的嘴,讓那些語聲x露出來,銀時會露出如何的表情.   還有的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只要他表明說不,銀時就會乖乖的停下來.   可是這樣好嗎?   說不定...說不定.   接下來的事所產生的快感,可以把他倆送上天堂.   但也可以把他們扯進地獄...   同性相戀...   同性相戀,同性間的愛,仍不受世人允許.   「不…」土方輕輕的低語著,如果銀時的耳沒靠得夠近根本沒可能聽到這句話。   「沒關係。」帶點失落的按著想要進入的心情,銀時把吻落在土方的額上。「十四不想的話也沒關係」   「不,我是說…」擦地本來已經通紅的面變得更紅「不,不要停…」   彷似禁斷的咒語,現在無論是誰,也不能去佐擋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裡發生的事.   耳伴只傳來濕潤的吮啜音,咸咸的汗水氣息以及露珠獨特的微醒進佔房間.   土方的浴衣已經完全的被打開,僅僅只餘手袖部份仍掛在手彎,後腰稍稍的貼著牆壁,絕少受到日晒的肩膀及背暴露在空氣中,雙腿架在銀時的肩上,整個人弓著,倆手死命的抓著銀白的卷髮,x求不會吐出任何一個音調.   而銀時,則整顆頭埋在土方的腿間,把土方的整個分身含在嘴裡.   輕輕的用舌尖去描繪著分身的形狀,在其敏感的部位細細的繞圈.任何微小的動作也足以令土方微抖,好幾次x至害土方差點叫出聲來.潮紅侵佔成為肌膚成為主要的顏色,體溫上升則宣告著土方的理智漸漸失守.   彷似要把土方逼瘋,銀時沒理會跟前抖抖落落的身軀,銀髮被扯著的痛楚彷如是給銀時最大的讚美,舌尖不停的打圈,指腹則不斷向柱根作出刺激,時而輕柔的用整個掌手包褢著土方的慾望,時而輕輕對之呵氣,在空氣流動下,土方的分身只有x得更緊.   現在可不是緊咬著牙便能挺過去的強烈感覺.土方在即張爆發的一刻把銀時推開,但彷似讀到他這個舉動,銀時反而是一手環抱著土方的腰把他扣緊,而另一隻手則緊緊握實土方分身的根部.   僅僅幾點露珠滿x而出.   被握實沒能解放更顯得心痕難耐,土方的口張開,沒意識的吐著氣,離開銀髮的雙手亂抓,身下的被鋪都亂成一團.   然後,寂靜的冷空氣中傳來一聲低吟,原來銀時再次把嘴湊上,輕輕x掉頂端的分x.   「這麼快便要先自行去了嗎?我的副長大人.」   沒作任何修飾的話令土方覺得很x,想要抓起些什麼想x掩著自己的面,無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